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车子一下子刹停,许夏正在拉安全带,还没有系好,身子直接冲出去。

    幸好车速不是太快,她又及时反应,倒并没有真得撞到。

    坐直身子,她不悦地瞪一眼冷小野。

    “死丫头,你想谋杀母后啊”

    “我哪敢啊,父王知道了,还不把我突突了”冷小野转过脸,一脸媚笑,“母后啊,那个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越洋电话要打,要不您打个电话,让助理过来带您过去”

    许夏长臂一深,照着她额上就是一个爆栗。

    “以为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叫时差吗别废话,快开车,你沈叔叔头回拜托我干一回正事,你别给我关键时刻掉链子”

    “沈叔叔”冷小野抬手揉揉额头,“您到底上机场干吗去呀”

    “你佟亚阿姨到外地出差,沈叔叔今天有手术没时间,就让我去给沈宁接机。”

    冷小野一脸惊喜,“沈宁要回来”

    沈宁是她老妈的老友,舞蹈大珈佟亚与外科医生沈一舟的女儿,比冷小野大几个月,二个人从小一起玩到大,关系也是很铁。

    沈宁与冷小野一样,都在纽约留学,不过,冷小野学的是艺术,沈宁学得是医学专业。

    最近因为冷小野出事,二个人也是好久不见。

    没想到,今天这丫头竟然也回国了。

    许夏瞪她一眼,“愣什么神呢,快开车呀”

    无奈,冷小野只好将车子启动。

    车子驶出小区,许夏突然转过脸,疑惑地看向冷小野,“你和沈宁闹别扭了”

    “没有啊”

    “那你们怎么还分着回来呀,以往每次不是都一起吗”

    “啊那是因为”冷小野转转眼珠,“因为我这次想要,给您和父王大人一个惊喜的吗沈宁他们的学业一向很紧,我还以为她要等圣诞节才有时间呢”

    许夏一向是粗线条,也没有细琢磨她话中的漏洞,“那倒是,人家沈宁可不像你,天天就知道疯玩。”

    冷小野嘻嘻一笑,“沈宁那是继承了佟亚阿姨的优良基因,我这不是遗传了您吗”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骂我呢”许夏瞪她一眼,“我那么多优良基因你怎么不继承啊,要不是我没驾照,看我一记无影脚把你踢下车去。”

    冷小野脸上笑,心中却是无奈。

    现在,她还真是只配着老妈一计无影脚,就是把她踢美国去她都愿意。

    皇甫耀阳那家伙也不知道到机场没有,一会儿到了机场,她可要多加小心,千万不能再像上次一样撞到那家伙。

    一路将车开进机场,冷小野小心翼翼地左顾右盼,将车开进1号航站楼的停车场。

    她立刻就打个哈欠,“妈,我眯会儿,您去接机吧”

    许夏将手机送过来,“那短信里有航班号,你去把沈宁带过来,我在这里等着”

    冷小野皱眉,“凭什么呀”

    许夏抬手拨拨头发,“就凭本人是公共人物,而你,不是”

    冷小野无语抚额。

    有这样的一位老妈,她也是醉了。

259.第259章 别回头,快走    “行了,别装深沉了,快去吧,这会儿沈宁差不多也应该快出来了”许夏将手机塞过来,舒舒服服地往椅背上一靠,“别说,我还真得有点没睡够,先眯会儿,你快去”

    老妈,如果您闺女再遇到那禽兽被发现,一定是被您害的

    心中腹诽一句,冷小野千不情万不愿地推开车门,下了车。

    注意到眼镜架上的大太阳架,她忙着伸手摸过来,戴到脸上,又弯身钻回车内。

    “妈,有口罩没”

    许夏睁开眼睛瞟她一眼,“你又不是我,戴什么口罩啊”

    冷小野撇嘴,“没听说过埃博拉病毒吗,这可是国际航线,万一有人带着病毒怎么办”

    “事多”许夏拉开储物盒,取出一个备用的口罩丢过来。

    冷小野又将大口罩戴到脸上,这才小心翼翼地接机口走过去,一边就从大衣口袋里摸出平板电脑,迅速追踪皇甫耀阳的位置。

    平板电话还在定位中,手中的手机已经响起来。

    看到上面显示的沈宁二字,冷小野忙着将电话接通。

    “喂,小宁宁,在哪儿呢”

    一边对着电话和沈宁打招呼,冷小野就看向手中的平板电话。

    此时,定位已经完成,坐标显示,皇甫耀阳就在距离她不远处。

    冷小野瞪大眼睛,忙着将地图放大。

    “小野”

    电话那头,沈宁的语气中也透着惊讶,“你在哪儿”

    “出口处,看到一位戴着大太阳镜、大口罩的超级美妞就是本人了”

    “德性”那头,沈宁轻笑,“等我,马上出来。”

    “好”

    冷小野迅速挂断电话,仔细看向手中的平板电脑。

    电脑屏幕上,代表着皇甫耀阳的小红点还在机场内部。

    冷小野轻吁口气,抬脸看向出口。

    很快,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奶白色大衣,黑色长发在头上梳成一个利落的马尾,视线中的女孩虽然只比她大几个月,气质却与她迥然不同。

    信步走来,步态从容而淡定。

    在一众行色勿勿的旅客之中,沈宁如一只优雅的白天鹅,优雅出众。

    “这里”

    冷小野立刻就向她抬起手臂,挥动着。

    沈宁也看到她,笑着走过来,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步子。

    与冷小野的风风火火不同,沈宁的性格更像母亲佟亚,沉稳而冷静。

    “亲爱的,好久不见”

    走上前来,冷小野张臂与她拥抱。

    沈宁也拥住她,嘴里就疑惑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北京的,怎么没有告诉我呀”

    “我也是今天刚到,上次打电话你说要到圣诞节才有时间,所以我就没有给你打电话”注意到远处走出来的一个熟悉身影,冷小野心中一惊,忙着松开沈宁,手就从她手里夺过行李箱,“快快走”

    “怎么了”沈宁一脸疑惑,脸就好奇地看向身后。

    “别回头,快走”冷小野急忙提醒。

    不远处。

    皇甫耀阳从通道里走出来,急步走向出口,随意地看了一眼,一眼就注意到远处急急前行的冷小野与沈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