0

    真挑剔

    要不是看在你照顾我的份上,以为我会理你

    冷小野暗自腹诽,腰身却已经挺直,视线就落在餐桌。

    “那”

    她看着桌上的菜,只是犯了难。

    天知道,这家伙喜欢吃什么呀

    老管家自然是有眼色的,立刻就将皇甫耀阳平日里比较爱吃的菜向前推了推,冷小野心领神会,抓过叉子,叉过盘子里的菜,送到他嘴边。

    “吃点这个”

    皇甫耀阳看看叉子上的菜,再看看她亮晶晶的黑眼睛。

    张嘴,吃下,缓缓咀嚼。

    冷小野又伸过叉子,目光询问地看了一眼管家,管家不动声色地向另一盘做了一个眼色。

    她立刻会意,将叉子伸过去,叉了一块青菜过来。

    “再试试这个”

    他依旧不言不发,只是张开嘴,吃下去。

    伸过叉子,冷小野又叉过第三块菜的,送到他嘴边的时候,皇甫耀阳伸过手来,握住她捏着叉子的手掌。

    “我自己来吧”

    她大病初愈,他怎么忍心让她照顾他

    冷小野立刻松开手指,任他将叉子拿了去。

    吃掉叉子上的菜,皇甫耀阳放下叉子,小心地将她放到身侧的椅子上,这才铺好餐巾,开始吃饭。

    老管家看着他开始吃饭,暗暗地松了口气。

    每次皇甫耀阳与女大公之间见面,基本上都是不欢而散。

    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几乎没有能劝动他,可是这一次,冷小野只是帮他叉了三口菜,他就乖乖地开始吃饭,这完全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皇甫耀阳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轻轻地拭了拭唇角。

    “你不必在意她。”

    冷小野缩着腿坐在椅子上,双臂懒洋洋地趴在餐桌边,样子慵懒如她怀里的小雪球。

    “你妈妈”她耸耸肩膀,“没关系啦”

    像特蕾莎那样骄傲的女人,不正眼看她,冷小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而且,她也跟本不在乎。

    皇甫耀阳抬眸看过来,只见她微眯着眸子,完全就是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累了”

    “还好啊,就是有点没精神。”冷小野向他挥挥手,“没关系,我等你,你慢慢吃。”

    皇甫耀阳没有再说什么,吃饭的速度却已经加快了些。

    很快,将盘子里的主菜吃完,他立刻放下餐具,起身走过来,将她重新抱到怀里。

    感觉着她身上燥热,他微皱起眉,用脸贴了她的脸,然后就低低地咒骂出声。

    “该死”

    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冷小野,疑惑地睁开眼睛。

    “什么”

    “我不是骂你。”皇甫耀阳微微收紧手臂,下令,“把猫带走。”

    一位女佣立刻走上前来,抱走冷小野怀中的小雪球,他就加快步子,将她抱到楼上,径直走进浴室。

    将她放到淋浴间的沙滩椅上,皇甫耀阳打开开关,试好水温之后,转身走过去,将她扶正,手就伸向她的背后。

    冷小野原本已经闭着眼睛快要睡着了,感觉着他的手伸过来拉她的拉链,她忙着睁开眼睛,将他的手臂推开。

    “你干吗”

193.第193章 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皇甫耀阳的眉立刻就皱起来。

    冷小野分别感觉到抱着她的这个男人,身体绷紧,僵硬。

    是什么人让他有这么大的反应

    她心中好奇,当即抬脸看向餐厅入口的方向。

    伴着高跟鞋踩过地面的声音,一位身形高挑的女子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

    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一头金棕色长发一丝不苟地挽在脑后,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镜片后是一对大而深邃的深蓝色眼睛。

    她套着淡蓝色的套装,每一步都透着雍容与优雅。

    一如,女王。

    冷小野一眼就认出她是谁,这位就是a国的那位知名女大公阿曼达,特蕾莎。

    事实上,她本人比之前冷小野在网页上看到的照片还要美。

    明明已经是中年女人,脸上却没有留下半点岁月的痕迹,看上去就像是一位二十多岁正当风华的女子。

    当然,她身上的那股气质,却绝不是普通的二十多岁女子可以拥有,那是一种缘自骨子里的优雅与高贵。

    怪不得皇甫耀阳会有一张那么精致的脸,他完全继承了母亲的美貌。

    特蕾莎女大公在餐桌面前不远处停了下来,目光直直落在皇甫耀阳的脸上。

    “回来四天却不去向我请安,这是你身为儿子的礼仪吗”

    冷小野本能地想要起身,这样子坐在他怀里,实在是太过失礼了。

    皇甫耀阳微收手掌,压住她的动作,手就将装着粥的勺子送到她嘴边。

    冷小野无奈,只得张口将粥咽了进去。

    特蕾莎女大公的长眉紧紧地皱了起来,用英文喝道,“我在和你说话,你没有听到吗”

    皇甫耀阳又盛了一勺粥,“我这里有客人,如果大公要找我的话,到书房等我。”

    特蕾莎的目光,这才第一次落到冷小野身上,然后立刻移开。

    她甚至没有评价冷小野,只是转过脸,走向餐厅外。

    “三分钟之内,到书房来。”

    皇甫耀阳捏着勺子的手指收紧,瓷勺碰在碗边,发出一声很轻的声响。

    在这样安静的餐巾里,却显得格外地刺耳。

    “站住”

    他低喝出声。

    女大公脚步停都未停,依旧不紧不慢地踩着高跟鞋向外走。

    “管家”皇甫耀阳朗声开声,“送客”

    老管家一脸为难,“伯爵先生”

    “送客”皇甫耀阳皱眉又重复了一句。

    不等老管家回应,女大公已经停下脚步,重新转过脸来,她的脸上满是怒意。

    “公爵先生,您不要生气”老管家急步行到女大公面前,“伯爵先生已经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身体状态不是很好,改天我让他到您的府上”

    女大公看了一眼老管家,“他没有休息好,我就休息好了吗身为将军,私自调动舰队和空中部队进入公海,您有没有想到,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将粥碗放到桌上,皇甫耀阳小心地将冷小野放到椅子上,人就站起身来。

    “所有的后果,我来承担,现在你可以走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