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只两只是运气,一气连抓十多只却无一失手,这家伙上辈子肯定是开吊车的,再赌下去,她嘴都要吻肿了。

    “先生你好棒啊”

    “你太厉害了”

    一帮小孩子完全把皇甫耀阳当成了偶像,眼看着二人要走,都是眼巴巴地看着他。

    冷小野只是气结,这些小没良心的,怀里还抱着她发的布偶,竟然和那混蛋站在一边。

    要不是看他们都是一帮小孩子,她非把布偶抢回来不好。

    忿忿地哼一声,她转身就走。

    皇甫耀阳拿起放在一边的西装,迈步要跟上去。

    身上一沉,他侧脸看去,只见一个小女孩扬着小脸看他,“大哥哥,我长大了嫁给你”

    一旁的一个小男孩立刻鄙夷,“你得了吧,没看到那个漂亮姐姐吗,人家有女朋友了。”

    原本对小孩子一向没好感的皇甫耀阳,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竟然是少地向他们笑了笑,这才转身向冷小野追过去。

    冷小野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好玩的。

    不知不觉,已经穿过游艺区,来到露台上。

    露台上,是室外游戏区,射箭、打靶和攀岩之类的游戏都有。

    冷小野想也未想就走到射箭台前,付了钱拿过一把弓箭,拉开弓,微微瞄了一下。

    嗖

    弓箭脱弦而出,正中远处箭靶红心。

    “还赌吗”皇甫耀阳在她身侧,似是随意地开口。

    冷小野侧脸向他一笑,“来啊”

    皇甫耀阳也拿过一只箭来,开弓,射出,同样正中鞍心。

    嗖嗖嗖

    冷小野连射三箭,都在红心之内。

    她满意地扬起下巴,好久没玩了,看来技术还没有减退。

    对面,皇甫耀阳也同样射了三箭,一样都在鞍心。

    这一局,不输不赢。

    “我们换一个玩。”

    耸耸肩膀,冷小野放下弓箭,继续向前走。

    负责管理箭矢的侍应生看着她渐远的身影,立刻就拿过对讲机。

    “六楼娱乐区,发现a货”

    “查清楚房间,我马上去通知先生。”

    对讲机内立刻就传出男人的声音。

    “是。”侍应生答应一声,立刻就远远地向着冷小野跟过去。

    攀岩、射击

    冷小野一路玩,一路观察,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倒是玩得很开心,把赢来的一个面具歪戴到皇甫耀阳脸上,看着他的滑稽样子,只是大笑出声。

    眼角余光,却捕捉到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

    认出那是刚才负责管理弓箭的侍者,冷小野一下子就警觉起来。

    看皇甫耀阳抬手摘面具,她忙着扶住他的肩膀,“别动,小心将你的眼罩挂下来”

    伸过手,假装帮他解面具,她的目光就悄悄地看向不远处。

    果然,见那个侍者正向她这边探头探脑地看。

    这家伙不好好看着他的摊子,却盯着她看。

    这件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头

    摘下那只小丑面具,她随手将面具塞到皇甫耀阳手里,“渴了,我们去喝点饮料。”

    二个人走向饮料区,她悄悄地回头观察,果然那个侍者也跟着走过来。

    果然,是在跟踪她

162.第162章 十个吻!    皇甫耀阳解下领结,捏在手里,抬起两腕,将衬衣上的袖扣取下来。

    然后,又重新抬起手掌,解开了衬衣最上面的纽扣。

    冷小野的眼底浮起笑意。

    这家伙,真得要脱啊

    皇甫耀阳侧眸,冷小野并不回避眼神,只是看着他敞开的领口,一脸期待的等。

    他捏住第二颗纽扣,解开。

    白衬衣立刻松散开来,露出一大的一片肌肤。

    健康的浅麦色肌肤,性感的两弯锁内,半掩半露。

    皇甫耀阳抬手,捏住衬衣袖口,随手将袖子折了几折,挽到肘弯处。

    另一只手臂,也是如法炮制。

    冷小野撇嘴,“伯爵先生,怎么不脱了”

    皇甫耀阳拉过她的一只手掌,将手中的领结和袖扣向她掌心一拍,“三件”

    冷小野咬牙,“这也算”

    他学着她的语气,狡辩,“你刚才没说过领结不算。”

    领结算一件也就罢了,袖扣竟然也算一件,一会儿他是不是扯下线条也要算一件

    冷小野两腮鼓了鼓,“袖扣不算,还有皮带也不算,我说得是衣服。”

    哼,这次让他逃过一劫,看他下次脱什么。

    “好,继续”皇甫耀阳取出一枚游戏币,捏在指间向她晃了晃,“这一次,如果你输了,要吻嘴唇”

    “那我也要”

    他故意打断她,“你也想吻我的嘴唇”

    “既然你可以选,我也可以选。”冷小野上下打量他一眼,“如果这次你输了,我要你脱裤子,皇甫耀阳,你敢赌吗”

    “赌”

    他神情自若地将游戏币塞进投币口,抬手按住操作键。

    这一次赌得大,冷小野也是紧张起来,站在他一边仔细看。

    看到的一幕让她吃惊,只见他利落地操纵着面前的机器,只一下就将一只小狗布偶抓起来,向出口的方向移动。

    这功夫,因为皇甫耀阳抓娃娃抓得实在太溜,已经吸引了好几个小孩子围观。

    大家看着他抓起来,都是为他加油。

    “加什么油啊”冷小野看着那只一点点移向出口的布偶,只是心中着急,立刻就不甘心地唱反调,“掉掉掉”

    布偶掉下去,不过是掉在出口。

    “耶”

    一帮小孩子都是欢呼出声。

    皇甫耀阳拿过那只小狗放到她怀里,微眯着蓝眸看她。

    “先欠着”冷小野靠着娃娃机的玻璃壁不动,“一会儿一块算”

    “好。”

    他也不和她计较,只是抓过一个硬币,继续抓。

    一只,两只,三只

    四周的观众越来越多,每次有一只娃娃掉出出口,都是一阵尖叫。

    皇甫耀阳一只只将布偶往她怀里塞,嘴里不时报数。

    “五个吻”

    “六个吻”

    “十个吻”

    一次次地诅咒无效,冷小野怀里的布偶都已经快要抱不住,她心中一急,立刻就将手中的布偶一只一只地发给围观的小朋友,只留在那只白猫在自己怀里。

    眼看着皇甫耀阳又要去抓游戏币的时候,她一把将盒子夺了过来。

    “我还要玩别的,一会儿被你玩完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