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那个位于肩膀与后颈交接处的牙印,冷小野只是皱着眉撇了撇嘴。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想要在她身上留一个记号。

    拉开衣柜,翻了翻里面的礼服,她的眉越发皱紧。

    礼服裙不是裹胸就是露后背,靠衣服跟本不可能挡住这个牙印

    门被敲响,安妮端着晚餐走进来。

    “安妮,快来”冷小野立刻向她招招手,“你过来帮我看看,能不能用遮瑕膏遮挡一下”

    安妮忙着走过来,看了看她颈上的牙印,“可以是可以,不过这么大的面积,估计还是能看出来的或者,您加条围巾”

    围巾

    冷小野立刻摇头,加条围巾,那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算了,先吃饭。

    坐到桌边,她大口地吃着晚餐,一边就思考着解决方案。

    一顿饭吃完,也没有想到好办法,陈思远亦已经回来,将她要的染发剂送过来,放在小桌上。

    侧眸,看他一眼,再看看盘子里的冷雕装饰,冷小野突然生出一计。

    “思远。”

    陈思远看她一眼,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小姐您有何吩咐”

    冷小野站起身,笑眯眯地看着他,“我要你去帮我咬人”

    “咬人”陈思远一头雾水。

    “没错”冷小野笑得无比邪恶,“现在,你先去给我找块萝卜来。”

    半个小时之后,陈思远一身西装,帅气无比地站在五楼走廊。

    看到两位套着礼服走过来的年轻女孩,他皱眉犹豫着,想着冷小野的威胁,他到底还是走上前去。

    “二位小姐,请等一下。”

    二位女孩看着一位大帅哥走过来搭讪,立刻就停下脚步,“您有什么事吗”

    “二位一定是去参加今晚假面舞会的吧”陈思远清咳一声,“我是游船上的工作人员,特地来通知二位,被选中为我们的特别嘉宾,送二位一份小礼物。”

    说着,就从袋子里将准备好的化妆品礼盒送上。

    二个女孩自然是一脸欣喜地接过道谢,陈思远就接着说道,“为了证明二位的身份,我要给二位盖一个章”

    “您要往哪盖”一个女孩好奇地问,“是胳膊吗”

    “是脖颈”陈思远有些犹豫地说道。

    原本对方会拒绝,哪想两个女孩竟然是齐齐地转过身,其中一个洒着头发的还特意将长发撩起来让他盖。

    陈思远心中疑惑,忙着从身上取出冷小野给他准备好的牙齿状萝卜章,在两个女孩的颈上按上两个暗红色的牙齿印章。

    “好了,祝二位有个愉快的夜晚。”

    “谢谢。”一个女孩笑着道谢,“帅哥,你也会参加舞会吗”

    “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陈思远不太适合这样的交流,忙着找个借口走进楼梯间。

    一直在悄悄观察的冷小野笑着向他竖个拇指,“不错,继续努力,盖得越多越好,我先上楼了。”

    就陈思远这张脸,已经有足够的杀伤力,再加上那些化妆品,足够让女孩们动心,她就知道他肯定能圆满地完成任务。

    皇甫耀阳啊皇甫耀阳,今晚上我累死你,你也找不到我

165.第165章 被他咬得生疼    俯下身子,他头一歪,就咬在她的后颈。

    明知道她是在骗他,并不是真的约会,可是他不得不承认,今天下午他确实玩得很愉快。

    但是,惩罚还是要有的。

    “啊”冷小野被他咬得生疼,“皇甫耀阳,你属狗的你。”

    “这是对你的小小惩罚。”皇甫耀阳松开她的肌肤,满意地吻吻她身上留下来的那个牙印,“今晚,不许爽约”

    冷小野一惊。

    他识破她了

    这时,皇甫耀阳已经松开手臂,退回电梯。

    冷小野转过脸,只见电梯门正缓缓闭紧,他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内,注视着她的蓝眸目光深沉。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

    “晚上见。”

    皇甫耀阳在电梯内对她说。

    “晚上见。”

    她本能地回。

    电梯门关上,上行,他走了。

    冷小野抬起手指,摸摸肩膀,他留下来的痕印还在,轻轻一碰,就刺刺的疼。

    “小姐,您回来了。”安妮恰好走到附近,看到她,立刻就向她打招呼,“有一位先生想要见您。”

    冷小野转过脸,“谁”

    “他说他是赌场的人,之前您的帐目已经结清,是特意来给您送钱的。”安妮道。

    赌场的人

    冷小野心中疑惑,立刻就转身,走向房门。

    推门进去一看,只见夜风扬一身西装,正从沙发上站起身。

    “许小姐,您好。”看到她,夜风扬不动声色地开口,完全是公式化的语气,“这是您之前的帐,这是帐单,您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请帮我们签个字。”

    冷小野接过帐单,坐到沙发上,“安妮,思远呢”

    “他他说去外面转转。”安妮道。

    “找他回来。”冷小野下令。

    安妮哪里知道,她是故意要将自己支开,忙着应了声,去了。

    冷小野接过夜风扬递过来的笔,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假名,“我刚刚去了六楼,有人跟踪我,我怀疑,他们已经注意到我了。”

    “他们大概是在物色货物。”夜风扬道。

    “物色货物”冷小野挑挑眉尖,突然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在船上寻找合适的货物”

    “不错。”夜风扬轻轻点头,“我刚刚得到的消息,最近有数例失踪女性的案子,在失踪之前,都乘坐过这家金龙公司的赌船。而且,金龙公司有一个规定,单身女性在公司网站上提交申请,如果条件允许,将得到免费乘船的机会。”

    他略顿了顿,“那些失踪的女孩,大部分都提交过申请。这些女孩大多面容娇好,至于能达他们的b货标准。”

    冷小野一脸地惊讶,“这么说来,他们故意请这些女孩子上船,其实就是在进货”

    “没错。”夜风扬耸耸肩膀,“我怀疑,他们请他们上船,很有可能就是在选货。”

    天啊

    冷小野皱紧眉。

    之前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就有些想不通,那些所谓的b级货物,那些有钱人是怎么看中的,现在经夜风扬这么一说,她就全明白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