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抬起脸,看向他的脸。

    房间内,只亮着一盏小灯,朦胧的光线下,他的目光里并没有半点怒意,反倒透着光切。

    这孩子被她冰傻了吧

    冷小野皱皱眉,突然意识到情况有点暧昧。

    怪不得他愿意帮她暖脚,这样抱着他,他便宜赚大了。

    自己这回完全是主动投怀送抱啊

    意识到这一点,她立刻就将手脚从他怀里腿间抽回来,然后就鱼一样地往床的另一侧扭。

    刚扭出去不足一尺,他大手一伸,已经圈住她的腰身轻轻一带就她拉回去,贴到自己胸口。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冷小野立刻挣扎。

    抬腿夹住她冰冷的小脚,皇甫耀阳手臂紧圈着她的腰身。

    “如果你再动的话,我不介意现在要你”

    他的声音暗哑,呼吸明显粗重。

    她身上裹着的浴巾早已经在刚才的扭动中脱落,身上的吊带睡衣纤薄的基本上形同虚设。

    只是抱着她已经是一种刺激,更何况她还这样扭动挣扎。

    他绝不仅仅是说说,她分明感觉到,他的身体正蠢蠢欲动。

    冷小野没敢再动,嘴上却依旧不肯服软。

    “如果你今晚敢动我,我就阉了你。”

    “那你就乖乖别动”

    皇甫耀阳将手臂紧了紧,左手手掌抬起来,将她缩起的两只小手一起握在掌心。

    “把你的爪子拿开。”她低吼。

    “我是帮你暖手。”他的语气微有不悦。

    这死丫头怎么一点良心都没有,明明他在帮她保暖,她还不高兴。

    “另外一只”

    另外一只

    皇甫耀阳怔了怔,注意力落在自己的右手,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右手正放在她的胸口。

    掌心下,原本软软的小葡萄,正一点点地坚硬起来,隔着一层纤薄的丝绸睡衣,轻轻顶着他的指尖。

    他扬唇,手指轻轻地捏捏睡衣上的突起。

    她小脸发烫,挣扎着想要反击。

    皇甫耀阳并没有再逗她,而是移开手掌,将温暖的掌心放上她的小腹。

    “只要你别乱动,我保证今晚不会动你”

    冷小野没有再动,只是闭上眼睛休息,想着等他睡着了,她再偷一套他的衣服离开。

    男人的手掌很温暖,身体也很温暖,尤其是紧贴着她后背的胸膛,更是温暖如炉火一样,将源源不断地热量传到她的身上。

    原本酸疼得仿佛要断掉的腰身好转许多,两手两脚都被他捂得暖暖的。

    不知不觉,她就真得睡着了。

    生平第一回,冷小野来月经的第一晚没有失眠。

    皇甫耀阳原本也猜到,她可能会半夜逃走。

    本来也是闭目养神,心中还有提防。

    哪想到,一向总是失眠,每天的觉很少超过四个小时的伯爵大人,竟然也是很快就睡着了。

    两个人都是闭着眸子,灯光下映出的两张脸,竟然有着相似的安祥。

    直到,夜尽天明,太阳升至中天,整个游轮上的乘客都已经苏醒过来的时候。

    冷小野才轻恩一声,睁开眼睛。

176.第176章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这功夫,皇甫耀阳已经利落地帮她拭掉身上的水,换了一条干净的浴巾裹住她的身子。

    裹好她之后,他并没有理会自己,只是将她横抱而起,抱出浴室放到床上。

    冷小野下意识地想要起身,“别弄脏床单”

    “别乱动”皇甫耀阳按住她的肩膀,“我让他们把你需要的东西送进来。”

    直起身子,他随手从柜子里取出一件睡袍披到身上,人就走出卧室。

    门没关,冷小野隐约听到他打电话的声音,似乎是命令人给她准备衣服之类的东西。

    她身上什么也没有,只怕乱动之下弄脏床单,绷着身体一动不敢动。

    这时候,皇甫耀阳已经重新走回来,走进浴室,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吹风机。

    插上电源,就站到她身边帮她吹头发。

    这时候,冷小野的小腹已经开始隐隐地升上疼意。

    她也懒得再与他多说什么,只是伸过胳膊,拉过被子来盖住自己,抱住小腹,以缓解不适。

    帮她把头发吹干,皇甫耀阳皱眉看着她弯得像虾一样的腰,“你很冷吗”

    “不知道女人会痛经的吗”冷小野没好气地答。

    冷小野的性格其实不错,但是是人都有逆鳞,她也有三不能惹。

    第一,饿肚子的时候别惹;第二,睡懒觉的时候别惹;第三,痛经的时候更别惹。

    现在她又饿又痛又困,自然是更加不能惹,语气哪里好得起来。

    房门,被人轻轻敲响。

    皇甫耀阳放下吹风机走出去,片刻回来,手中已经多了两个纸袋,还有一个放着晚餐的托盘。

    冷小野知道是她的衣服和女性用品到了,忙着从床上溜下来。

    “等等”

    皇甫耀阳皱眉喝住她,将托盘放到桌上,然后就去拿过一双拖鞋来送到她脚步。

    “谢谢”

    道了声谢,冷小野忙着接过他递过来的纸袋进了卫生间。

    打开纸袋一看,顿时气骂出声。

    “卑鄙”

    纸袋里,除了女性用品之外,只有一条内裤和一件睡衣,而且是很暴露的吊带睡衣。

    之前的小礼服早已经精湿不能穿,她穿这个跟本就别想离开这个房间。

    这个家伙,也太人精了

    骂归骂,她还是迅速将衣服穿到身上有得穿比得光着强。

    当然,最后她还不忘拿过一块大浴巾来裹住自己。

    哼

    想看她穿这种睡衣,没门儿

    浴巾虽大,却也不过只能裹住从胸到大腿根的位置,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冷小野咬了咬牙,到底还是走回卧室。

    皇甫耀阳看她出来,立刻开口,“过来吃点东西。”

    冷小野站在浴室门口,“我该走了。”

    “别忘了,我们约好的,今晚你是我的,是一整晚。”皇甫耀阳好整以暇地看她一眼,“当然,如果你非要走的话把浴巾留下。”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冷小野气哼一声,不客气地走过来,爬上他的大床,占据了最中间的位置。

    然后,手一伸。

    “晚餐给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