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粗重地喘息着,每一根血管里都在叫嚣着张扬的**。

    他不自觉地向她迈了一步。

    “站住”冷小野急喝出声,“皇甫耀阳,你要干吗”

    眼前的小东西,唇被他吻得充了血,染了水色,不似平日里那样滚嫩,却是艳红欲滴,格外地诱人。

    看着眼前衣服发皱,头发蓬乱的冷小野,皇甫耀阳只觉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了。

    “要你。”

    他哑着嗓子说。

    “你”冷小野又羞又气,“你不遵守游戏规则。”

    他挑眉看着她,“是你先不遵守的。”

    她喘了口气,“谁说的,我们又没规定,提问题之间不许吃东西,你不是也吃了吗”

    “我不管”他又向她迈了一步,“小野其实你并不排斥我的吻,难道不是吗”

    “我”冷小野又退了一步,身后就是栏杆,她已经无路可退,“没错,我我承认,我不排斥你的吻,可是那并不代表,你就能强迫我和你上床皇甫耀阳,如果你再向前一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她抬手抓住身后的栏杆,做出要跳的姿态。

    身后就是风口,海风裹起她身上单薄的衣服和长发,冷小野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

    海风也同样拂过皇甫耀阳的脸,微寒的风微微地褪去他的狂热,理智也是渐渐回来。

    意识到自己太心急,皇甫耀阳深深地喘了口气,弯下身去捡起地上她掉落的西装外套。

    抬手,递给她。

    “该你提问了。”

    冷小野不放心地看他一眼,注意到某人西裤拉链处的异样,她脸上一热,立刻移过目光。

    从他手中奔过西装,她抬手披到身上。

    “你你先去冷静冷静。”

    “没有必要。”皇甫耀阳转身走向桌边,“过来,坐着聊吧,你站在那里会走光的”

    冷小野转脸向八楼露台看了一眼,她身上只套着一条短裙,裙子被风吹起来,如果八楼有人看过来,确实很容易走光。

    而且,这里有点冷。

    白天的大海温暖惬意,可是到了晚上,温度还是很低的。

    看他似乎已经控制住自己,她松开栏杆走过来,在距离他最远的椅子上坐下。

    “坐过来”皇甫耀阳向身侧的椅子扬扬下巴,“那么远,我听不到你的问题”

    她最受不了就是他那种姿态,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不就是一个伯爵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凭什么呀,你没长脚吗”

    皇甫耀阳握住酒杯的手,紧了紧,看到她正弯下身去查看自己的伤脚,他的火气又落了下去。

    抓起酒瓶和酒杯,当真走过来,坐到她身侧。

    冷小野垂下伤脚,将裙摆向下扯了扯,继续问,“当时,有别人和你竞争我吗”

    “很多。”皇甫耀阳将杯子里的白酒倒满酒杯,“不过,我报过价之后,他们就没有再出价。”

    冷小野撇嘴,一亿买一个女人,也就是他这种变态才会干

    “那你是从哪儿买我回来的”

145.第145章 我要一个法式舌吻(2)    管它呢,总之不让他得意就对了

    不就一根香菜吗

    冷小野扬手将香菜塞到嘴里,强忍着那种讨厌的味道,用力地嚼了嚼,重新走回露台。

    皇甫耀阳依旧站在原地,似乎并没有动过。

    轻吸口气,自己差点被自己嘴里的香菜味呛到,冷小野却努力装出笑意,然后就缓缓走过他面前,抬手拉住他的衣领,将他的身体拉向自己。

    皇甫耀阳配合地弯下腰身,她就抬手扶住他的脸,将自己的唇向他的凑过去,吻上他的唇。

    哈

    如此“香味”的吻,这家伙不知道会不会吐

    反正,她已经快吐了。

    满嘴香菜味,冷小野只觉自己好像嚼了一个臭虫子。

    感觉着皇甫耀阳的唇齿分开,她立刻就不客气地将自己的小舌头伸进去,尽情地在他的嘴里挥洒着那独特的“香味”。

    舌尖,突然舔到一抹绵甜的浓香。

    甜香

    冷小野一怔。

    就在她失神之间,他的舌已经纠缠过来,裹住她的。

    然后,浓浓的甜香味,就在她的舌尖上化开,完全压制住那让她作呕的香菜味。

    味蕾上有愉悦的味道散开,她整个人都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那是巧克力

    巧克力

    他的嘴里怎么会是巧克力味

    冷小野突然反应过来,这家伙在她离开的时候也做了手脚。

    桌子上的饭后甜点,二个人都没吃,她拿香菜的时候好像注意到,那是两份装饰着草莓的蛋糕,上面还有一只漂亮的巧克力牌。

    可怜她强忍恶心吃下的半截香菜,就这样被他的一块巧克力轻易击败。

    原本一个恶作剧式的吻,因了那一块巧克力,也是一下子变得缠绵而诱人起来。

    等到她回过神来,他的手已经拥住她的腰身,另一只更是不客气地插入她的发丝之间,挤住后脑。

    唇舌之间完全是巧克力味,他吻得那么深,那么急,那么用力

    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大脑缺氧似的一片混沌,想要推他又没有气力,只好任他的舌尖在她的唇舌间肆虐流连。

    吻着她,用力拥着她的身体,皇甫耀阳的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

    原本拥着她腰身的手掌,早已经不自觉地移开,隔着薄衣,按揉着她的后背。

    又从背上滑下来,落上她的纤腰。

    她的衣服早已经被他揉皱,露出一小截腰身,他的手掌一贴上她的肌肤,立刻就仿佛是磁铁遇到金属一样,粘上不敢分开。

    只是贴着她的肌肤,一点点地揉上来。

    她的身体很纤瘦,腰背后的肋骨一根根都能摸得清清楚楚,丝毫的肌肤有着如象牙琴键一般的触感,似乎是诱惑着他的手指,要在那琴键上弹出一首缠绵的曲子来。

    大力压着她的背,皇甫耀阳喘息着放开她的唇,然后就侧脸去吻她的颈。

    “放放开”冷小野喘息着,拼尽全力将他推开,“你你越界了你”

    她剧烈地喘息着,小脸涨得粉红如桃花,轻轻地抖了抖被他吻得麻涨的舌头。

    说好只是一个吻,他也太变本加厉了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