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等他冲出一楼廊道,奔上甲板的时候,两个赌船保安正跑过来,冲向水池。

    听到身后的奔跑声,两个人同时转过脸。

    皇甫耀阳两手一抓,就将两个人的头抓过来狠狠地撞在一处,理也没有理会,就将二人丢开,冲到喷水池边,他飞身翻进池沿。

    喷水池里,冷小野半俯在水中雕塑上,身边的水明显地透着血色。

    心,仿佛被一只重锤重重地击了一锤。

    皇甫耀阳只觉得胸口一闷,几乎要无法呼吸,急行过去,他一把拉住冷小野抱到怀里,用力晃着她的肩膀。

    “小野,小野睁开眼睛,小野”

    冷小野的身子随着他轻晃着,眼睛却依旧闭得紧紧的。

    “伯爵先生”老管家和保镖们此时才刚刚冲到水池附近,看到这情景,老管家也是心中一紧,“小姐她”

    将冷小野从水中横抱而起,皇甫耀阳转过脸,蓝眸内满是冰冷的怒意。

    “给我全部杀光”

    这六个字,完全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每一个,都透着滔天的怒意和杀机。

    没有人敢反驳,没有人敢犹豫,所有的保镖都是转过身,抓着手中的枪转身冲进走廊。

    枪声很快就响起来,随之传出来的还有枪击中什么东西的声音,船客的尖叫声,男人的惨叫声

    皇甫耀阳却仿佛也没有听到一样,只是抱着怀中全身湿透冰冷的冷小野来到喷水池边,老管家和助理忙着过来帮忙。

    “滚”

    皇甫耀阳将二人喝退,抱着她迈出喷水池,矮身在台阶上坐下,手掌就抬起来,扶住她苍白的脸。

    “小野,醒醒”

    “小野,醒醒”

    她只是没有反应,一把抓住她的衣领,皇甫耀阳怒喝出声。

    “小野,我命令你,马上给我醒过来你是我的,我不让死你就不能死,你听到没有”

    “咳”

    冷小野轻咳一声,口里就咳出一口水来。

    “小野”

    皇甫耀阳眼中闪过喜色,忙着帮她的身子扶正,用力帮她拍打着后背。

    冷小野连咳了好几声,终于把肺里呛进去的水全部咳出来。

    深吸了口气,她无力地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

    “皇甫耀阳”

    “是我。”

    他笑起来,一把将她拥到怀里,紧紧地抱住,就仿佛是得到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

    认出是他,她绷紧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快去顶楼救救安妮和思思远”

    “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的。”听到她的咳嗽声,皇甫耀阳微微松开手臂,好让她能更好的呼吸,“我的人已经来了”

    随着他的声音,半空中已经有螺旋桨的声音响起,几架战斗直升机飞到赌船上空。

    与此时,十几艘战舰亦已经从游轮的四周聚集过来,将整艘赌船团团围住。

    一架直升机悬停在甲板上,舱门推开,套着军装的空军上尉安德鲁利落地跳下直升机,大步奔到皇甫耀阳面前。

    啪得立正,敬了一个军礼。

    “蔷薇军团上尉安德鲁见过将军,请将军下令。”

183.第183章 你是不是男人啊    陈思远看到冷小野,吃惊之余到底是安了些心,忙着转过脸去,利落地解开安妮的绳索,将还处在昏迷的她从地上扶起来。

    冷小野抬起右手,用枪托将自己抓到的那个小头目打晕,立即转身冲向室外。

    “跟我走”

    抓着枪冲出房间,冷小野立刻就带头向楼梯冲去。

    从刚才的情况,她已经看出,这些应该是船上那个组织的手笔。

    她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对方是知道她是卧室,还是只是想要抓她。

    不过眼下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把安妮和陈思远救走,他们是她被牵扯进来,她不能坐视不管。

    电梯自然做不得的,最安全的方法就是走楼梯,先离开地下室再想办法。

    没想到,她刚刚带着二人走到楼道安全门外,电梯叮得一声轻响,然后就有人从里冲出来。

    那些家伙,个个套着黑衣,手中都拿着武器。

    “快进去”冷小野一把将扶着安妮的陈思远推进楼道,“带她去楼顶的停机坪。”

    “那你呢”陈思远担心地转过脸。

    冷小野小心地戒备着门外,“我想办法把他们引开,然后再与你们汇合”

    陈思远急急开口,“可是”

    “你是不是男人啊,婆婆妈妈的,快走”

    冷小野低骂一句,转身冲出安全门,立刻就放开脚步,向着廊道尽头的另一处楼梯跑过去。

    从电梯内冲出来的众人,听到她的脚步声,急急地追过来。

    “这边”

    “抓住她”

    陈思远听着外面嘈杂的脚步声,皱了皱眉,将晕迷的安妮丢到背上,大步冲向楼上。

    另一侧的楼梯,冷小野故意跑跑停停,还开了两枪,将众人的吸引力都吸引到自己这边,才放开脚步向上冲去。

    刚刚冲出一楼的安全门,迎面就见几个黑衣人正赶过来。

    她心中一急,忙着转身又冲进楼梯,继续向上跑。

    手中的枪子弹有限,不多时就已经消耗完了。

    二楼处,已经又有数人冲进来,冷小野眼看着众人举枪射来,飞身而起,跳出侧窗,一把抓住窗外的彩灯缆绳。

    子弹呼吸而至,擦着她的头顶掠过。

    众人冲到窗边,她已经抓着绳索利落地向楼上爬去。

    一楼的甲板上,有不少船客正在看风景,听到这边的枪声,立刻就尖叫着向四周躲闪。

    枪声和尖叫声,响彻整间游轮。

    楼上。

    皇甫耀阳已经命人撞开冷小野的房门,扫一眼空荡荡的房间,他转身欲走,耳朵却捕捉到楼下传来的枪声。

    眉尖一跳,他大步冲到窗边,探脸看去,只见甲板上人们正在慌乱地四下逃窜。

    “去看看怎么回事”

    皇甫耀阳命令一句,转脸想要收回目光,眼角余光却捕捉到一个斜下面的楼体上,一个正向上移动的身影。

    他已经转过来的半边身子立刻就转了过去,定睛看向那个身影。

    那是一个套着黑色运动装的纤瘦身影,黑色长发被海风指起,像黑色的火焰在半空中蒸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