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二个女孩重新回到客厅,冷小野就长叹一声,将自己扔到大沙发上。

    “小宁,这回我可是惹上大麻烦了”

    沈宁坐在一旁,平静地等着她的下文。

    冷小野靠到沙发背上,抱了一个抱枕在怀里,“那个男人是a国特蕾莎女大公的儿子。”

    沈宁轻轻点头,“怪不得,我看他有点眼熟。”

    “哎”冷小野长长地叹了口气,“真是烦死了”

    “你怎么招惹上他的”沈宁问。

    冷小野以手捂额,“一言难尽啊”

    “不喜欢就拒绝喽。”沈宁道。

    冷小野皱眉,“那个男人和别的男人不一样,他那个人才不会管别人拒绝与否,他只管他想要不想要而已。”

    沈宁点点头,“看得出来,人很强势。”

    二人一起长大,冷小野了解她,她当然也了解冷小野。

    虽然她与皇甫耀阳只见过这一面,但是那个男人的强势霸道已经是溢于言表。

    冷小野从小野惯了,小小年纪就满世界到处跑,这丫头就是一匹野马,完全属于那种不自由勿宁死的人,是不可能向皇甫耀阳屈服的。

    沈宁耸耸肩膀,“那你准备怎么办”

    冷小野扫一眼平板电话,屏幕上追踪器显示,皇甫耀阳已经离开机场,应该是知道她已经逃出机场,放弃在机场寻找。

    “走一步看一步吧”冷小野微松口气,转脸看向沈宁,“对了,你怎么提前回来”

    “今年的学科都修完了,导师帮我介绍去上海一家医学研究院,做一个课题研究,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沈宁答道。

    “哦,这么说,这段时间你都会留在国内”

    “恩。”沈宁点头,“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可能半年吧,要看课题完成进度怎么样。你呢,学校那样怎么样”

    “我学分早过了,就差一个期末设计没有做了,做完了发给导师就行了。那家伙知道我的学校,短时间内我不能回去。”

    “他是为你来北京的”沈宁问。

    冷小野手指轻轻地敲打着平板电脑的屏幕,“应该是。”

    沈宁审视地看看她的脸,伸过手掌来拉了拉她的衣领,目光扫过她颈上的吻痕,她松开手指。

    “你们避孕没有”

    “避孕”冷小野愣了愣,然后就不以为然地笑起来,“放心啦,没有那么凑巧”

    沈宁脸色平静地耸耸肩膀,“作为一名医学系的学生,我更相信概率,如果你们只是做了一次的话,概率大概是”

    “去死”冷小野直接将靠枕砸过来,“死小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探我口风”

    嘴里说着,她人就扑过来,将沈宁扑在沙发上,“这么有经验,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泡上哪个大帅哥了”

    沈宁也笑起来,“帅哥就没有,尸体倒是有几个,你喜欢,介绍给你”

    “我才没有你那么重口味”冷小野重新坐起身子,将她也拉起来,顺手端起桌上的点心盒,“这几天我都没睡好,走吧,咱们两个到我房间,躺床上一边休息一边聊”

    “嗜睡、贪吃这些可都是怀孕的表现。”沈宁和她一起站起身,往楼梯上走,“我看,你说不定真怀了。”

260.第260章 近到与他只隔了一堵墙    要说皇甫耀阳看到这二位,也并不奇怪。

    二个女孩都是身材高挑,气质出众。

    沈宁的白大衣和冷小野的红色皮夹克,都是十分扎眼的颜色,这样的两个人再走到一起,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皇甫耀阳的目光却并没有在二人身上,太久停留,只是扫了一眼就重新离开。

    不过,两秒钟之后,他的目光却再一次落在二人身上不,确切地说是落在冷小野身上。

    看着那个急匆匆在拉着同位前行的女孩,他的蓝眸缓缓眯起,视线便在套着红衣短皮夹的女孩身上停住。

    三秒钟之后,皇甫耀阳猛地提速,跑了起来。

    “伯爵先生”

    老管家和助理、保镖看着他突然跑起来,都是一惊。

    然后,大家立刻就跟着他跑起来。

    虽然众人甚至还没有弄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提速。

    出口处。

    冷小野拉着沈宁急步前行,目光只是紧盯着手中的平板电脑。

    看着那个闪烁的红点突然提速,她猛地抓紧沈宁的手臂。

    “快跑”

    拉住沈宁,冷小野也跑起来。

    穿过人群,注意到前面不远处的女卫生间,她想未想就带着沈宁冲进去。

    二人冲进洗手间,冷小野还在紧盯着手中的电脑屏幕。

    “怎么回事”

    “现在没时间解释,外面有人在追我,我不能让他发现是我”冷小野迅速脱下身上的皮夹克,“快,你穿上我的衣服然后往左走,如果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你就一直向前走,千万别回头。”

    沈宁看出她的脸色不对,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迅速脱下大衣,将她的皮夹克套上身上,“那你呢”

    冷小野接过她的大衣和行李箱,“我会想办法赶到停车场,你先到停车场里等我,车子以c区,我妈的车你认识的。”

    “好。”沈宁点点头。

    冷小野看看屏幕上已经靠近的皇甫耀阳,伸手拉开洗手间的门,“就是现在,快走如果有人问起你,你就告诉他,你从来不认识什么冷小野”

    沈宁答应一声,转身走出洗手间。

    冷小野了解她的个性,沈宁这个人,从小就个性淡定。

    二个人一起玩,冷小野闯下大祸,别的小朋友不是吓得哭就是不知所措,沈宁永远是最淡定的那一个。

    这也是她们二个能玩到一起的原因。

    沈宁离开之后,冷小野就拉开沈宁的行李箱,从里面扯出一件黑色的外套来披到身上,又将她的白大衣塞进箱子,这才走到洗手间门边。

    紧盯着手中的平板电脑,等待着。

    眼看着平板电脑上那个闪烁的红点,一点点地向着她所在的方位靠近,她的呼吸也是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门外。

    廊道内。

    皇甫耀阳大步冲出来,左右看了一眼,看到正在向前走的红夹克女孩,立刻就急步追过去。

    他的身影从女洗手间的门前,迅速冲过。

    冷小野屏住呼吸,听着男人的脚步声,匆匆而过。

    皇甫耀阳自然并不知道,他心心念念要找的人,曾经近到与他只隔了一堵墙,他只是大步追向与冷小野换了衣服的沈宁。

    “冷小野,你给我站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