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端过托盘放到她膝盖上。

    托盘里是一份中式宵夜,除了两盘小点心,还有一份热腾腾的辽参米粥。

    凉了这功夫,粥的温度刚刚好是不烫又喝着很暖的程度。

    冷小野试吃一口,觉得味道清新很是可口,立刻就不客气地大吃起来。

    片刻,两盘小点心和一碗米粥已经尽数被她吃得见了底。

    将勺子往碗里一放,冷小野将手一伸。

    “纸巾”

    皇甫耀阳帮她递过纸巾。

    接过来,拭了唇角,又擦净手指,冷小野又伸手。

    “清水”

    皇甫耀阳不动声色地送过一杯清水。

    接过水杯,漱了漱口,直接将水吐到粥碗里,冷小野将杯子往托盘上一放,大爷似地一挥手。

    “端走。”

    皇甫耀阳阳拿走托盘,她立刻就往被窝里一锅,扭了两扭,找了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开睡。

    片刻,皇甫耀阳重新走进门来,看到伸着手脚,不客气地占据了整个大床的冷小野,唇角扬了扬,人就走到床侧,伸手去揭被子。

    冷小野眼睛都没睁,“我睡觉不老实,伯爵先生还是另外找张床的好”

    “我没有换房间的习惯。”皇甫耀阳揭开被子,人就钻了进来。

    随便你,只要你睡得着

    冷小野不理会,只是尽情地舒展着自己的胳膊。

    她人睡在中间,手臂再一伸开,皇甫耀阳这边只剩下一个小边,哪里睡得下人。

    挑开被子,看看她横着的手臂,皇甫耀阳挑挑眉尖,直接向她的手臂枕过来。

    想把她的手臂当枕头,美得他

    冷小野手一缩,身子就变成侧睡的姿态。

    身后留着大半个床,她自己偏偏睡在皇甫耀阳这边。

    哼

    挤死你

    皇甫耀阳早看出她的想法,不气不怒,只是手臂一伸就环了她的腰,顺势将她往怀里一带。

    原本以为她会立刻逃远,谁想,冷小野不仅没逃,甚至还往他怀里凑了凑,两手两脚就向他伸过来。

    “暖暖手,不介意的吧”

    挑眸向他坏笑了一计,她的小手就钻进他的浴袍。

    皇甫耀阳只觉得胸口一凉,她的两只小手已经不客气地覆上他温暖的胸口。

    大腿上冰冷的触感,却是她的两只小脚丫,手心和掌心竟然冷得没有半点温暖。

    感觉着他的肌肤,颤栗着升起一片细密的鸡皮疙瘩,冷小野只是缩在被窝偷笑。

    伯爵大人,本人这小冰手小冰脚够受得吧

    因为是双胞胎中的老二,冷小野的身体并不是很好,虽然家里一直给她进补再加上锻炼身体,却依旧没有改变先天不足。

    最明显的就是气足不血,平常就爱手脚发冷,每次亲戚一来,手脚更是冷得跟冰块一样。

    感觉着他的手掌伸向她的脚,冷小野静静等着他发飙。

    皇甫耀阳抓住她的脚,却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将她甩开,反倒微微分开双腿,将她的脚轻轻夹住。

    冷小野还在疑惑,他的手臂已经缩回来,圈住她的腰身。

    “这样暖和点吗”

178.第178章 把你的爪子拿开    冷小野抬起脸,看向他的脸。

    房间内,只亮着一盏小灯,朦胧的光线下,他的目光里并没有半点怒意,反倒透着光切。

    这孩子被她冰傻了吧

    冷小野皱皱眉,突然意识到情况有点暧昧。

    怪不得他愿意帮她暖脚,这样抱着他,他便宜赚大了。

    自己这回完全是主动投怀送抱啊

    意识到这一点,她立刻就将手脚从他怀里腿间抽回来,然后就鱼一样地往床的另一侧扭。

    刚扭出去不足一尺,他大手一伸,已经圈住她的腰身轻轻一带就她拉回去,贴到自己胸口。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冷小野立刻挣扎。

    抬腿夹住她冰冷的小脚,皇甫耀阳手臂紧圈着她的腰身。

    “如果你再动的话,我不介意现在要你”

    他的声音暗哑,呼吸明显粗重。

    她身上裹着的浴巾早已经在刚才的扭动中脱落,身上的吊带睡衣纤薄的基本上形同虚设。

    只是抱着她已经是一种刺激,更何况她还这样扭动挣扎。

    他绝不仅仅是说说,她分明感觉到,他的身体正蠢蠢欲动。

    冷小野没敢再动,嘴上却依旧不肯服软。

    “如果你今晚敢动我,我就阉了你。”

    “那你就乖乖别动”

    皇甫耀阳将手臂紧了紧,左手手掌抬起来,将她缩起的两只小手一起握在掌心。

    “把你的爪子拿开。”她低吼。

    “我是帮你暖手。”他的语气微有不悦。

    这死丫头怎么一点良心都没有,明明他在帮她保暖,她还不高兴。

    “另外一只”

    另外一只

    皇甫耀阳怔了怔,注意力落在自己的右手,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右手正放在她的胸口。

    掌心下,原本软软的小葡萄,正一点点地坚硬起来,隔着一层纤薄的丝绸睡衣,轻轻顶着他的指尖。

    他扬唇,手指轻轻地捏捏睡衣上的突起。

    她小脸发烫,挣扎着想要反击。

    皇甫耀阳并没有再逗她,而是移开手掌,将温暖的掌心放上她的小腹。

    “只要你别乱动,我保证今晚不会动你”

    冷小野没有再动,只是闭上眼睛休息,想着等他睡着了,她再偷一套他的衣服离开。

    男人的手掌很温暖,身体也很温暖,尤其是紧贴着她后背的胸膛,更是温暖如炉火一样,将源源不断地热量传到她的身上。

    原本酸疼得仿佛要断掉的腰身好转许多,两手两脚都被他捂得暖暖的。

    不知不觉,她就真得睡着了。

    生平第一回,冷小野来月经的第一晚没有失眠。

    皇甫耀阳原本也猜到,她可能会半夜逃走。

    本来也是闭目养神,心中还有提防。

    哪想到,一向总是失眠,每天的觉很少超过四个小时的伯爵大人,竟然也是很快就睡着了。

    两个人都是闭着眸子,灯光下映出的两张脸,竟然有着相似的安祥。

    直到,夜尽天明,太阳升至中天,整个游轮上的乘客都已经苏醒过来的时候。

    冷小野才轻恩一声,睁开眼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