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军用毯”

    皇甫耀阳头也不抬地说了三个字。

    听到这个词,安德鲁上尉直接懵了。

    “将军,您说什么”

    皇甫耀阳皱眉抬脸,“军用毯、毯子,你是猪吗”

    蔷薇军团精英,安德鲁上尉大人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回过神来,忙不迭地跑到直升机边,从飞机上抓过一张军用毛毯小跑过来。

    老管家忙着接过毛毯,送到皇甫耀阳手上。

    用毯子裹住怀中的冷小野,皇甫耀阳长身而起。

    “找到安妮和陈思远,控制整艘游轮,抓捕船上所有的工作人员,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许离开游轮。否则,格杀勿论”

    “是,将军”

    安德鲁上尉退到一边,眼看着皇甫耀阳抱着冷小野从自己面前走远,这才转身向身后的副手下令,“控制整艘游轮”

    命令传下,直升机降低高度,空降兵立刻就顺着绳索落下,全副武装的精良士兵从甲板和露台、楼顶分别进入,很快就进入游轮各层。

    与此同时,战舰亦已经通过无线电向游舱主控室下令。

    “海神号听令,海神号听令,命令你们的游轮马上停舵接受检查,否则后果自负”

    游轮停舵,放下船锚,缓缓地停了下来。

    等到皇甫耀阳抱着冷小野回到九层,他的卧室的时候,整个游轮已经完全被安德鲁上尉的士兵,控制住局面。

    一些妄图反抗的家伙尽数被击毙,不少人选择了投降。

    九楼。

    皇甫耀阳小心地将冷小野抱到卧室,缩回手臂,注意到自己右臂上的大片血迹,他的眉头立刻皱眉。

    “马上请医生过来。”

    “我我没事。”

    冷小野的声音很虚弱。

    因为特殊时期,她的体力本来就有不足,再加上这一番折腾,又泡了冷水,此时的她小脸苍白地几乎没有半点血色。

    皇甫耀阳皱着眉,“可是你流血了。”

    冷小野苍白的脸上升起一抹红晕,“你你是猪啊,那是大姨妈咳”

    话说得太急,她再一次咳嗽起来。

    皇甫耀阳怔住,“大姨妈是什么”

    他虽然懂中文,可是这种隐晦的词,他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义。

    不过问完了,他已经反应过来,那是她的正常生理出血。

    “出去。”

    将管家和助理都赶过去,皇甫耀阳直接抱着她走进浴室,坐在浴缸边为她放热水。

    冷小野挣扎着想要起身,刚一动作,就被他按回怀里。

    “别动。”

    “我现在不能泡澡咳”

    她无力地说着。

    皇甫耀阳听着她的咳嗽,再次皱眉,将她扶抱起来,打开热水开关,试好温度,才去帮她脱衣服。

    湿了的运动装裹在身上,跟本脱不下来。

    他懊恼地伸过手掌,两手一撕就将衣服扯成两半。

    冷小野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知道他是想要帮她冲洗水澡以免着凉,她也没有反抗,只是软软地靠在他身上。

    水温温热,他的手臂极是有力,丝毫不用她支撑就可以单臂扶住她,另一只手却是温柔地将她清洗。

185.第185章 报歉啊,临时有事    五个保安一个倒地,另外两个一个被击中手臂,一个被击中小腿。

    冷小野靠在花瓶后喘了口气,右手握紧手枪,左手就从脚上扯下一只鞋,丢了出去。

    鞋发出来,几个保安立刻就同时开枪。

    借着这个时机,她的人就再一次冲出来,向着其中一人瞄准。

    第一枪,打中那人的大腿。

    第二枪,空弹音。

    “**”

    低骂一声,冷小野飞身而起,落在大厅的前台后面。

    “她没子弹了,冲过去”

    一个家伙大吼着冲过来,除了那个被击中要害的人,几个人都是拖着伤腿伤臂抓着枪,向冷小野藏身的前台冲过来,一边就不住地扣着扳机。

    手机和自动枪枪口子弹呼啸而出,将前台后面的装饰墙打得稀烂,玻璃和木屑四下横飞。

    冷小野背靠在木板上,缩着身子,迅速看一眼两侧,目光就在大厅正对面的那面落地窗上停了下来。

    直起身子,像猫一样弓着身,冷小野一手撑地,一手就丢出手中的枪。

    敌人的火力立刻被她的枪吸引过去,子弹随之而来,击中那面落地窗,玻璃应声碎裂。

    冷小野深吸口气,猛地跳出来,冲尽全力冲向落地窗。

    “别让她跑了”

    保安大吼着追过来,一边追一边向她射击。

    冷小野将速度提到最后,眼看着落地窗还有一米之遥的时候,她猛地一跃,如一条黑色的鱼一样飞起,跳向窗外。

    大厅门口,脚步急响,一个最先冲进来,身后还跟着十几个手下。

    为首的男人,正是皇甫耀阳。

    冲进大厅,他一眼就看到已经飞出窗外的那个身影,在空中短暂地悬停了不过一秒,然后就消失在他的眼中。

    “小野”

    皇甫耀阳急喝出声,短短两个字,透着怎么样的心疼与愤怒。

    没有理会那些转过身来看他的几个保安,他只是迈步冲过来。

    保安们看到他愣了一下,然后就转过枪口。

    枪声响起,几个保安直接被皇甫耀阳的保镖打成筛子。

    “小野”

    皇甫耀阳跟本没理会这些,只是大步奔到窗边,看向窗外。

    窗外,冷小野手抓着一根灯线,身子悬在半空。

    听到他的声音,她抬起脸,看到是皇甫耀阳,扬唇向他歉意一笑。

    “报歉啊,临时有事”

    看到她没事,皇甫耀阳轻松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有松开,冷小野抓着的那根绳子已经经历不受她的体重。

    绳子断开,冷小野的人就像一片风中落叶一样,向甲板上摔去。

    “小野”

    皇甫耀阳第三次唤出她的名字,声音都因为过度急切而失去原有的质感,显得尖利而刺耳。

    看着那个迅速下落的人影,他扶着窗子的手猛地收紧。

    在短暂的自由落地之后,冷小野嘭得一声落入甲板上的喷水池,溅起一片的水花。

    皇甫耀阳眼看着她的身体沉入水中,转过身,疯子一样地冲向厅外。

    “伯爵先生”

    老管家带着众人追过来。

    他没有心情走楼梯,从七楼到一楼,皇甫耀阳这一路全部都是跳下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