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我”冷小野用力捂着裙子,“我”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掌,解掉领结,然后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衣扣子。

    他的动作,并不急,那姿态,就好像是一只猎手准备宰割到手的猎物,气定神闲,又无比笃定。

    最后一颗扣子解开,皇甫耀阳抬手脱掉衬衣,然后又脱掉袜子,接着伸向自己腰间

    冷小野立刻就别过脸,看向天花板。

    他却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她一步步退,直到退到墙边,无路可退,他高大的身影笼罩住她。

    “选好了吗”

    冷小野不敢抬头怕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又不敢抬头怕他看破她的心思,只能平视。

    偏偏,他的身高,她这样平视,刚好看到他的胸口。

    这个人一定是常健身的,但却并不是健硕的肌肉男,而是肌肉顺滑,恰到好处。

    浅麦色的肌肤,一根皮绳吊着一只金色的钻戒。

    灯光下,钻戒闪烁着五彩华光。

    皇甫耀阳抬起一只手掌,撑住她身后的墙,脸就逼近她的。

    “或者,我帮你选”

    “我我”冷小野尽量将自己贴紧墙壁,“我有点饿,能不能让我吃点东西”

    他邪笑,“没关系,洗完澡,我们一起到床上吃。”

    说第一个字的时候,他的脸离她还有十厘米的距离,等到他说到最后一个字,他的脸已经逼近到她的脸前。

    额抵着她的额,鼻尖挨着她的鼻尖,唇碰着她的唇

    甚至,她轻轻眨一下眼睛,睫毛都会碰到他的。

    他的眼睛,那么近,灯光下,呈现出一种漂亮的亮蓝色。

    如同一颗蓝色的宝石一样,映着她的脸。

    看着那只眼睛,冷小野不自觉地想到那天,她跟着夜风扬上楼时,他站在台阶下看他的样子。

    他的唇却已经再一次落过来,吻上她的唇。

    抓着裙子的手掌,不自觉地脱力。

    丝质长裙一滑,就从她的手中滑了下去,无声地堆在脚边。

    感觉着他的手掌落在身上,冷小野身子微微颤了颤,抬手,从项链上捏下那只耳麦,丢进一旁的马桶,她认命闭上眼睛。

    一次和一百次也没什么区别

    这一次,就满足他一次好了。

    反正,她也打不过他,与其反抗到最后还是一样的结果。

    他的吻转为狂野,身体也是重重地覆过来,压住她。

    后背是冰冷的墙,前面他的身体却烫得要命,她的身体不自觉地柔软起来。

    几乎无力站立,她本能地伸手扶住他的肩膀。

    就在冷小野以为,他要占有她的时候,只听到皇甫耀阳懊恼地低骂。

    “该死”

    然后,他的身体突然离开了她。

    冷小野错愕地睁开眼睛,只见他正喘息着看着她,蓝眸里目光怪异。

    她垂下脸,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只见洁白的地砖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片血迹。

    冷小野眨眨眼睛,然后人就完全放松下来。

    那一刻,她好想仰天长笑三声。

    哈哈哈果然是天助我也

    凌晨见。以后这文会慢慢调整到与拒嫁同步更新。

173.第173章 你喜欢浴缸还是淋浴?    客厅里,夜风扬已经利落地跳出窗去。

    茶几上那本已经有一半脱出茶几的杂志,向下滑了一点,终于坚持不住,落到地板上,发出一声更加明显的声响。

    皇甫耀阳皱起眉,转脸又要去拉门。

    夜风扬啊夜风扬,你行不行啊你

    冷小野心中暗骂,顾不得多想,心一横,她抬手扶住皇甫耀阳的脸,双手捂住他的耳朵。

    掂起脚尖,将唇凑过来,主动吻上他的嘴唇。

    心中着急,生怕他出门,冷小野也是吻得很急很用力。

    被她这样吻着,皇甫耀阳握在门把手上的手指瞬间失去力道,手掌缩回来,就拥住她的腰身。

    拥紧她,他霸道地反客为主,不客气地吞占她唇齿间的甜蜜城池。

    冷小野不反抗,只是任他对她胡作非为。

    心中只是默默地祈祷,夜风扬快点离开。

    怀中的小人难得的顺从,甚至还主动抱着他。

    这样的吻实在是难得的美好,将她压在门板上,皇甫耀阳不客气地加重这个吻,原本抚在她腰上的手掌早已经不自控地移开,去寻找他熟悉的那些起伏与美好。

    他的手掌仿佛带着火焰,所过之处,都被他染得火热。

    冷小野的心跳渐渐加快,呼吸也是不自觉地粗重起来,身体也是开始发软。

    直到两个人都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皇甫耀阳才将唇从她的唇上移开,一路滑下,落上她的纤腰、锁骨

    颈间,她的黑宝石项链上,小小的耳麦将二人的声音完全收入。

    信号那头。

    夜风扬翻进窗子,回到自己的宿舍,耳朵里只有一片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

    虽然只是声音,却也可以想象得出,冷小野为了掩饰他离开,在迎合皇甫耀阳。

    他抿了抿唇。

    “小野,你可以想办法离开了”

    说了一句,又觉得不够,一把扯下耳麦送到嘴边,他大声说道。

    “小野,想办法离开那里”

    无线电信号,立刻就将他的声音传进耳朵。

    冷小野被他的声音震得耳朵微疼,人也从迷失中回过神来。

    此时,皇甫耀阳早已经扯开她的小礼服拉链,裹胸裙马上就要从胸口滑脱。

    她一惊,忙着抬手,按住裙衣。

    “我我们还没洗澡呢”

    她的喉咙干哑得厉害,声音发出来之后,有一种微微的沙质,却格外地慵懒诱人,完全不像是她的声音。

    皇甫耀阳从她肩膀上抬起脸,粗粗地喘了口气。

    手臂一抬,就将她从地上横抱起来,大步走进浴室。

    西裤早已经解开,腰带的金属扣重重地砸在地板上。

    冷小野回过神来,慌乱地从他怀里跳出来,高跟鞋踩在浴室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啪

    灯,亮起来。

    她本能地看过去,只见皇甫耀阳身上只套着一件衬衣,下半身只有内裤,皮鞋也不知道何时脱了,只套着袜子踩在地上。

    目光扫过他的两腿之间,她慌乱地移过目光。

    皇甫耀阳却是大刺刺地走进来,顺手关上房门。

    “你喜欢浴缸还是淋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