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四天

    冷小野一惊。

    四天他还穿着那套衣服,难道说这四天他一直都在守着她

    目光落在他随意放在枕侧的卫生棉条,她的脸一下子就烫起来,这四天难道都是他在帮她换这个

    “我送你过去。”皇甫耀阳揭开被子,小心地将她的腿移过来,套上一双大拖鞋,然后就将她横抱起来,送进洗手间放到马桶上,片刻将卫生棉条送过来放到她手里,“不要锁门,以防你晕倒,我在外面等你”

    冷小野轻应了一声,她当然不是真得想上洗手间,不过就是不好意思由他代劳。

    洗了手,处理一下自己,她随手洗了一把脸,视线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洗手间。

    洗手间很大,装饰尽显奢靡华贵,又不失厚重优雅。

    淋浴房内,却是不合时宜地放着一把沙滩椅。

    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懒,难不成冲澡的时候还要躺着。

    不对,那家伙跟本没换过衣服,难道是为了帮她洗澡的方便

    冷小野怔了怔,耸耸肩膀,拉开门。

    听到开门前,皇甫耀阳立刻就上前一步,扶住她的胳膊,将她抱回来,重新送回床上。

    “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东西”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忍不住咳嗽一声,忙着将脸转向一边。

    看着他明显有些憔悴的脸,冷小野抿抿嘴唇,“我不饿,你去洗个澡,换一下衣服吧。”

    “那喝点水”他又问。

    他一脸地希翼,她只好轻轻点头。

    皇甫耀阳立刻起身,走出门去。

    片刻回来,手中已经端了一个托盘,送到她腿上。

    上面放着一杯水,一盘水果和两盘点心。

    “我已经吩咐过佣人准备晚餐和衣服,你随便吃一点,一会儿我洗完澡带你去吃饭。”

    冷小野无力拒绝,“好。”

    皇甫耀阳直起身子,伸手摸摸她的额,又将脸凑过来,扶着她的头挨挨她的脸,确定温度没有再上升,这才重新直起身子,拿了一件浴袍走进浴室。

    临进门前,还不忘对她叮嘱一声。

    “我不关门,有事就叫我”

    “好。”

    她乖巧地应。

    大病初愈,并没有什么胃口,她随手捏了一块水果,送到嘴边。

    浴室里,已经传出流水声。

    冷小野抬脸看向头顶雕花铜床的华美窗幔,低低叹了口气。

    先是游轮,现在又是伯爵府,她的逃跑难度肯定又升级了。

    说起来,已经四天过去,不知道安妮和陈思远怎么样,还有赌船、夜风扬

    抬手按住有些微疼的太阳穴,冷小野满心无奈。

    第一次任务就搞成这样,看成她还真不是当卧底的料。

    她手中的一块水果还没有吃完,皇甫耀阳已经重新从浴室走出来。

    冷小野侧脸看去,只见他套着一件淡灰色的睡袍,脸上的胡子已经刮得干干净净,头发还有些湿漉漉地,显得有些随意。

    整个人比起刚才来显得清爽许多,略显随意,却不失优雅,其中又透着几分说不出的性感味道。

190.第190章 绝不允许碰上一下    皇甫耀阳拿过她嘴里的体温计,看了看温度。

    体温计显示36。9度,看到这个数字,他皱了几天的眉终于微微舒展。

    四天了,这是她第一次体温降到正常的温度。

    将体温计交给女佣,他伸过摸摸她微湿的额头,手就伸进被子,她的身上也是湿湿地满是汗意。

    皇甫耀阳小心地还在熟睡的冷小野用薄被裹着抱起来,两个女佣立刻就迅速动作,将床上的床单和垫子全部拿走,换上全套干爽的床上用品。

    四天来,这种事情不知道已经做了多少次,她们的动作亦已经熟悉非常。

    一位女佣收起换下来的床单等物,另一个女佣就柔软的干毛巾放好,知道他要帮她擦汗,也是主动退出房门。

    最初的时候,女佣们还尝试着主动承担这些工作,得到的却是皇甫耀阳不悦的一个“滚”字。

    那个她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女孩,就好像是他最在意的稀世珍宝一样,就算是同为女性的她们,他也绝不允许碰上一下。

    所有的工作,擦汗、换衣、洗澡、喂药甚至包括每三个小时,帮她换一次卫生棉巾,他全部都是亲自包揽。

    用干毛巾仔细将她擦净身上的汗意,皇甫耀阳抬腕看了看表。

    看着时间已经指向六点钟,他立刻起身,到洗手间仔细用热水清洁双手,重新走回床侧,只见冷小野的眼睛已经睁开,正疑惑地四下巡视。

    “你醒了”

    看着她清醒过来,皇甫耀阳的语气中有明显的欣喜。

    冷小野从奢华的暗金色天鹅绒窗帘上收回视线,“这是什么地方”

    “伯爵府。”

    皇甫耀阳说着,手就伸过去,揭开她身上的薄被,扶住她的膝盖。

    “你干什么”

    她本能地将腿缩开。

    皇甫耀阳向她晃晃手中的卫生棉条,“三个小时,到了。”

    冷小野大囧,慌乱地将腿缩到被子来,“我自己来。”

    他的语气完全是一本正经的,没有半点暧昧的味道,“你没洗手,会发炎的。”

    她哪里肯的,“我我要去洗手间。”

    她撑臂起身,手伸过去将被子揭开,揭到一半又忙着盖回原处,身体的感觉告诉她,她身上什么都没有。

    “我的衣服呢”

    皇甫耀阳转身,走到柜边取出一件他的浴袍,披到她的身上。

    “先穿这个,我马上让人去准备。”

    因为她的病,这几天他衣服都没有换过,一直呆在她身边,自然也没有心思去安排这些事情。

    将手伸进宽松的衣袖,冷小野迅速将衣襟拢紧,他的手就自然地伸过来,帮她系上衣带。

    他的脸就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看。

    这一仔细看,冷小野就发现了一些端倪。

    他的身上还是之前的衣服,漂亮的白衬衫早已经揉得皱巴巴的,衣领上还有数片污渍。

    那只蓝眸里充血明显,脸颊两侧也有明显的一层金棕色胡茬,看那样子,倒像是好几天都没有睡过。

    “我我到这里几天了”

    皇甫耀阳帮她将衣带打一个活结,“这是第四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