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直到感觉着她冰冷的身体暖和起来,皇甫耀阳才小心地拿过浴巾裹着她的身子,像抱婴儿一样将她抱回床上,帮她吹头发。

    等到他把她头发吹干的时候,冷小野缩着身子都快要睡着了。

    皇甫耀阳帮她拿过一件小衣,注意到一旁袋子里的女性用品,他伸手拿过一袋来打开,捏出一个。

    看着手中那个带着绳线的圆柱状卫生棉条,他不由皱眉。

    就算他再聪明,身为男人,当然也不会知道这个东西怎么用。

    拿过包装袋来,看了一眼使用方法,这才明白。

    转身到洗手间洗净双手,皇甫耀阳重新回到床侧,揭开她的被子,扶住她的膝盖,将她的两腿分开。

    “你干咳干什么”

    感觉着他伸过来的手掌,原本已经快要睡着的冷小野猛地一惊,慌乱地想要缩起身子。

    这个混蛋,这个时候还要做那种事

    “别动”

    皇甫耀阳按住她的腿,小心地帮她将卫生棉条塞进身体。

    身体异样,冷小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瞬间脸红如烧,一把拉过被子盖住脸。

    他一定是故意的,有卫生巾不用,非要用这个。

    皇甫耀阳心无旁骛地缩回手指,帮她把小衣穿好,仔细帮她盖好被子,看她将脸都蒙住,他只担心她呼吸不舒服,伸手想要将被子拉下来。

    拉了一拉,没有拉动。

    “松手。”

    “不松咳”

    冷小野在被子底下低吼着,又咳嗽起来。

    “伯爵先生,安妮和陈思远已经找到。”

    门外,响起老管家的声音。

    冷小野一听这两个人,睡意顿时去了几分,当即也顾不得再害羞,只是抬手将被子揭开,撑臂就要起身。

    刚一抬手,臂上酸疼,她的人又倒下去。

    好在,皇甫耀阳及时伸过一臂,抵住她的背,顺手拿过内衣送到她面前,“伸手。”

    刚才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很幸运地落入喷水池才逃过一死,但是这一拍的力量也是不容忽视,她全身的肌肉现在放松下来,都是酸疼得厉害。

    反正也被他看了不是一次两次,冷小野也顾不得这些,只是伸了手,像婴儿一样任他伺候着换了一套衣服。

    不等她起身,他已经连人带被子一起将她横抱而起,走出卧室,来到客厅。

    客厅里。

    安德鲁上尉和老管家、助理都在,除此之外,还有将陈思远带过来的另一位军官。

    看着皇甫耀阳抱着一个“大婴儿”走出来,安德鲁上尉和那名军官都是瞪大眼睛,陈思远也是一脸惊讶。

    “你们两个咳”冷小野的目光落在陈思远身上,“没事咳没事吧”

    陈思远看着她苍白的脸,皱起眉毛,“我没事,安妮姐在别的房间休息,您不用担心。”

    “那那就好。”冷小野又咳嗽了好一阵,才停了下来,“那个庄荷咳抓抓到没有”

    现在,安妮和陈思远已经没事,她必须要知道,夜风扬的情况。

    晚安

187.第187章 格杀勿论    “军用毯”

    皇甫耀阳头也不抬地说了三个字。

    听到这个词,安德鲁上尉直接懵了。

    “将军,您说什么”

    皇甫耀阳皱眉抬脸,“军用毯、毯子,你是猪吗”

    蔷薇军团精英,安德鲁上尉大人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回过神来,忙不迭地跑到直升机边,从飞机上抓过一张军用毛毯小跑过来。

    老管家忙着接过毛毯,送到皇甫耀阳手上。

    用毯子裹住怀中的冷小野,皇甫耀阳长身而起。

    “找到安妮和陈思远,控制整艘游轮,抓捕船上所有的工作人员,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许离开游轮。否则,格杀勿论”

    “是,将军”

    安德鲁上尉退到一边,眼看着皇甫耀阳抱着冷小野从自己面前走远,这才转身向身后的副手下令,“控制整艘游轮”

    命令传下,直升机降低高度,空降兵立刻就顺着绳索落下,全副武装的精良士兵从甲板和露台、楼顶分别进入,很快就进入游轮各层。

    与此同时,战舰亦已经通过无线电向游舱主控室下令。

    “海神号听令,海神号听令,命令你们的游轮马上停舵接受检查,否则后果自负”

    游轮停舵,放下船锚,缓缓地停了下来。

    等到皇甫耀阳抱着冷小野回到九层,他的卧室的时候,整个游轮已经完全被安德鲁上尉的士兵,控制住局面。

    一些妄图反抗的家伙尽数被击毙,不少人选择了投降。

    九楼。

    皇甫耀阳小心地将冷小野抱到卧室,缩回手臂,注意到自己右臂上的大片血迹,他的眉头立刻皱眉。

    “马上请医生过来。”

    “我我没事。”

    冷小野的声音很虚弱。

    因为特殊时期,她的体力本来就有不足,再加上这一番折腾,又泡了冷水,此时的她小脸苍白地几乎没有半点血色。

    皇甫耀阳皱着眉,“可是你流血了。”

    冷小野苍白的脸上升起一抹红晕,“你你是猪啊,那是大姨妈咳”

    话说得太急,她再一次咳嗽起来。

    皇甫耀阳怔住,“大姨妈是什么”

    他虽然懂中文,可是这种隐晦的词,他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义。

    不过问完了,他已经反应过来,那是她的正常生理出血。

    “出去。”

    将管家和助理都赶过去,皇甫耀阳直接抱着她走进浴室,坐在浴缸边为她放热水。

    冷小野挣扎着想要起身,刚一动作,就被他按回怀里。

    “别动。”

    “我现在不能泡澡咳”

    她无力地说着。

    皇甫耀阳听着她的咳嗽,再次皱眉,将她扶抱起来,打开热水开关,试好温度,才去帮她脱衣服。

    湿了的运动装裹在身上,跟本脱不下来。

    他懊恼地伸过手掌,两手一撕就将衣服扯成两半。

    冷小野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知道他是想要帮她冲洗水澡以免着凉,她也没有反抗,只是软软地靠在他身上。

    水温温热,他的手臂极是有力,丝毫不用她支撑就可以单臂扶住她,另一只手却是温柔地将她清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