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九楼。

    皇甫耀阳换好衣服,坐在桌边等了一会儿,不见冷小野出来。

    他皱了皱眉,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她出来。

    心中担心,他迈步走过来,敲敲房门。

    “小野”

    门内,没有反应。

    他加重力道,又敲了三声。

    “小野,开门”

    门内,依旧没有反应。

    皇甫耀阳的眉紧紧皱起,抬手拍拍门板,他的声音里也是染上急切。

    “小野,马上把门打开”

    门内,依旧安静得没有半点声音。

    抹了抹唇,皇甫耀阳退后一步,飞起一脚。

    嘭

    房门被他一脚踢开,门内,空空如也,洗手间的门也开着,纸袋随意地倒在地上,里面什么也没有。

    有风吹进来,拂在他的脸上。

    皇甫耀阳转脸,看向开着的侧窗,一脸俊脸瞬间铁青。

    “冷小野,你又骗我”

    转身,他大步冲过客厅,一把推开客厅的大门。

    “哪怕把游轮给我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她,把她给我抓回来”

    “先生”老管家一头雾水,“你说得是小姐”

    昨天晚上,冷小野一直没有离开,刚才伯爵先生还特意吩咐他准备豆浆油条,这么会儿功夫,难不成又出变故

    “除了她还有谁”皇甫耀阳愤怒地咆哮着,“就算把整个游轮都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冷小野,不要让我找到你

    老管家只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此刻的心情已经恶劣到极点,立刻就轻轻挥手。

    保镖们立刻就四散开去寻找。

    皇甫耀阳大步冲出房门,急急地冲向电梯。

    现在,他完全没有在房间等消息的心情。

    他要找到她,亲自找到她,立刻就将她带回伯爵府,永远再不给她逃走的机会。

    永远

    大步走向电梯,皇甫耀阳同时下令。

    “联系直升机过来,还有舰队将附近几百海里的海域分部给我封索起来,一只鸟也不许给我放走”

    “伯爵先生”老管家脸上有些犹豫的神色,“您确定要这样做”

    这里是公海,以他在a国的身份可以命令舰队,但是,如果这件事情走漏消息,查理公爵肯定要借机在国王和国会面前弹劾他。

    到时候,只怕会有不小的麻烦。

    皇甫耀阳停下脚步,转过脸,蓝眸看着他,一字一顿,固定无比。

    “照我说的做”

    老管家只好答应,“是,伯爵先生”

    地下室。

    2号电梯的电梯门,缓缓分开。

    站在电梯门外的几个高大的黑衣男子,都已经拿着枪向着电梯内瞄准。

    然而,当电梯门分开之后,出现在他们眼中的却是空荡荡的电梯。

    人呢

    几个男人都是一脸疑惑。

    一个小头目模样的男人轻扬下巴,“进去看看”

    眼看着电梯门又要闭紧,站在右侧的一个黑衣男子上前一步,扶住电梯门,迈步走进电梯查看。

    刷

    以双手双脚撑在电梯上侧一角的冷小野,眼看着这人进门,立刻就松开四肢,飞身落下。

182.第182章 被修理得不轻    一把抓住男子抓枪的右手,用力一折,冷小野已经从对方手中夺过枪来,抵在那人的太阳穴。

    反手抓着那人的手腕将他的手臂反折着,冷小野将自己的身子藏在那人身后。

    “都不许动,否则我就杀了他”

    “哥几个,别开枪”那个小弟只吓得脸色苍白。

    电梯外的几个人看着这局面,也是一脸错愕,谁想到一个毛头小丫头,竟然有这样的手段,都是询问地看向小头目。

    “我的助理和保镖在哪儿”冷小野皱眉喝问。

    “杀了她”

    小头目大叫一声,枪口一移,对准那名小弟直接扣下扳机。

    普通人不可能有这样的身手,小头目立刻就猜到冷小野可能是警察。

    一声沉闷的声响,子弹穿过消器音,射入那名小弟的心脏。

    被冷小野抓住的倒霉鬼,身子抽了抽就软软地向地面倒下去。

    冷小野一惊,忙着将手中那人的尸体向前一推,借着这个机会,她的人亦已经飞身而起。

    利落地踢开面前一个准备向她射击的家伙抬起来的枪,同时抬起手掌。

    嘭嘭嘭

    枪声混乱响起。

    伴着惨叫着,已经有三个家伙被冷小野击中,两个伤在手臂,一个伤在大腿,都不是致命的要害。

    对于从小就跟着特种兵老爹钻原始森林的冷小野来说,枪这种东西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她早就玩得不玩了。

    四个手下,瞬间全军覆没,小头目连开两枪,都没有射中冷小野,立刻转身拐入一处廊道,一边就抓出对讲机来。

    “船上有条子,所有人到地下室来,带上武器”

    冷小野循着他的声音追过来,抬手想要用枪射击,嗒得一声,手枪却传出一声空弹音。

    那名小头目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听到空弹音立刻来了精神。

    “小妞儿,看我不好好修理你”

    说着,他就挥拳向冷小野冲过来。

    冷小野扬唇,不躲不闪,只是懒洋洋地抬起右手,从口袋里摸出从皇甫耀阳那里拿来的枪,瞄准他的眉心。

    那名小头目的拳头僵在半空,脸色瞬间变化。

    “别别开枪,有话好说”

    冷小野上前一步,将枪口抵上他的眉心,“我的人在哪儿”

    小头目忙着举起两手,“你别开枪,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冷小野向他扬扬枪,“带路”

    小头目转过身,眼中闪过一抹冷色,立刻就带着她向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间走去。

    很快,二人就走到门前,冷小野一手抓着他的衣领,命令他打开房门。

    门被推开,门内的两个人慌乱地转过脸。

    这两个人,正是安妮和陈思远,在二人身侧不远处的地上,还躲着两个黑衣打手。

    看样子是陈思远想办法解开绳索,将二人打倒,正在帮安妮解身上的绳索。

    安妮脸色苍白,衣发凌乱,陈思远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子下有血迹,身上的西装也是有不少破损,很明显是被修理得不轻。

    看到二人没事,冷小野暗松口气。

    “快点,他们的人马上就会过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