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客厅里,夜风扬已经利落地跳出窗去。

    茶几上那本已经有一半脱出茶几的杂志,向下滑了一点,终于坚持不住,落到地板上,发出一声更加明显的声响。

    皇甫耀阳皱起眉,转脸又要去拉门。

    夜风扬啊夜风扬,你行不行啊你

    冷小野心中暗骂,顾不得多想,心一横,她抬手扶住皇甫耀阳的脸,双手捂住他的耳朵。

    掂起脚尖,将唇凑过来,主动吻上他的嘴唇。

    心中着急,生怕他出门,冷小野也是吻得很急很用力。

    被她这样吻着,皇甫耀阳握在门把手上的手指瞬间失去力道,手掌缩回来,就拥住她的腰身。

    拥紧她,他霸道地反客为主,不客气地吞占她唇齿间的甜蜜城池。

    冷小野不反抗,只是任他对她胡作非为。

    心中只是默默地祈祷,夜风扬快点离开。

    怀中的小人难得的顺从,甚至还主动抱着他。

    这样的吻实在是难得的美好,将她压在门板上,皇甫耀阳不客气地加重这个吻,原本抚在她腰上的手掌早已经不自控地移开,去寻找他熟悉的那些起伏与美好。

    他的手掌仿佛带着火焰,所过之处,都被他染得火热。

    冷小野的心跳渐渐加快,呼吸也是不自觉地粗重起来,身体也是开始发软。

    直到两个人都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皇甫耀阳才将唇从她的唇上移开,一路滑下,落上她的纤腰、锁骨

    颈间,她的黑宝石项链上,小小的耳麦将二人的声音完全收入。

    信号那头。

    夜风扬翻进窗子,回到自己的宿舍,耳朵里只有一片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

    虽然只是声音,却也可以想象得出,冷小野为了掩饰他离开,在迎合皇甫耀阳。

    他抿了抿唇。

    “小野,你可以想办法离开了”

    说了一句,又觉得不够,一把扯下耳麦送到嘴边,他大声说道。

    “小野,想办法离开那里”

    无线电信号,立刻就将他的声音传进耳朵。

    冷小野被他的声音震得耳朵微疼,人也从迷失中回过神来。

    此时,皇甫耀阳早已经扯开她的小礼服拉链,裹胸裙马上就要从胸口滑脱。

    她一惊,忙着抬手,按住裙衣。

    “我我们还没洗澡呢”

    她的喉咙干哑得厉害,声音发出来之后,有一种微微的沙质,却格外地慵懒诱人,完全不像是她的声音。

    皇甫耀阳从她肩膀上抬起脸,粗粗地喘了口气。

    手臂一抬,就将她从地上横抱起来,大步走进浴室。

    西裤早已经解开,腰带的金属扣重重地砸在地板上。

    冷小野回过神来,慌乱地从他怀里跳出来,高跟鞋踩在浴室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啪

    灯,亮起来。

    她本能地看过去,只见皇甫耀阳身上只套着一件衬衣,下半身只有内裤,皮鞋也不知道何时脱了,只套着袜子踩在地上。

    目光扫过他的两腿之间,她慌乱地移过目光。

    皇甫耀阳却是大刺刺地走进来,顺手关上房门。

    “你喜欢浴缸还是淋浴”

172.第172章 卧室里有浴室    走廊里,留守的保镖看到这二位,个个眼睛里露出异样的神色,不敢多看,一个个只是忙着将头低下去看自己的脚步。

    “伯爵先生。”

    皇甫耀阳并不理会,只是大步走到自己的房门前。

    早有保镖急行两步,帮他将门推开,皇甫耀阳就扛着冷小野走进自己的房间。

    门,立刻被闭紧。

    “你放我下来啊你皇甫耀阳”冷小野捂着裙子,吼着。

    穿过客厅,径直来到卧室,皇甫耀阳一弯身,就将她放到床上,他的人也就顺势压过来。

    他的身体压过来,胸口一沉,冷小野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

    眼看着他垂脸吻过来,她急吼出声。

    “等等”

    皇甫耀阳抬手扯掉脸上的面具,蓝眸烁烁地看着她。

    “输不起”

    “我”冷小野转转眼珠,“我只是想去洗个澡”

    “我不介意”

    皇甫耀阳说了四个字,唇就向她凑过来。

    抬手,冷小野急急挡住他的嘴。

    “注意卫生是好习惯,要不然我会得病的”

    “得病”

    皇甫耀阳的蓝眸眯了眯。

    他的唇就在她的掌心,说话的声音显得有点含糊,嘴唇擦过她的掌心,只让她的掌心都是一阵酥酥的麻。

    冷小野忙着缩回手掌,“是啊,子宫炎、附件炎还有盆腔炎胃炎哦,不是,我是说那个卵巢炎说不定以后还会得癌症”

    身上的压力突然一松,皇甫耀阳撑身而起,顺手拉着她的手将她从床上拉起来。

    “好,洗澡”

    冷小野微松口气,然后就将自己的手悄悄从他的手掌里往外抽。

    “那你等我,我很快就回来啊”

    说着,她就急行两步,握住卧室的门把手。

    “你去哪儿”皇甫耀阳抬手拥住她的腰。

    冷小野侧脸回他一笑,“洗澡啊”

    “卧室里有浴室。”他似笑非笑地提醒。

    冷小野怔了怔,然后就将门拉开,“啊,你在卧室洗,我在客厅洗,这样可以节约时间”

    话说到这里,她的目光却已经捕捉到客厅里的人影。

    套着紧身工装的男子,正惊愕地向她的方向转过脸。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是一惊。

    冷小野立刻就认出那是夜风扬。

    混蛋,他他怎么还没有走啊

    嘭

    冷小野忙着将门闭紧,转脸看向皇甫耀阳,“那那我就在卧室洗吧”

    客厅里,夜风扬利落地奔到窗边,拉开窗子。

    他并没有想到,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回来的这么快,当时人还在书房,现在正准备离开。

    心中着急,他不小心地将茶几上的一本杂志碰落。

    啪

    杂志碰到杯子,发出一声轻响。

    皇甫耀阳听到声响,脸上现出疑惑,手就伸过来握住门把手,想要将门拉开。

    冷小野并不确定,外面夜风扬是否已经离开,心中着急,忙着拥过来抱住他。

    “我我们一起”

    皇甫耀阳疑惑地转过脸,“你说什么”

    冷小野仰着脸看着他,“我我们一起洗澡啊,你不想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