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个小时之后,七楼大厅。

    舞会才刚刚开始,早已经就宾客如织。

    套着各种礼服的年轻女孩们,三三两两地聊着天,目光却不时看向走进会场的男人,幻想着自己能够邂逅一位帅气多金的男子来一段游船浪漫之旅。

    男人们也是个个套着西装和礼服,物色着自己今晚的狩猎对象。

    冷小野站在大厅一角,身上套着一件精通的白色小礼服,染成黑色的长卷发随意地盘在头上,脸上则是一只黑白双色的蝴蝶面具。

    颈上,挂着一条黑色宝石项链,为了防止皇甫耀阳发现,她手上的红色小耳钉也特意摘掉没有戴,而是换上了一只有着长长流苏的钻石耳饰。

    用杯子挡着嘴,冷小野假装着把玩项间的项链。

    “怎么样,皇甫耀阳出来没有”

    “还没有出来了”耳朵里的小耳麦里夜风扬的声音清楚地传过来。

    “他穿什么衣服”冷小野问。

    夜风扬立刻就将皇甫耀阳的特征通知过来,“黑色西装,白衬衣,黑色面具。”

    “ok,收到。”冷小野松开项链,看了看走到自己面前的男子,“不跳,谢谢。”

    自从她站到这里开始,已经有不下十个男人请她跳舞了。

    男子并没有立刻离开,露在面具外的眼睛,贪婪地掠过她的纤细的小腿、腰肢落在她纤细漂亮的颈肩。

    “我很喜欢你。”

    冷小野侧脸看了对方一眼。

    虽然有面具相隔,她还是看出对方是一位白人男子,年龄大概是四五十岁上下,大腹便便,一对眼睛里满是**。

    “我很讨厌你”

    冷小野回他一个白眼,转身走开。

    白人男子的目光追寻着她的身影,立刻就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我的货选好了,白礼服、黑面具、戴着黑色宝石项链的亚洲女孩子。”

    “好的,先生,我们会记下你的需求。”

    白人男子盯着远处已经走到楼下的冷小野,咽了一口口水,“我什么时候可以收到货”

    “我们会尽快。”

    “越快越好,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她了,钱不是问题,我可以加双倍,不,三倍的价钱。”

    “十倍,三天之内,我们会将她送到您的床上。”

    白人男子伸出舌尖舔舔嘴唇,“成交。”

    楼下的冷小野,并不知道,自己的价格已经谈好,只是盯着入口处。

    在一对走进来的男女身后,一位身形高大的男子迈步走进来。

    他身上套着最简单的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衫,冷小野只是看了一眼,就猜到这人一定是皇甫耀阳。

    果然,此时,高大男子刚好向她的方向转过脸。

    金棕色的短发,在灯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泽。

    他的脸上是一只造型简单的黑色面具,左眼的位置是一片黑暗,露出来的右眼,是一对漂亮的蓝色眼睛。

    露在面具外的下半张脸,唇抿成一条漂亮的直线。

    在他身后,跟着老管家和两个保镖。

    一手插在衣袋,皇甫耀阳信步下楼,却如巡视自家后花园的帝王一般,自然地流露出高贵与霸道的气场。

    从头到脚,他身上没有任何夸张的装饰,却依旧夺目耀眼。

166.第166章 暗红色的牙印    这家公司先以免费游玩为诱饵,吸引这些年轻女孩们向公司寄出资料,这些资料就会传给他们的客户进行挑选,被选中的人就会被请到船上,买家就可以船上选好自己认可的女孩。

    他们再派人将这些女孩抓走,然后售卖给那些订好货的买家。

    想想下面楼层里那些漂亮的单身女孩,还在那里享受着假期,却并不知道,她们已经是人家的猎物。

    冷小野的后背,一阵发寒。

    她遇到皇甫耀阳算是幸运,如果被卖给别人,后果不知道会是如何。

    把人当成货物一样的看待,将这些妙龄女孩子不客气地送进虎口,这个所谓的“k”还是人吗

    “皇甫耀阳那边怎么样”夜风扬轻声问。

    冷小野回过神来,“他会参加舞会的。”

    “那我就先走了。”夜风扬站起身。

    “等等”冷小野也站起身来,“你小心点,他的人有枪。”

    “他竟然带了枪来”夜风扬皱起眉。

    船上的保安可是查得很严的,皇甫耀阳的人竟然能将枪带上船,这个男人的手段还真是不一般。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带上来的。”冷小野耸耸肩膀,“不过,昨天晚上我看到了,是真枪。”

    夜风扬点点头,然后,将一个小小的盒子送到她手中。

    冷小野翻开盖子,只见里面一对精巧的电子装饰,大小不过就是黄豆一半的大小。

    “这个是耳麦,你可以粘在项链或者衣领上,这个是耳塞式耳机,晚上的时候我会随时和你交流,以确保此事顺利。”

    “好。”冷小野点点头耀阳是不是k,但是,据我所知,这个男人一向是暴戾成性,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夜风扬看一眼她的脸,“我先走了。”

    恰好,外面响起敲门声,冷小野就送他出去,将安妮和陈思远迎进来。

    “小姐,您找我”

    “今天晚上我要去参加假面舞会,你们两个老老实实呆在房间,哪里也不许去,不管我什么时候回来,都不许去找我。”冷小野拿出纨绔子弟的作派,没有给二人开口的机会,她抬手轻挥,“安nvx,帮我准备晚餐。”

    安妮退出门去,冷小野就站起身来,走到衣柜前,拉开柜门,看向夹层镜子里映出来的自己。

    皇甫耀阳的眼光很毒,她要如何才能在今晚的假面舞会上,让他认不出自己呢

    看看自己染得像只大火鸡似的非主流发色,冷小野立刻开口。

    “思远,你去帮我找一些染发剂来,要黑色的。”她转过身,“而且,不许买。”

    船上当然有美发的地方,但是她的要求不许买,那岂不是要偷

    陈思远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让他去偷东西,他哪里做得出来。

    看着镜子里他的脸色,冷小野懊恼地转过脸,“笨啊,你不会悄悄把钱放下吗”

    陈思远怔了怔,到底还是去了。

    冷小野这才挑起头发,看看肩膀上的牙印。

    凹下去的部分已经恢复平整,她雪白的肩膀却分明地留下一个暗红色的牙印。

    么么哒,周末愉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