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看着她明媚的笑意,脸色越发柔和,“其实,我不仅会说上海话,我还会说粤语、闽南语”

    冷小野一脸地错愕,如果他说自己会说什么法语、德语,甚至阿拉伯语,冷小野都不会吃惊。

    但是,他没事学那么多中国方言,这也太奇怪了。

    “为什么”

    “这个问题我暂时不能回答你。”皇甫耀阳拿起桌上的筷子,“你不是饿了吗”

    “吃中餐不适合用这种大桌子,我爱吃的菜都夹不到”冷小野站起身,捏着自己的筷子和果汁,坐到他身侧的一把椅子上,老管家忙着将她的餐盘之类的餐具移过来,放好。

    冷小野就拿过桌上的茅台酒,帮皇甫耀阳倒了一大杯,“我们中国人呢,都是习惯吃饭前干一杯的,我们也干一杯吧”

    皇甫耀阳扫一眼杯里晃动的酒液,“为什么干杯”

    “为了”冷小野想了想,“我们两个人之间奇妙的缘分。”

    啊,好肉麻、好恶心,她要吐了。

    “干杯。”皇甫耀阳拈过杯子,与她的果汁杯碰了碰,将杯子送到嘴边。

    “等一下”冷小野在他喝酒之前抢着开口,“我们中国人喝酒的时候,有句话叫,感情浅,舔一舔,感情深,一口闷,所以这酒可不是随便喝的。”

    说完,她就缩回手掌,将自己的杯子送到嘴边,一口气将里面的果汁饮尽。

    皇甫耀阳将杯子送到嘴边,先是浅尝了一口。

    他还是第一次喝这种白酒,只觉得口感绵润,一口酒下去,却仿佛是喝下一口火,胃里瞬间就暖和起来,与自己之前喝过的烈酒有很大不同。

    很刺激,然后又满口留香。

    对这种酒,他并没有多少把握,不过,他还是仰起头,将整杯酒全部喝光,学着冷小野的样子亮了亮杯底。

    “够意思”冷小野满意地笑起来。

    小样儿的,今儿我果汁拼白酒,再灌不醉你,我就白活了我。

    拿过酒瓶又帮他倒了一杯酒,冷小野殷勤地帮他夹菜,“吃点东西,空腹喝太多酒伤胃,这个是老北京的宫廷菜王府烧鹿筋,以前可是皇帝才能吃的,你尝尝看。”

    皇甫耀阳夹起来送到嘴里尝了尝,然后点头,“好吃。”

    “那当然了,本人的品味还差得了”冷小野又帮他夹了另外一道菜,“这个也是我的最爱,你也尝尝。”

    就这样,一会儿帮他夹菜,一边给他倒酒,在皇甫耀阳不知不觉之间,冷小野已经将那瓶茅台酒多半瓶都灌进他的胃。

    因此,冷小野也是灌了不少果汁,没吃几口菜,已经小肚子开始发胀,她离椅起身。

    看她起身,皇甫耀阳手一伸,大手紧紧地握住她的腕。

    然后,他抬眸看向她。

    “你又要走”

    他的掌心,热得像火一样,似乎一下子烫到冷小野的心上。

    对上他那只蓝眸里,紧张的眼神,冷小野的心,不自觉地一颤。

    “我我只是去一下洗手间。”

    么么哒

140.第140章 去你的房间吃吧    夜风扬伸过胳膊,将冷小野的牌从桌面收了回来。

    趁着年轻庄荷不注意,他微微地翻开冷小野的底牌。

    果然,如他记忆中的牌一样,那只是一个杂牌草花2。

    如果他不放弃,这一局他想要赢过冷小野,不用出千也是轻而易举,他故意放水,当然不是为了真得让冷小野赢钱,而是给冷小野和皇甫耀阳一个一起吃饭接触的机会。

    收起桌上的牌,夜风扬的心情并不轻松。

    他不知道,这一次放弃,他做得到底对不对。

    从为了破案的角度考虑,让冷小野与皇甫耀阳多接触,可以多打探出一些消息。

    可是如果皇甫耀阳真得是“k”,那么,冷小野将会处于非常的危险之中。

    手插在他的西装口袋里,冷小野缓步穿过大厅,“你想吃什么”

    皇甫耀阳语气随意中透着几分明显的轻快,“客随主便。”

    侧眸,看了他一眼,冷小野停下脚步,“那吃中餐”

    “好。”皇甫耀阳应道。

    于是,二个人继续向前走,来到中餐厅。

    因为船上大多都是中国人,中餐厅也是生意最好的地方,此时餐厅已经是宾客不少,人声喧闹。

    见到他们进来,早有侍者迎上前来。

    “没有包间了吗”冷小野问。

    侍者一脸歉意,“真是报歉,因为这一次的船客大多都是东方人,所以中餐厅里的包间都要提前预订。如果几位不嫌弃的话,大厅里倒是还有位子。”

    老管家看着杂乱的大厅,微微皱眉,“伯爵先生,这里太嘈杂了,要不然”

    皇甫耀阳不悦地看了他一眼,老管家立刻闭上嘴不再出声。

    如果是平常,这样的地方皇甫耀阳呆不上三秒,就会立刻想要离开。

    不过此刻,只要能和冷小野吃饭,这些噪音他都可以忍受。

    “这里太乱了。”冷小野转脸看向皇甫耀阳,“我们去你的房间吃吧”

    “好。”皇甫耀阳笑应。

    她这个决定,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那样也可以,我们可以提供送餐服务的。”侍者立刻就笑着说道,“在vip客房都会有菜单,您直接打电话点餐就可以。”

    于是,一行人离开餐厅,冷小野问没问就走向电梯。

    老管家按下九层,她也丝毫不奇怪。

    像皇甫耀阳这样的人,肯定会选最好的房间住。

    电梯到九楼停下,冷小野一出走廊,就看到走廊里站着的保镖。

    比起之前在皇甫耀阳的私人游轮,数量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用想,他肯定是把九层全部包下来了。

    老管家快行两步,打开走廊尽头的门,迎面立刻就有海风从露台上吹过来。

    冷小野信步走上露台,看向远处的夜空。

    此时,已经是夜幕降临,海面都被夜色笼罩,整艘赌船上的灯光都已经映起。

    远处的海平面上,一轮皓月刚刚升起,银色的月光铺满海面,如玉色流光,美不胜收。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冷小野情不自禁地吟出这两句经典名句,然后就轻轻地叹了口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