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猫眼儿出现的并不是皇甫耀阳或者他的人。

    而是捧着一个托盘的安妮,除了她之外,陈思远赫然也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小姐”

    安妮轻轻地唤了一声,又敲了敲门。

    这二个家伙,怎么又来了

    冷小野暗自疑惑着,拉开房门,“你们二个又来烦我干吗”

    “小姐”安妮看到她,立刻就露出讨好的笑意,“您一定还没吃早餐吧,思麦克知道你爱吃中国菜,特意从中餐厅给你买了一份早餐来,您尝尝看”

    冷小野看一眼她手中的托盘,只见上面放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粥,还有两碟小菜,盘子里竟然放着两只正宗的中式油条。

    她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真得是好久没有吃到这种东西。

    不过

    她瞪了一眼站在安妮身不远的陈思远,那家伙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来讨好她的。

    “这早餐真得是麦克买的”

    “这”安妮抿了抿嘴唇,“麦克,说话呀”

    陈思远不情不愿地走过来,“小姐,昨天是我话说得过分,请您原谅。”

    冷小野还在疑惑,安妮已经将早餐交给陈思远,她就扶住冷小野走回房间,将她扶到沙发上坐下。

    “小姐,麦克他刚退伍不久,性子倔强,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他记较了他”安妮略一沉吟,侧脸看了一眼陈思远,“把早餐放下,你先出去。”

    陈思远放下早餐,走出门去。

    安妮就重新讨好地看向冷小野,一脸恳切地说道,“这是他第一次工作,如果被你辞退,就要立刻被遣返回国,这次为了出国,他也是费了不少心思我知道,您其实是位善良的好女孩,您就再给他一次机会,行吗”

    冷小野抿抿嘴唇,“安妮,我不是说了吗,你们的工钱我照付”

    “小姐”安妮笑起来,“我知道,其实你真得是个好人不过,他的个性,如果您将他辞退,那钱他是不肯要的,你就再给他一次就一次,我保证,他肯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行吗”

    冷小野皱起眉,“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安妮犹豫了一下,“他是我表弟,在国内因为打抱不同把人打伤了,对方有权有势,这次是因为避祸才躺出来的,如果您真得辞退他,他一旦回国,肯定会出事的。”

    怪不得

    冷小野沉思片刻,“不辞退你们也行,不过,你们必须遵守我的规定。”

    “遵守,绝对遵守”安妮欢心喜色地去了,片刻又引了陈思远进来,拉拉他的胳膊,陈思远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走过来,向冷小野诚恳地道了声谢。

    “谢就不用了”冷小野懒洋洋地看看自己的指甲,“丑话说在前头,从现在开始,凡事听我指挥,做得到吗”

    安妮立刻说道,“做得到,做得到”

    一边说,一边向陈思远做眼色。

    陈思远点头,“是,小姐”

    冷小野淡淡笑了笑,挥挥手,去盘子里捏了一根油条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155.第155章 领结与夹指拖    久违的味道啊

    说起来,真是好久没回北京了,等这件事情解决了,她也回去北京呆一段时间,陪陪老爹老妈。

    想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与皇甫耀阳的约定,忙着抬腕看一眼表。

    时间1:00点整。

    还早

    冷小野坏笑着,端过粥碗来,吃了两口粥,慢条斯理地把那根油条吃完了,才擦净手指从沙发上站起身。

    “我要出去泡帅哥了,你们两个自由活动,不用跟着我。”

    陈思远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安妮忙着拉住他的胳膊。

    冷小野转过脸,“有什么建议吗”

    “是,小姐”陈思远抬着脸,“为了你的安全起见,希望您带上手机,方便联系。”

    冷小野抓起桌上的手机,向他晃了晃,“这样行了吧”

    “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如果你有危险,随时给我打电话。”陈思远正色道。

    “你是希望我有危险吗”冷小野故意逗他。

    陈思远一怔,“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看着他局促的样子,冷小野轻笑出声。

    “行了,知道了。”她迈步走向门边,拉开门又停下脚步,正色转过脸来提醒,“你们两个也要小心点,别给我惹祸,记住,不许去赌场,不许喝酒,不许随便接触陌生人这是命令”

    最后“命令”二字,她是看着陈思远说的。

    既然他当过军,就应该清楚,命令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那就是绝对的执行

    “小姐,您放心吧”

    “我不放心他”冷小野向陈思远扬扬下巴。

    安妮看一眼陈思远,陈思远挺直身子,“是,小姐”

    那姿态完全还是军人的作派,就差一个军礼了。

    冷小野叹了口气,他这样的人,应该留在军营,为什么要退伍呢

    “我晚饭之前回来”向二人挥挥手,她迈步走了出去,懒洋洋地晃到八楼,懒洋洋地走进意餐厅。

    刚一进门,立刻就有一位皇甫耀阳的助理迎上前来。

    “小姐,伯爵先生在楼上等您”

    “恩。”冷小野跟着他上楼,“你们来了很久吗”

    “啊”助理略一犹豫,“也不是很久,伯爵先生十二点一刻到餐厅的。”

    冷小野扫一眼表,现在已经是一点半了,等了一个多小时,那家伙的耐性想来亦已经快要用尽了吧

    想象着皇甫耀阳不耐烦地在椅子上看表的样子,她只是邪邪地扬起唇角。

    很快,二人就上了二楼,助理抬手做一个请的手势,冷小野抬脸看去。

    整个二楼,空荡荡地没有半个食客,只有位置最好的那张桌子上,坐着一个人。

    阳光下,那个男人整个都笼着一层光,随便的坐着看着远处的海景,却有一种贵族式的优雅,不自觉地流露。

    既然是在这样显得有些燥热的中午,他依旧套着浅色的西装,甚至还隆重地系了领结。

    冷小野垂脸,看看自己身上的牛仔裤和夹指拖。

    那家伙看到自己这幅打扮,想来也要气个半死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