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宁听到后面,有人叫冷小野的名字,淡淡地笑了笑,继续向前走。

    脚步不快不慢,就好像事情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皇甫耀阳大步追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沈宁转过脸,淡淡地看了看皇甫耀阳的俊脸,“先生,您有事吗”

    看着眼前陌生的脸庞,皇甫耀阳一怔,忙着将手缩回来。

    “我认错人了。”

    沈宁耸耸肩膀,转身继续向前走。

    “等一下”

    看着沈宁的背影,皇甫耀阳再一次追上来。

    沈宁停下脚步,再一次转过脸,看向他。

    皇甫耀阳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告诉我,冷小野在哪儿”

    沈宁抬着脸,迎着他的蓝眸,面对着这样的一张脸,她语气依旧淡淡得像水一样,没有任何起伏波动。

    “先生,您的搭讪方式,实在不怎么高明。”

    皇甫耀阳皱着眉,盯着她的眼睛,“我不可能看错,是她和你换了衣服对不对”

    沈宁依旧平静地看着他,“对不起,先生,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请您放开您的手掌,否则我要报警了。”

    她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的波动,就算是皇甫耀阳,也没有看出她的破绽。

    难道,真得是他看错了

    他缓缓地松开手指。

    整理了一下被他拉皱的衣服,沈宁转过身,继续前行,走到人行横道,她转身走进停车场。

    脚步依旧如刚才,不急不缓。

    仿佛,跟本就没有受到皇甫耀阳这个小插曲的半点影响。

    “伯爵先生”

    老管家和助理、保镖们气喘吁吁地急追上来。

    皇甫耀阳从沈宁身上收回目光,环视着四周的人流。

    身前,一个拖着行李箱的女孩,匆匆而过。

    扫过那个女孩的行李箱,皇甫耀阳突然明白什么,推开面前挡路的保镖,他飞快地横穿过马路,再一次寻找沈宁的身影。

    停车场内,到处都是车,哪里还有沈宁的影子。

    “该死”

    皇甫耀阳皱眉低骂。

    老管家和助理、保镖再一次追过来。

    老管家刚要询问,他已经转过身,“去停车场,找小野,她在这里,她就在这里,快”

    他真是愚蠢,竟然被那个女孩骗过。

    刚刚她们明明两个人,现在怎么可能突然变成她一个。

    一定是冷小野,一定是她的把戏

    助理和保镖们愣了愣,迅速散开,冲进停车场。

    拖着沈宁的行李迅速奔回车边,冷小野拉开后备箱,将行李箱塞进汽车,注意到不远处的沈宁,立刻就大声招呼。

    “小宁,这边”

    沈宁迅速走过来,二个人分头上车,冷小野立刻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停车位,急急地冲向出口。

    许夏看看开车的冷小野,再看看沈宁,只是一脸疑惑。

    “你们两个干什么这是,一下飞机就玩换装啊”

    冷小野立刻接过话头,“小宁说她有点冷,我就把皮衣给她穿了。”

    注意到奔到前面不远处车道上的皇甫耀阳,她急急地右打方向盘,将车子拐进另一个通道。

    沈宁也看到了皇甫耀阳,四下看了一眼,她立刻给冷小野提醒。

    “前面左转”

263.第263章 没有你那么重口味    二个女孩重新回到客厅,冷小野就长叹一声,将自己扔到大沙发上。

    “小宁,这回我可是惹上大麻烦了”

    沈宁坐在一旁,平静地等着她的下文。

    冷小野靠到沙发背上,抱了一个抱枕在怀里,“那个男人是a国特蕾莎女大公的儿子。”

    沈宁轻轻点头,“怪不得,我看他有点眼熟。”

    “哎”冷小野长长地叹了口气,“真是烦死了”

    “你怎么招惹上他的”沈宁问。

    冷小野以手捂额,“一言难尽啊”

    “不喜欢就拒绝喽。”沈宁道。

    冷小野皱眉,“那个男人和别的男人不一样,他那个人才不会管别人拒绝与否,他只管他想要不想要而已。”

    沈宁点点头,“看得出来,人很强势。”

    二人一起长大,冷小野了解她,她当然也了解冷小野。

    虽然她与皇甫耀阳只见过这一面,但是那个男人的强势霸道已经是溢于言表。

    冷小野从小野惯了,小小年纪就满世界到处跑,这丫头就是一匹野马,完全属于那种不自由勿宁死的人,是不可能向皇甫耀阳屈服的。

    沈宁耸耸肩膀,“那你准备怎么办”

    冷小野扫一眼平板电话,屏幕上追踪器显示,皇甫耀阳已经离开机场,应该是知道她已经逃出机场,放弃在机场寻找。

    “走一步看一步吧”冷小野微松口气,转脸看向沈宁,“对了,你怎么提前回来”

    “今年的学科都修完了,导师帮我介绍去上海一家医学研究院,做一个课题研究,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沈宁答道。

    “哦,这么说,这段时间你都会留在国内”

    “恩。”沈宁点头,“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可能半年吧,要看课题完成进度怎么样。你呢,学校那样怎么样”

    “我学分早过了,就差一个期末设计没有做了,做完了发给导师就行了。那家伙知道我的学校,短时间内我不能回去。”

    “他是为你来北京的”沈宁问。

    冷小野手指轻轻地敲打着平板电脑的屏幕,“应该是。”

    沈宁审视地看看她的脸,伸过手掌来拉了拉她的衣领,目光扫过她颈上的吻痕,她松开手指。

    “你们避孕没有”

    “避孕”冷小野愣了愣,然后就不以为然地笑起来,“放心啦,没有那么凑巧”

    沈宁脸色平静地耸耸肩膀,“作为一名医学系的学生,我更相信概率,如果你们只是做了一次的话,概率大概是”

    “去死”冷小野直接将靠枕砸过来,“死小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探我口风”

    嘴里说着,她人就扑过来,将沈宁扑在沙发上,“这么有经验,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泡上哪个大帅哥了”

    沈宁也笑起来,“帅哥就没有,尸体倒是有几个,你喜欢,介绍给你”

    “我才没有你那么重口味”冷小野重新坐起身子,将她也拉起来,顺手端起桌上的点心盒,“这几天我都没睡好,走吧,咱们两个到我房间,躺床上一边休息一边聊”

    “嗜睡、贪吃这些可都是怀孕的表现。”沈宁和她一起站起身,往楼梯上走,“我看,你说不定真怀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