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家这位亲戚,一向从不准时。

    有时候两个月也不来一次,这次竟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不请自来,实在是来得太好了。

    弯下身,冷小野迅速将裙子从地上拉起来遮住身子。

    “那个伯爵大人,真是不凑巧哈不是我不想满足您,这个实在是客观原因,客观原因”冷小野使劲忍着笑意,做出一脸歉意的样子,悄悄看一眼皇甫耀阳的脸色,她小心地斜迈一步,“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就要开溜。

    一只手掌,突然横过来。

    冷小野猝不及防,直接就撞了上去。

    她侧眸,看向皇甫耀阳,后者已经转过身来,拉住她的手掌。

    冷小野心中一紧,这家伙不会是想浴血奋战吧

    “伯爵先生,特殊情况不能那个的要不然,我真得会得炎症不是我不想满足你,是真得没办法,只要有办法,我肯定”

    话未说完,手已经被他拉过去,按在他的身上。

    皇甫耀阳垂着脸,看着她的眼睛,“那你就用这种方式满足我吧”

    什么叫得意忘形,什么叫自掘坟墓

    如果老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冷小野咬断舌头也不会说出刚才的话。

    “我我”她的脸烧着,舌头都紧张地打结,“我不会”

    “我教你。”

    他的吻再一次落在她的耳根,手就握着她的手动作起来。

    手中的裙子再次滑脱,冷小野彻底傻了,整个人只是怔在原地。

    等到皇甫耀阳咬着她的肩膀,结束一切的时候,冷小野只觉时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站在他面前,她的脸已经红得能滴血,跟本不敢低头。

    喘了口气,皇甫耀阳抬手打开花洒。

    温热的水雾立刻就包裹住二个人的身体。

    细细帮她把小手洗净,皇甫耀阳主动伸过手来,想要帮她清洗。

    “不,不用我自己来”

    冷小野这才回过神来,慌乱地退开。

    高跟鞋踩到水,脚下一滑,她差点摔倒。

    皇甫耀阳上前一步,抓住她的胳膊。

    “鞋子脱掉,踩到我脚上。”

    “我已经洗好”

    她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将她抱起来。

    高跟鞋沾了水,早已经变得湿滑,立刻就从她脚上脱落,脚下的地板很凉,她被冰得缩了缩脚,忙着踩到他的脚上。

    因为身体原因,她最怕的就是特别时期着凉。

    要不然,痛起经来,简直可以要她的命。

    他的脚暖暖的,水也暖暖的,拥着她的胸膛也是暖暖的

    大手帮她清洗着头发,没有丝毫**,只是轻轻柔柔地像照顾一个孩子。

    起初,她还紧张地绷着身体,后来就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直到二个人都洗完,皇甫耀阳才关掉开关,扯过一条毛巾来帮她擦拭。

    “我自己来”

    冷小野原本扶着他的腰保持平衡,伸手想要去拿浴巾,却忘了两只脚还踩在他脚上,手一松,顿时失去平衡。

    心中紧张,她忙着伸过胳膊来又抱住他。

174.第174章 果然是天助我也    “我我”冷小野用力捂着裙子,“我”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掌,解掉领结,然后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衣扣子。

    他的动作,并不急,那姿态,就好像是一只猎手准备宰割到手的猎物,气定神闲,又无比笃定。

    最后一颗扣子解开,皇甫耀阳抬手脱掉衬衣,然后又脱掉袜子,接着伸向自己腰间

    冷小野立刻就别过脸,看向天花板。

    他却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她一步步退,直到退到墙边,无路可退,他高大的身影笼罩住她。

    “选好了吗”

    冷小野不敢抬头怕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又不敢抬头怕他看破她的心思,只能平视。

    偏偏,他的身高,她这样平视,刚好看到他的胸口。

    这个人一定是常健身的,但却并不是健硕的肌肉男,而是肌肉顺滑,恰到好处。

    浅麦色的肌肤,一根皮绳吊着一只金色的钻戒。

    灯光下,钻戒闪烁着五彩华光。

    皇甫耀阳抬起一只手掌,撑住她身后的墙,脸就逼近她的。

    “或者,我帮你选”

    “我我”冷小野尽量将自己贴紧墙壁,“我有点饿,能不能让我吃点东西”

    他邪笑,“没关系,洗完澡,我们一起到床上吃。”

    说第一个字的时候,他的脸离她还有十厘米的距离,等到他说到最后一个字,他的脸已经逼近到她的脸前。

    额抵着她的额,鼻尖挨着她的鼻尖,唇碰着她的唇

    甚至,她轻轻眨一下眼睛,睫毛都会碰到他的。

    他的眼睛,那么近,灯光下,呈现出一种漂亮的亮蓝色。

    如同一颗蓝色的宝石一样,映着她的脸。

    看着那只眼睛,冷小野不自觉地想到那天,她跟着夜风扬上楼时,他站在台阶下看他的样子。

    他的唇却已经再一次落过来,吻上她的唇。

    抓着裙子的手掌,不自觉地脱力。

    丝质长裙一滑,就从她的手中滑了下去,无声地堆在脚边。

    感觉着他的手掌落在身上,冷小野身子微微颤了颤,抬手,从项链上捏下那只耳麦,丢进一旁的马桶,她认命闭上眼睛。

    一次和一百次也没什么区别

    这一次,就满足他一次好了。

    反正,她也打不过他,与其反抗到最后还是一样的结果。

    他的吻转为狂野,身体也是重重地覆过来,压住她。

    后背是冰冷的墙,前面他的身体却烫得要命,她的身体不自觉地柔软起来。

    几乎无力站立,她本能地伸手扶住他的肩膀。

    就在冷小野以为,他要占有她的时候,只听到皇甫耀阳懊恼地低骂。

    “该死”

    然后,他的身体突然离开了她。

    冷小野错愕地睁开眼睛,只见他正喘息着看着她,蓝眸里目光怪异。

    她垂下脸,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只见洁白的地砖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片血迹。

    冷小野眨眨眼睛,然后人就完全放松下来。

    那一刻,她好想仰天长笑三声。

    哈哈哈果然是天助我也

    凌晨见。以后这文会慢慢调整到与拒嫁同步更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