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利用乔的手段,冷小野并没有耽搁太久,就已经安排好飞往上海的飞机,乔和夜风扬亲自送她来到飞机下。

    “我会尽快将信用卡里的钱用掉,帮你吸引住他的视线。”乔抬手拍拍她的手掌,“记得替我问候你爸妈还有冷先生他们。”

    “一定”冷小野回他一笑,“下次有机会,再帮你赢年终奖好了。”

    乔笑了笑,伸开手臂。

    她立刻就上前一步,与他拥抱。

    在她背上拍了拍,乔缓缓松开她。

    “小野,小心。”

    “我会的。”

    冷小野笑着看向夜风扬,后者正微皱着眉看着她,目光深沉。

    轻扬唇角,冷小野大大地伸开双臂。

    夜风扬犹豫了一下,伸过手来轻轻地抱住她,手在他背上轻轻地拍了拍,冷小野松开他直起身子。

    “弄坏你的照片,真得报歉啊”

    “那件事别提了。”夜风扬歉意地看着她,“后来我去过机场,没有找到小雪球。”

    “小雪球”冷小野一笑,“没想到你还记得它,它现在在伯爵府,过得跟个公主似的,不用担心。”

    夜风扬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答案,怔了怔,若有所悟地点点头,然后就从包里摸出一个平板电脑来递给她,“这里面预装了追踪系统,你可以用这个来追踪你的耳钉,数据我都设置好了。”

    “谢谢啦”冷小野接到手中,看了看屏幕上那个迅速移动的小红点,从口袋里取出手机递给乔,“这个你处理掉吧,省得那家伙找你的麻烦。”

    乔点点头。

    冷小野就向二人笑笑挥挥手掌,“那位,二位再见。”

    转身,她大步走上登机梯。

    走了几个台阶,又转过脸来,向夜风扬晃晃手中的平板电脑。

    “夜风扬,以后有空回北京的时候,记得去找我,到时候请你吃饭,乔叔叔那里有我家的电话。”

    “一定。”夜风扬道。

    “喂”冷小野在登机梯上向他扬扬下巴,“有饭吃,也不给我笑一个”

    夜风扬耸耸肩膀,向她扬起唇角,露出一个笑意。

    冷小野向他竖个拇指,“这才帅吗,拜拜喽”

    向二人挥挥手,她转身奔上飞机去了。

    看着她的背景,夜风扬低语,“她总是这么快乐吗”

    “小野啊,她从小就特别乐观,特别爱笑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乔耸耸肩膀,莫测一笑,“你不了解她,在北京,没有人可以伤害她,哪怕是皇甫耀阳。”

    夜风扬眉尖跳了跳,抬脸看向不远处的飞机。

    此时,登机梯已经撤掉,飞机正在缓缓地启动。

    飞机内。

    音箱内传出空乘的提醒,“各位旅客您好,飞机马上就要起飞,请您关闭您的手机和各种移动终端设备”

    冷小野看着平板电脑上,一闪一闪,正在向她的方向渐渐靠近的红点,很轻地叹了口气,抬手关掉了电脑。

    皇甫耀阳,难道你真得要追我一辈子吗

    又是邪恶的么么哒时间。

250.第250章 这件事……我说到做到    头顶的灯光投下来,映亮冷小野手指上的金色钻戒,经过完美切割的金色钻石,闪烁着璀璨的七彩光华,格外地夺目耀眼。

    从伯爵府离开之后,这只钻戒一直就在她的手下,还没有来得及摘下。

    注意到手上的钻戒,冷小野伸过手指,将那攻戒指拿过来,捏在指间,看了看塞进口袋。

    想了想,又觉得不妥。

    上下在身上摸了摸,也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地方安放。

    注意到脚上的帆布鞋,她灵机一动,将鞋带解下来,向空乘借了剪刀将鞋带剪开。

    一半留下来系鞋子,一半就串上那枚钻戒,系到颈上找了一个牢牢的死结。

    捏起垂在衣襟外的钻戒,冷小野抬手拉开衣领,将钻戒塞进衣领。

    钻戒落进衣襟内,贴上肌肤,微微地凉。

    她轻轻地吸了口气,将后背靠上椅背。

    “我答应过你,这攻戒指会好好保管,这件事我说到做到”

    私人飞机迅速地划过夜空。

    飞机内。

    皇甫耀阳指间捏着那枚红宝石耳钉,缓缓地在指间转动着。

    小小宝石,在他的指尖如一滴血一般艳红,又如火一样的灿烂。

    “伯爵先生”老管家将一份晚餐放到桌上,“到美国还有一段时间,您先用一点晚餐吧”

    皇甫耀阳靠在椅背上没有动,老管家张了张唇想要劝慰,到底还没有开口,只是直起身子,将餐盘移开。

    合掌,将那枚耳钉握在掌心,皇甫耀阳再一次伸过手掌,从口袋里取出那张皱巴巴的纸团,展开。

    从头到尾,他再一次地看着那张纸条。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纸条上的字迹,从头到尾,他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

    熟悉到他闭着眼睛,也能知道她的每个字是怎么写的,甚至看出她的写字习惯。

    她的笔锋并不像一般的女孩子,下笔无力,显得比较飘逸,她的字是写得很重的,笔锋透着几分硬朗的感觉。

    皇甫耀阳修过心理学,会这样写字的人,一般都会比较独立、固执。

    就像他。

    但是,她的字写得并不是那么整整齐齐,这说明,她并不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性格上显得有些慵懒随意。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感觉,就像她的人就是一个矛盾的性格体。

    即有孩子气的天气,又有强势的固执。

    “她离开之前,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将手中的字纸放在桌上,拿过一只镇纸压住,皇甫耀阳皱眉问道。

    “小姐她从楼上下来,对我说,这几天,给你们添麻烦了,然后她就提议去看看您养的马”老管家回忆着具体的细节,讲述着,“我们一起去马厮,快到马厮的时候,她停下来,看了看亚瑟,说它一定很想家我当时对小姐说,伯爵先生您只是太孤单了,才会留下亚瑟,如果小姐留下陪你,或者您会送亚瑟回去也说不定”

    “她说什么”皇甫耀阳问。

    “小姐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叹了口气,就走到马厮边,后来就主动要求骑马,我本来建立她骑公主,但是她坚持要骑闪电,我只好让驯养师将闪电套上马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