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放下手中装着柠檬水的杯子,伸过手指,翻开自己的底牌看了一眼。

    “放弃。”

    一句话,两个字,只让周围的看客们大失所望。

    要知道眼前来看,皇甫耀阳赢牌的机率是最大的一个,毕竟他的明牌已经是同花顺了,除非冷小野和夜风扬的底牌是他们想要的红桃9或者红桃a,否则跟本赢不了他。

    同样的牌,每个人发到每到牌的机率都是相等的,而他们各自需要的只有一张牌,皇甫耀阳则有两个机会。

    这样算下来,他的胜算又加了一倍。

    就算他的底牌不是红桃a或者红桃9,这个时候只要他一下注,庄家和对手都会有所顾虑。

    不管是从哪个方面分析,他都不应该放弃。

    冷小野斜了他一眼,吸着柠檬水看向夜风扬,“喂,该你了哟”

    夜风扬看了看皇甫耀阳面前的牌。

    “我放弃。”

    满场哗然。

    站在夜风扬身后的那个发牌的小弟,也是疑惑地皱眉。

    这可是上千万美元的一局,扬哥怎么放弃了

    赌场赢钱,靠得就是庄荷的技术,扑克牌桌上更是如此。

    夜风扬虽然上船不过几天,但是他的卓越船技赌场里无人不知,就算是之前船上技术最好的庄荷,都不是他的对手。

    以他的千术,将底牌换成红桃a,不是轻而易举吗

    “我赢了”冷小野笑眯眯地将手中的柠檬水放到桌上,看向身侧的皇甫耀阳,“说话算话,走吧,请你吃饭。”

    说着,她就从自己的筹码堆里,捏了面值最小的一块,轻蔑地抛到夜风扬面前。

    “那你的小费”

    站起身,皇甫耀阳和她一起走向门外,老管家轻轻挥手,自然有保镖帮二人收拾桌上的筹码。

    四周众人见无热闹可看,也是四下散开。

    一旁的小弟就凑到夜风扬身侧,“扬哥,你怎么放弃了呀这次可是几千万美元,老板是知道,肯定会生气的。”

    夜风扬向皇甫耀阳的牌扬扬下去,“你去看看,就知道。”

    那名年轻庄荷疑惑地走过去,从桌上拿起皇甫耀阳的底牌,缓缓翻看。

    看到牌面,只是瞪大眼睛。

    正中一颗红心,皇甫耀阳的底牌,赫然是红桃a。

    怪不得夜风扬没有出老千,原来红桃a在皇甫耀阳这里,一副牌不可能有两张红桃a,如果夜风扬的牌里再出现一张红桃a,那就很明显是在出老千了。

    但是现在,让这位年轻庄荷疑惑的已经不是夜风扬,而是皇甫耀阳。

    这张红桃a的底牌,再加上他的其他四张牌,这套牌刚好是牌面里最大的同花顺。

    这样的好牌在手,怎么赌都是赢,这个人难道和钱有仇,竟然把到手的几千万美元放弃了

    捏着那张红桃a,年轻庄荷转脸,看向和冷小野一起走出赌场大门的皇甫耀阳。

    “就为了泡妞儿几千万都不要了,这家伙不是有钱,就是有病。”

    夜风扬微皱着眉没有出声。

138.第138章 都是你的    此时,老管家已经重新走过来,将两杯柠檬水分明放到冷小野和皇甫耀阳面前。

    二人几乎是同时伸过手端起杯子,冷小野含着吸管抓了一把筹码丢过去,皇甫耀阳的赌注也几乎是同步丢出来。

    夜风扬发第二张牌。

    第二张,是明牌。

    冷小野的是“梅花9”,皇甫耀阳是“红桃10”,做为庄家的夜风扬则是“黑桃a”。

    夜风扬的牌最大,先下了注,“请二位下注。”

    冷小野小牙咬着吸管,再次丢出一把筹码,“我跟。”

    “我也跟。”皇甫耀阳也跟着她下注,夜风扬看看二人的牌,跟了双倍。

    发第三张牌。

    第三张,冷小野是“方片9”,皇甫耀阳是“红桃k”,夜风扬是“红桃8”。

    目前牌面来看,冷小野是对子,皇甫耀阳同花,夜风扬什么也不是。

    “我最大,加倍”

    冷小野翻翻筹码,加了夜风扬双倍的注。

    “我跟。”皇甫耀阳依旧着跟着她下注。

    夜风扬跟了赌注,继续。

    第四张牌。

    冷小野的是“梅花10”,皇甫耀阳是“红桃q”,夜风扬是“方片a”。

    这次,皇甫耀阳的同花最大。

    “四倍”

    皇甫耀阳推过筹码,夜风扬看看二人的牌,同样将筹码推过来。

    “我也跟。”

    冷小野翻了翻眼前的筹码,不客气地伸过小手,在皇甫耀阳面前那一堆筹码里抓了一把,往桌上一丢。

    她换得筹码就不多,再加上刚才赢来的钱,这样加倍的下注法,她的筹码跟本就不够。

    然后,她侧脸向他一笑,“一会儿赢了还你。”

    皇甫耀阳扬扬唇角,“都是你的。”

    冷小野用指甲敲敲杯子,“那我赢了请你吃饭。”

    皇甫耀阳微笑,“好。”

    夜风扬平静地发过第五张牌。

    冷小野是“黑桃9”,皇甫耀阳是“红桃j”,夜风扬是“梅花a”。

    四周,已经聚集了不少观赌的赌客,看着这牌面,都是一脸地感叹。

    眼前的明牌,皇甫耀阳是红桃同花大顺,只要他的底牌是红桃9或者红桃a,就必赢无疑。

    可是冷小野这边,已经有3张9牌,如果她的底牌是红桃9的话,就是“四条9”,是仅次于同花顺的大牌。

    庄家冷风这扬,明牌是三个a,如果他的底牌是红桃a的话,则是比冷小野的牌还要大的“四条a”。

    冷小野与冷风扬想要的牌,刚好是皇甫耀阳想要的牌。

    只要他的底牌是“红桃9”,或者“红桃a”的任意一张,或者,冷小野和冷风扬的牌不是这两张,他都必赢无疑。

    桌上的筹码已经超过千万,看客的心情都是紧张到极点。

    这一局的输赢就上千万美元,是这些有足够的钱买到vip船票的家伙们,也不得不在意的数字。

    桌边的两位赌客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却是一脸平静,庄家冷风扬同样是自始至终没有任何表情。

    “请下注。”

    这一句话,是对皇甫耀阳说的。

    现在的牌面,他的牌最大,应该由他来说话,决定这一轮下注的多少。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皇甫耀阳,想要看这次他会下多大的赌注。

    么么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