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老管家已经重新走过来,将两杯柠檬水分明放到冷小野和皇甫耀阳面前。

    二人几乎是同时伸过手端起杯子,冷小野含着吸管抓了一把筹码丢过去,皇甫耀阳的赌注也几乎是同步丢出来。

    夜风扬发第二张牌。

    第二张,是明牌。

    冷小野的是“梅花9”,皇甫耀阳是“红桃10”,做为庄家的夜风扬则是“黑桃a”。

    夜风扬的牌最大,先下了注,“请二位下注。”

    冷小野小牙咬着吸管,再次丢出一把筹码,“我跟。”

    “我也跟。”皇甫耀阳也跟着她下注,夜风扬看看二人的牌,跟了双倍。

    发第三张牌。

    第三张,冷小野是“方片9”,皇甫耀阳是“红桃k”,夜风扬是“红桃8”。

    目前牌面来看,冷小野是对子,皇甫耀阳同花,夜风扬什么也不是。

    “我最大,加倍”

    冷小野翻翻筹码,加了夜风扬双倍的注。

    “我跟。”皇甫耀阳依旧着跟着她下注。

    夜风扬跟了赌注,继续。

    第四张牌。

    冷小野的是“梅花10”,皇甫耀阳是“红桃q”,夜风扬是“方片a”。

    这次,皇甫耀阳的同花最大。

    “四倍”

    皇甫耀阳推过筹码,夜风扬看看二人的牌,同样将筹码推过来。

    “我也跟。”

    冷小野翻了翻眼前的筹码,不客气地伸过小手,在皇甫耀阳面前那一堆筹码里抓了一把,往桌上一丢。

    她换得筹码就不多,再加上刚才赢来的钱,这样加倍的下注法,她的筹码跟本就不够。

    然后,她侧脸向他一笑,“一会儿赢了还你。”

    皇甫耀阳扬扬唇角,“都是你的。”

    冷小野用指甲敲敲杯子,“那我赢了请你吃饭。”

    皇甫耀阳微笑,“好。”

    夜风扬平静地发过第五张牌。

    冷小野是“黑桃9”,皇甫耀阳是“红桃j”,夜风扬是“梅花a”。

    四周,已经聚集了不少观赌的赌客,看着这牌面,都是一脸地感叹。

    眼前的明牌,皇甫耀阳是红桃同花大顺,只要他的底牌是红桃9或者红桃a,就必赢无疑。

    可是冷小野这边,已经有3张9牌,如果她的底牌是红桃9的话,就是“四条9”,是仅次于同花顺的大牌。

    庄家冷风这扬,明牌是三个a,如果他的底牌是红桃a的话,则是比冷小野的牌还要大的“四条a”。

    冷小野与冷风扬想要的牌,刚好是皇甫耀阳想要的牌。

    只要他的底牌是“红桃9”,或者“红桃a”的任意一张,或者,冷小野和冷风扬的牌不是这两张,他都必赢无疑。

    桌上的筹码已经超过千万,看客的心情都是紧张到极点。

    这一局的输赢就上千万美元,是这些有足够的钱买到vip船票的家伙们,也不得不在意的数字。

    桌边的两位赌客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却是一脸平静,庄家冷风扬同样是自始至终没有任何表情。

    “请下注。”

    这一句话,是对皇甫耀阳说的。

    现在的牌面,他的牌最大,应该由他来说话,决定这一轮下注的多少。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皇甫耀阳,想要看这次他会下多大的赌注。

    么么哒

137.第137章 肯定要走桃花运……    冷小野做事,从来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

    这个案子,她必须查清楚。

    她必须要知道,皇甫耀阳到底是不是“k”。

    夜风扬注视她片刻,轻轻点头。

    “我会尽量保证你的安全。”

    楼下赌场。

    皇甫耀阳随手将面前的一沓筹码推出去,目光却看也没有看自己的牌。

    甚至,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关注过他手中的牌一眼。

    他的目光,越过暂时接代夜风扬发牌的庄荷,一直在盯着不远处的楼梯。

    老管家走过来,向他微弯下身,附耳说道,“伯爵先生,你让我们查的东西查到了,小姐的房间在八楼0856号房间。”

    皇甫耀阳很轻地点点头。

    这时,已经是最后的开牌时间,对手看皇甫耀阳的牌很臭,立刻就选择押上自己的全部赌注。

    “先生,请亮出您的底牌。”庄荷礼貌提醒。

    皇甫耀阳淡淡翻开底牌,是一张最小的2,他又输了。

    “哈”赢家立刻眉开眼笑地,将自己赢到的筹码拢到怀里,“这位先生,别气馁,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胜败乃兵家常事,而且,这赌场失意,情场得意,最近先生肯定要走桃花运”

    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皇甫耀阳,唇角扬起。

    他分明看到,楼梯上,他一直在等的人正缓步走下来,身上还披着他的西装。

    皇甫耀阳看到了冷小野,冷小野当然也看到他。

    远远地,看着那个男人向她扬起唇角,露出笑意,她抬起手掌向他轻轻挥了挥,然后就迈步走过去。

    脚步,轻快,只是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夜风扬站在楼梯下,看着她的背景,再看看不远处的皇甫耀阳,微微地皱了皱眉。

    抓起面前的一把大额筹码,丢给坐在与他隔了一个椅子的赌客,皇甫耀阳沉声下令。

    “走开”

    这随手一抓,至少有几百万美元,那名赌客虽然挨了骂,却笑得一脸讨好。

    “先生,真是大方,真大方”

    将所有的筹码都整理起来,他点头哈腰地向皇甫耀阳行了一礼,心满意足地走了。

    看也没看那人一眼,皇甫耀阳站起身,注视着走进的冷小野,绅士地拉开身边的椅子。

    “谢了。”

    冷小野笑着向他道了声谢,人就在椅子坐了下来,皇甫耀阳则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

    “帮我准备筹码。”说着,他就看向身侧冷小野的侧脸,“你喜欢喝什么”

    冷小野随手拿过桌上的一块筹码把玩着,“柠檬水。”

    “两杯柠檬水。”皇甫耀阳立刻下令。

    脚步轻响,夜风扬走过来,轻轻地拍拍庄荷的肩膀,“我来。”

    “是,扬哥。”

    庄荷站起身,将做庄的位置交给了夜风扬。

    夜风扬拿过桌上的牌,利落地洗了两遍,“二位,可以开始了吗”

    冷小野轻轻撇嘴,皇甫耀阳蓝眸微眯。

    “开始吧”

    “开始”

    慵懒女声和深沉男声同时响起。

    夜风扬脸色平静地开始发牌,轻轻弹指,两张牌就无声地滑到二人面前。

    “请下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