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房门刚一拉开,一个黑影已经飞过来。

    皇甫耀阳皱起眉,上前一步,抓住摔过来那人的衣领,顺势一带,将他丢在地上。

    那名被接住的保镖抬脸看到是他,立刻就撑起身子,护住他面前。

    “伯爵先生,您快点进去”

    走廊里,东倒西歪地躺着三四个人,都是套着黑衣的皇甫耀阳的保镖。

    中间的走廊里,三个人正扭打在一处。

    其中两个身形高大的是皇甫耀阳的白人保镖,还有一个却是黑头发的华裔男子。

    虽然是以一敌二,那男子却并没有现出劣势。

    不过,这样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太久。

    一个保镖从斜对面的房间冲出来,手里已经抓着两把枪。

    将其中一把丢给同伴,他抬起手,将枪向着那名华裔男子瞄准。

    “住手”

    冷小野急喝出声。

    一句话,打斗的三人,还有两个持枪的保镖都是停了下来。

    那名黑头发的华裔男子转过脸,看到站在皇甫耀阳身后的冷小野,目光微亮,“小姐。”

    刚一天不见,她的身边就又多了一个男人

    目光落在那名容貌清俊的华裔男子脸上,皇甫耀阳微微皱眉,“你认识”

    “他是我的保镖,陈思远。”

    冷小野从皇甫耀阳身后走出来,扫了一眼正从地上被同伴扶起来的几个保镖,眼睛里就闪过欣赏的神色。

    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能打的。

    一个人到九楼,能冲破这层层的保镖中冲到皇甫耀阳的门前,身手真是不错。

    当然,心中赞许,冷小野的目光落在陈思远身上的时候,语气却是明显带着责备和不悦的。

    “向伯爵先生道歉”

    这家伙也太鲁莽了,难道一点也看不出,九楼是是非之地。

    皇甫耀阳这些保镖,心狠手辣她可是早就见识过。

    也就是这一次陈思远幸运,这些保镖这一次,并没有随身配枪,否则的话,陈思远说不定早已经吃了人家的枪子了。

    陈思远上来,是为了救人,现在反倒被喝令道歉,眼中微有些不服气。

    但是,他还是抬手拉正衣服,向皇甫耀阳微微欠身。

    “伯爵先生,对不起。”

    尽管是道歉,那语气中有多少歉意的成分,却实在有待探讨。

    皇甫耀阳的视线扫过陈思远的脸,没有理会,目光落在自己保镖头目脸上的时候,却已经是满目阴云。

    感觉到他眼神中的怒意,几个保镖都是垂着脸,一个个噤若寒蝉。

    自己这边几个人挡不住对方一个,这次给伯爵先生丢了这么大的人,他们也是心中惭愧的不行。

    “算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伯爵先生不会在意的。”冷小野笑着挥挥手,然后就转过脸来,看向皇甫耀阳,“对不对阿阳”

    从耀阳,到阿阳

    她的语气明显地又亲昵了些。

    皇甫耀阳在心中品了品“阿阳”这两个字,脸上的表情稍稍柔和了些,“我们继续吧”

    冷小野看了一眼腕表,“太晚了,我有点累了,明天再继续吧。”

146.第146章 要你    皇甫耀阳粗重地喘息着,每一根血管里都在叫嚣着张扬的**。

    他不自觉地向她迈了一步。

    “站住”冷小野急喝出声,“皇甫耀阳,你要干吗”

    眼前的小东西,唇被他吻得充了血,染了水色,不似平日里那样滚嫩,却是艳红欲滴,格外地诱人。

    看着眼前衣服发皱,头发蓬乱的冷小野,皇甫耀阳只觉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了。

    “要你。”

    他哑着嗓子说。

    “你”冷小野又羞又气,“你不遵守游戏规则。”

    他挑眉看着她,“是你先不遵守的。”

    她喘了口气,“谁说的,我们又没规定,提问题之间不许吃东西,你不是也吃了吗”

    “我不管”他又向她迈了一步,“小野其实你并不排斥我的吻,难道不是吗”

    “我”冷小野又退了一步,身后就是栏杆,她已经无路可退,“没错,我我承认,我不排斥你的吻,可是那并不代表,你就能强迫我和你上床皇甫耀阳,如果你再向前一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她抬手抓住身后的栏杆,做出要跳的姿态。

    身后就是风口,海风裹起她身上单薄的衣服和长发,冷小野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

    海风也同样拂过皇甫耀阳的脸,微寒的风微微地褪去他的狂热,理智也是渐渐回来。

    意识到自己太心急,皇甫耀阳深深地喘了口气,弯下身去捡起地上她掉落的西装外套。

    抬手,递给她。

    “该你提问了。”

    冷小野不放心地看他一眼,注意到某人西裤拉链处的异样,她脸上一热,立刻移过目光。

    从他手中奔过西装,她抬手披到身上。

    “你你先去冷静冷静。”

    “没有必要。”皇甫耀阳转身走向桌边,“过来,坐着聊吧,你站在那里会走光的”

    冷小野转脸向八楼露台看了一眼,她身上只套着一条短裙,裙子被风吹起来,如果八楼有人看过来,确实很容易走光。

    而且,这里有点冷。

    白天的大海温暖惬意,可是到了晚上,温度还是很低的。

    看他似乎已经控制住自己,她松开栏杆走过来,在距离他最远的椅子上坐下。

    “坐过来”皇甫耀阳向身侧的椅子扬扬下巴,“那么远,我听不到你的问题”

    她最受不了就是他那种姿态,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不就是一个伯爵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凭什么呀,你没长脚吗”

    皇甫耀阳握住酒杯的手,紧了紧,看到她正弯下身去查看自己的伤脚,他的火气又落了下去。

    抓起酒瓶和酒杯,当真走过来,坐到她身侧。

    冷小野垂下伤脚,将裙摆向下扯了扯,继续问,“当时,有别人和你竞争我吗”

    “很多。”皇甫耀阳将杯子里的白酒倒满酒杯,“不过,我报过价之后,他们就没有再出价。”

    冷小野撇嘴,一亿买一个女人,也就是他这种变态才会干

    “那你是从哪儿买我回来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