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个保安一个倒地,另外两个一个被击中手臂,一个被击中小腿。

    冷小野靠在花瓶后喘了口气,右手握紧手枪,左手就从脚上扯下一只鞋,丢了出去。

    鞋发出来,几个保安立刻就同时开枪。

    借着这个时机,她的人就再一次冲出来,向着其中一人瞄准。

    第一枪,打中那人的大腿。

    第二枪,空弹音。

    “**”

    低骂一声,冷小野飞身而起,落在大厅的前台后面。

    “她没子弹了,冲过去”

    一个家伙大吼着冲过来,除了那个被击中要害的人,几个人都是拖着伤腿伤臂抓着枪,向冷小野藏身的前台冲过来,一边就不住地扣着扳机。

    手机和自动枪枪口子弹呼啸而出,将前台后面的装饰墙打得稀烂,玻璃和木屑四下横飞。

    冷小野背靠在木板上,缩着身子,迅速看一眼两侧,目光就在大厅正对面的那面落地窗上停了下来。

    直起身子,像猫一样弓着身,冷小野一手撑地,一手就丢出手中的枪。

    敌人的火力立刻被她的枪吸引过去,子弹随之而来,击中那面落地窗,玻璃应声碎裂。

    冷小野深吸口气,猛地跳出来,冲尽全力冲向落地窗。

    “别让她跑了”

    保安大吼着追过来,一边追一边向她射击。

    冷小野将速度提到最后,眼看着落地窗还有一米之遥的时候,她猛地一跃,如一条黑色的鱼一样飞起,跳向窗外。

    大厅门口,脚步急响,一个最先冲进来,身后还跟着十几个手下。

    为首的男人,正是皇甫耀阳。

    冲进大厅,他一眼就看到已经飞出窗外的那个身影,在空中短暂地悬停了不过一秒,然后就消失在他的眼中。

    “小野”

    皇甫耀阳急喝出声,短短两个字,透着怎么样的心疼与愤怒。

    没有理会那些转过身来看他的几个保安,他只是迈步冲过来。

    保安们看到他愣了一下,然后就转过枪口。

    枪声响起,几个保安直接被皇甫耀阳的保镖打成筛子。

    “小野”

    皇甫耀阳跟本没理会这些,只是大步奔到窗边,看向窗外。

    窗外,冷小野手抓着一根灯线,身子悬在半空。

    听到他的声音,她抬起脸,看到是皇甫耀阳,扬唇向他歉意一笑。

    “报歉啊,临时有事”

    看到她没事,皇甫耀阳轻松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有松开,冷小野抓着的那根绳子已经经历不受她的体重。

    绳子断开,冷小野的人就像一片风中落叶一样,向甲板上摔去。

    “小野”

    皇甫耀阳第三次唤出她的名字,声音都因为过度急切而失去原有的质感,显得尖利而刺耳。

    看着那个迅速下落的人影,他扶着窗子的手猛地收紧。

    在短暂的自由落地之后,冷小野嘭得一声落入甲板上的喷水池,溅起一片的水花。

    皇甫耀阳眼看着她的身体沉入水中,转过身,疯子一样地冲向厅外。

    “伯爵先生”

    老管家带着众人追过来。

    他没有心情走楼梯,从七楼到一楼,皇甫耀阳这一路全部都是跳下来。

186.第186章 我不让死你就不能死    等他冲出一楼廊道,奔上甲板的时候,两个赌船保安正跑过来,冲向水池。

    听到身后的奔跑声,两个人同时转过脸。

    皇甫耀阳两手一抓,就将两个人的头抓过来狠狠地撞在一处,理也没有理会,就将二人丢开,冲到喷水池边,他飞身翻进池沿。

    喷水池里,冷小野半俯在水中雕塑上,身边的水明显地透着血色。

    心,仿佛被一只重锤重重地击了一锤。

    皇甫耀阳只觉得胸口一闷,几乎要无法呼吸,急行过去,他一把拉住冷小野抱到怀里,用力晃着她的肩膀。

    “小野,小野睁开眼睛,小野”

    冷小野的身子随着他轻晃着,眼睛却依旧闭得紧紧的。

    “伯爵先生”老管家和保镖们此时才刚刚冲到水池附近,看到这情景,老管家也是心中一紧,“小姐她”

    将冷小野从水中横抱而起,皇甫耀阳转过脸,蓝眸内满是冰冷的怒意。

    “给我全部杀光”

    这六个字,完全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每一个,都透着滔天的怒意和杀机。

    没有人敢反驳,没有人敢犹豫,所有的保镖都是转过身,抓着手中的枪转身冲进走廊。

    枪声很快就响起来,随之传出来的还有枪击中什么东西的声音,船客的尖叫声,男人的惨叫声

    皇甫耀阳却仿佛也没有听到一样,只是抱着怀中全身湿透冰冷的冷小野来到喷水池边,老管家和助理忙着过来帮忙。

    “滚”

    皇甫耀阳将二人喝退,抱着她迈出喷水池,矮身在台阶上坐下,手掌就抬起来,扶住她苍白的脸。

    “小野,醒醒”

    “小野,醒醒”

    她只是没有反应,一把抓住她的衣领,皇甫耀阳怒喝出声。

    “小野,我命令你,马上给我醒过来你是我的,我不让死你就不能死,你听到没有”

    “咳”

    冷小野轻咳一声,口里就咳出一口水来。

    “小野”

    皇甫耀阳眼中闪过喜色,忙着帮她的身子扶正,用力帮她拍打着后背。

    冷小野连咳了好几声,终于把肺里呛进去的水全部咳出来。

    深吸了口气,她无力地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

    “皇甫耀阳”

    “是我。”

    他笑起来,一把将她拥到怀里,紧紧地抱住,就仿佛是得到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

    认出是他,她绷紧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快去顶楼救救安妮和思思远”

    “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的。”听到她的咳嗽声,皇甫耀阳微微松开手臂,好让她能更好的呼吸,“我的人已经来了”

    随着他的声音,半空中已经有螺旋桨的声音响起,几架战斗直升机飞到赌船上空。

    与此时,十几艘战舰亦已经从游轮的四周聚集过来,将整艘赌船团团围住。

    一架直升机悬停在甲板上,舱门推开,套着军装的空军上尉安德鲁利落地跳下直升机,大步奔到皇甫耀阳面前。

    啪得立正,敬了一个军礼。

    “蔷薇军团上尉安德鲁见过将军,请将军下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