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风扬伸过胳膊,将冷小野的牌从桌面收了回来。

    趁着年轻庄荷不注意,他微微地翻开冷小野的底牌。

    果然,如他记忆中的牌一样,那只是一个杂牌草花2。

    如果他不放弃,这一局他想要赢过冷小野,不用出千也是轻而易举,他故意放水,当然不是为了真得让冷小野赢钱,而是给冷小野和皇甫耀阳一个一起吃饭接触的机会。

    收起桌上的牌,夜风扬的心情并不轻松。

    他不知道,这一次放弃,他做得到底对不对。

    从为了破案的角度考虑,让冷小野与皇甫耀阳多接触,可以多打探出一些消息。

    可是如果皇甫耀阳真得是“k”,那么,冷小野将会处于非常的危险之中。

    手插在他的西装口袋里,冷小野缓步穿过大厅,“你想吃什么”

    皇甫耀阳语气随意中透着几分明显的轻快,“客随主便。”

    侧眸,看了他一眼,冷小野停下脚步,“那吃中餐”

    “好。”皇甫耀阳应道。

    于是,二个人继续向前走,来到中餐厅。

    因为船上大多都是中国人,中餐厅也是生意最好的地方,此时餐厅已经是宾客不少,人声喧闹。

    见到他们进来,早有侍者迎上前来。

    “没有包间了吗”冷小野问。

    侍者一脸歉意,“真是报歉,因为这一次的船客大多都是东方人,所以中餐厅里的包间都要提前预订。如果几位不嫌弃的话,大厅里倒是还有位子。”

    老管家看着杂乱的大厅,微微皱眉,“伯爵先生,这里太嘈杂了,要不然”

    皇甫耀阳不悦地看了他一眼,老管家立刻闭上嘴不再出声。

    如果是平常,这样的地方皇甫耀阳呆不上三秒,就会立刻想要离开。

    不过此刻,只要能和冷小野吃饭,这些噪音他都可以忍受。

    “这里太乱了。”冷小野转脸看向皇甫耀阳,“我们去你的房间吃吧”

    “好。”皇甫耀阳笑应。

    她这个决定,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那样也可以,我们可以提供送餐服务的。”侍者立刻就笑着说道,“在vip客房都会有菜单,您直接打电话点餐就可以。”

    于是,一行人离开餐厅,冷小野问没问就走向电梯。

    老管家按下九层,她也丝毫不奇怪。

    像皇甫耀阳这样的人,肯定会选最好的房间住。

    电梯到九楼停下,冷小野一出走廊,就看到走廊里站着的保镖。

    比起之前在皇甫耀阳的私人游轮,数量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用想,他肯定是把九层全部包下来了。

    老管家快行两步,打开走廊尽头的门,迎面立刻就有海风从露台上吹过来。

    冷小野信步走上露台,看向远处的夜空。

    此时,已经是夜幕降临,海面都被夜色笼罩,整艘赌船上的灯光都已经映起。

    远处的海平面上,一轮皓月刚刚升起,银色的月光铺满海面,如玉色流光,美不胜收。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冷小野情不自禁地吟出这两句经典名句,然后就轻轻地叹了口气。

139.第139章 他的底牌    皇甫耀阳放下手中装着柠檬水的杯子,伸过手指,翻开自己的底牌看了一眼。

    “放弃。”

    一句话,两个字,只让周围的看客们大失所望。

    要知道眼前来看,皇甫耀阳赢牌的机率是最大的一个,毕竟他的明牌已经是同花顺了,除非冷小野和夜风扬的底牌是他们想要的红桃9或者红桃a,否则跟本赢不了他。

    同样的牌,每个人发到每到牌的机率都是相等的,而他们各自需要的只有一张牌,皇甫耀阳则有两个机会。

    这样算下来,他的胜算又加了一倍。

    就算他的底牌不是红桃a或者红桃9,这个时候只要他一下注,庄家和对手都会有所顾虑。

    不管是从哪个方面分析,他都不应该放弃。

    冷小野斜了他一眼,吸着柠檬水看向夜风扬,“喂,该你了哟”

    夜风扬看了看皇甫耀阳面前的牌。

    “我放弃。”

    满场哗然。

    站在夜风扬身后的那个发牌的小弟,也是疑惑地皱眉。

    这可是上千万美元的一局,扬哥怎么放弃了

    赌场赢钱,靠得就是庄荷的技术,扑克牌桌上更是如此。

    夜风扬虽然上船不过几天,但是他的卓越船技赌场里无人不知,就算是之前船上技术最好的庄荷,都不是他的对手。

    以他的千术,将底牌换成红桃a,不是轻而易举吗

    “我赢了”冷小野笑眯眯地将手中的柠檬水放到桌上,看向身侧的皇甫耀阳,“说话算话,走吧,请你吃饭。”

    说着,她就从自己的筹码堆里,捏了面值最小的一块,轻蔑地抛到夜风扬面前。

    “那你的小费”

    站起身,皇甫耀阳和她一起走向门外,老管家轻轻挥手,自然有保镖帮二人收拾桌上的筹码。

    四周众人见无热闹可看,也是四下散开。

    一旁的小弟就凑到夜风扬身侧,“扬哥,你怎么放弃了呀这次可是几千万美元,老板是知道,肯定会生气的。”

    夜风扬向皇甫耀阳的牌扬扬下去,“你去看看,就知道。”

    那名年轻庄荷疑惑地走过去,从桌上拿起皇甫耀阳的底牌,缓缓翻看。

    看到牌面,只是瞪大眼睛。

    正中一颗红心,皇甫耀阳的底牌,赫然是红桃a。

    怪不得夜风扬没有出老千,原来红桃a在皇甫耀阳这里,一副牌不可能有两张红桃a,如果夜风扬的牌里再出现一张红桃a,那就很明显是在出老千了。

    但是现在,让这位年轻庄荷疑惑的已经不是夜风扬,而是皇甫耀阳。

    这张红桃a的底牌,再加上他的其他四张牌,这套牌刚好是牌面里最大的同花顺。

    这样的好牌在手,怎么赌都是赢,这个人难道和钱有仇,竟然把到手的几千万美元放弃了

    捏着那张红桃a,年轻庄荷转脸,看向和冷小野一起走出赌场大门的皇甫耀阳。

    “就为了泡妞儿几千万都不要了,这家伙不是有钱,就是有病。”

    夜风扬微皱着眉没有出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