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之前问那个问题太刁钻,他人又太聪明,想要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她必须要仔细地想一想。

    “明天”

    “对啊,明天”冷小野打个哈欠,“这两天太累了,我要睡个懒觉,中午一起吃意大利菜好了。一点钟,我在意餐厅里等你。好,那我就先走了”

    向他挥挥手,她迈步要走。

    腕上,一紧,已经被他再次抓住。

    腕被他抓住,冷小野的心也是一紧,这家伙不会又不让她走吧

    带着几分疑惑,冷小野缓缓转过身。

    皇甫耀阳抬起另一只手掌,把她身上快要滑落的西装紧了紧,“我送你下去”

    看他没有要留她下来的意思,冷小野微松口气,“不用了,我就在八楼0856,很近的,不用这么麻烦。”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老管家都没有出现,她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去调查她了。

    船上就这么大的地方,皇甫耀阳想要查她,轻而易举,反正也逃不掉,她索性就主动发出房间号显示自己的诚意。

    听到她主动说出自己的房间号,皇甫耀阳的语气果然缓和了些。

    “我送你进电梯。”

    这一句,已经不再是询问的口气,而是平静地叙述句。

    感觉着他依旧紧握着她腕的手指,冷小野没有再拒绝,只是迈开步子走向电梯,皇甫耀阳就跟着她走过来。

    陈思远跟在她身侧,几个保镖都是加快脚步,跟在皇甫耀阳身后。

    从他的门到电梯并不太远,很快,就已经赶到。

    陈思远伸手按了电梯,电梯门很快分开,他就先行一步,迈进电梯,扶住电梯门。

    “晚安。”

    冷小野说着,就垂脸去看他的手掌。

    这家伙的手好像长在她腕上,一点也没有要松的意思,这是要闹哪样儿啊

    刚一转脸,他的脸已经凑过来,在她的侧脸不轻不重地吻了一下。

    然后,他就抬起脸。

    “该你了。”

    冷小野抬眸看向他,他的蓝眸里并没有戏谑的神色。

    “谈恋爱的时候,男女分手不是都要亲吻的吗”

    明明是极赖皮的一句话,从他的嘴里这么说出来,就好像这件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样。

    微微挑眉,冷小野哭笑不得。

    她有说过他们是在谈恋爱的吗

    而且,这孩子是情商低真得没有谈过恋爱,还是装得呀,这这也太可爱了点吧

    她抬脸,看向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此时呈现出一种深邃的墨蓝色,就好像是深沉的夜色,里面那些金色的丝纤就好像是散落在大海里的星辰,细碎有光。

    那只眼睛里,并没有半点狡黠和回避,看不出是在伪装。

    心知,今天要是不亲他这一下,他粘在她腕上的手只怕不会松开,冷小野只好向他凑了凑,掂起脚,去吻他的脸。

    皇甫耀阳一侧头。

    她本来想要去吻他脸的唇,就落在他的唇上。

    很轻的一触,两个人的唇间却啪得爆出一团小小的静电来,将她的嘴唇都电的麻了一麻。

148.第148章 来救她的男人    房门刚一拉开,一个黑影已经飞过来。

    皇甫耀阳皱起眉,上前一步,抓住摔过来那人的衣领,顺势一带,将他丢在地上。

    那名被接住的保镖抬脸看到是他,立刻就撑起身子,护住他面前。

    “伯爵先生,您快点进去”

    走廊里,东倒西歪地躺着三四个人,都是套着黑衣的皇甫耀阳的保镖。

    中间的走廊里,三个人正扭打在一处。

    其中两个身形高大的是皇甫耀阳的白人保镖,还有一个却是黑头发的华裔男子。

    虽然是以一敌二,那男子却并没有现出劣势。

    不过,这样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太久。

    一个保镖从斜对面的房间冲出来,手里已经抓着两把枪。

    将其中一把丢给同伴,他抬起手,将枪向着那名华裔男子瞄准。

    “住手”

    冷小野急喝出声。

    一句话,打斗的三人,还有两个持枪的保镖都是停了下来。

    那名黑头发的华裔男子转过脸,看到站在皇甫耀阳身后的冷小野,目光微亮,“小姐。”

    刚一天不见,她的身边就又多了一个男人

    目光落在那名容貌清俊的华裔男子脸上,皇甫耀阳微微皱眉,“你认识”

    “他是我的保镖,陈思远。”

    冷小野从皇甫耀阳身后走出来,扫了一眼正从地上被同伴扶起来的几个保镖,眼睛里就闪过欣赏的神色。

    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能打的。

    一个人到九楼,能冲破这层层的保镖中冲到皇甫耀阳的门前,身手真是不错。

    当然,心中赞许,冷小野的目光落在陈思远身上的时候,语气却是明显带着责备和不悦的。

    “向伯爵先生道歉”

    这家伙也太鲁莽了,难道一点也看不出,九楼是是非之地。

    皇甫耀阳这些保镖,心狠手辣她可是早就见识过。

    也就是这一次陈思远幸运,这些保镖这一次,并没有随身配枪,否则的话,陈思远说不定早已经吃了人家的枪子了。

    陈思远上来,是为了救人,现在反倒被喝令道歉,眼中微有些不服气。

    但是,他还是抬手拉正衣服,向皇甫耀阳微微欠身。

    “伯爵先生,对不起。”

    尽管是道歉,那语气中有多少歉意的成分,却实在有待探讨。

    皇甫耀阳的视线扫过陈思远的脸,没有理会,目光落在自己保镖头目脸上的时候,却已经是满目阴云。

    感觉到他眼神中的怒意,几个保镖都是垂着脸,一个个噤若寒蝉。

    自己这边几个人挡不住对方一个,这次给伯爵先生丢了这么大的人,他们也是心中惭愧的不行。

    “算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伯爵先生不会在意的。”冷小野笑着挥挥手,然后就转过脸来,看向皇甫耀阳,“对不对阿阳”

    从耀阳,到阿阳

    她的语气明显地又亲昵了些。

    皇甫耀阳在心中品了品“阿阳”这两个字,脸上的表情稍稍柔和了些,“我们继续吧”

    冷小野看了一眼腕表,“太晚了,我有点累了,明天再继续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