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转身,皇甫耀阳急步奔下台阶。

    “管家,快点”

    “是,伯爵先生”

    老管家急急地带着助理和保镖跟过来。

    美国。

    纽约。

    经过数小时的飞行之后,运输机成功飞临纽约上空。

    夜风扬看看椅座上盖着毯子,微皱着眉睡着的冷小野,看了看窗外,虽然有些不忍心打扰她,还是伸过手掌轻轻地推了推她胳膊。

    “小野,我们到了。”

    冷小野睡得并不沉,立刻就惊醒过来,“他追上来了吗”

    夜风扬闻言,眉越发皱紧,“你冷静一点,我们还在飞机上,电脑显示,皇甫耀阳还在城堡。”

    他转过膝盖上的笔记本电脑,冷小野侧脸看过去,只见那个小小的红点正在迅速地移出城堡。

    她皱眉,将电脑拿到手中,放大地图,很快就判断出他应该是在向机场赶。

    “看来,我要尽快离开才行”

    拿开身上的毯子,冷小野从身上摸出钱包,从里面取出那张银行卡,递到睡醒的乔面前。

    “乔叔叔,这里面的钱你帮我捐给慈善基金会吧,就用皇甫耀阳的名义好了,不过你要注意保密,别让他查到是你干的。”

    乔点点头,“你什么时候走”

    “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那家伙应该已经猜到我是上了这架飞机,我必须尽快离开纽约。”

    “那你准备去哪儿”夜风扬问。

    “我想回国呆一段时间,他目前还不知道我的底细,应该不会知道我会回家。”冷小野道。

    “我们不能保护她吗”夜风扬皱眉看向乔。

    乔一脸无奈,“上司是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做的,而且这是他和小野的私人事情,我们没有权力干涉,皇甫耀阳的身体不同寻常,我们也不可能利用我们的身份去保护小野。而且一旦我们出面,反倒会暴露小野的身份,反而对我们手头的案子不利。”

    皇甫耀阳的身份实在太特殊,一旦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升级为政治事件。

    乔不得不多考虑一些。

    “没关系啦”冷小野轻松地开口,“只要我回到北京,他不可能抓到我的,他的身份也是双刃箭,在北京他不可能像在公海上那样嚣张的。”

    北京是她的主场,到时候她随便往老爸的军营一藏,那家伙就休想再动她。

    就算他彪悍到可以在公海上调动舰队,a国与中国可是友好国,他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连两国的关系也不理会。

    乔想了想,觉得冷小野说得不无道理,“我马上帮你安排回北京的飞机”

    “不”冷小野轻轻摇头,“我先回上海,然后从那里再转道回北京。”

    皇甫耀阳的能力和固执,她都了解得很清楚。

    从现在的情况看,那个男人完全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

    虽然她并不确定,对方会不会到中国找她,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决定绕一个圈子再回北京。

    那个办法,只是不得已的下策。

    不到万不得已经,她不会轻易使出那样无奈的办法。

    “那好吧,下飞机之后,我立刻想办法安排你登机。”

246.第246章 我不接受……    看着皇甫耀阳转过脸,老女佣忙着垂下视线,“伯爵先生,这个是在您的垃圾桶里发现的,您还没有处理过。”

    皇甫耀阳一向爱干净,他的房间每天至少都要打扫一遍。

    在伯爵府,所有带字纸的纸都必须要经过处理之后,才可以丢掉,尤其是书房和他房间的纸制垃圾。

    这是皇甫耀阳立下的规矩,就是为了防止他的对手,会从这些上面发现什么线索,或者对他不利的信息。

    他一向很少出现这种纰漏,在他的垃圾桶里发现完整的字条,这实在是有点反常,老女佣才会特别上来询问。

    “出去”

    一张垃圾桶里的字条,她还巴巴地送上来,正在气头上的皇甫耀阳自然不会给她好脸色。

    “是,伯爵先生。”

    女佣挨了骂,收了字条,转身走向门口,准备拿去处理掉。

    皇甫耀阳在她身后握紧拳头,直到女佣走到门口,拉开门迈到门外,他才突然反应过来。

    “等等”大步奔过来,他急急地伸过手指,“刚才的字条给我”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没有向垃圾桶里扔过任何字条,能够在他房间留下垃圾的人,这个大宅里除了冷小野也不会有别人,难道说是冷小野写的

    女佣不敢怠慢,忙着将字条取出来,送到他手里。

    他的房间垃圾桶基本上是形同虚设,自然不会有什么垃圾,那张字条也是干净无比,只是上面皱巴巴地有一张折皱。

    皇甫耀阳接到手中,立刻就送到眼前,仔细地看过去。

    字条上,是用铅笔写的很漂亮的中文字。

    开头三个字,划掉了,后面是“我走了”。

    然后,换了一行。

    “我知道你肯定很生气,但是我必须离开,我不是亚瑟,也不是小雪球,我不可能做一只会说话的宠物。如果你真得喜欢我的话,就给我自由,不要再去找我。”

    这一句后面的话同样也划掉了,只不过,这一次划得很潦草,字迹还能隐约看得出来。

    皇甫耀阳眯了眸子,一个一个地认读。

    “除非你哪天想通了,可以心平气和地将我看成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宠物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再去找我吧”

    便条就到这里为止,没有写标点,看得出,当时写便条的人心情很乱。

    捏着字条,转身走回卧室,打开台灯,皇甫耀阳将字条翻了一个面,仔细地调整着便条纸的角度,终于利用反光隐约辩出最开始的三个字。

    那是。

    “对不起”。

    将字条重新翻过来,皇甫耀阳重新将上面的字,从头到尾又读了一遍。

    “宠物”他猛地合指,字条立刻就被他握成皱皱的一团,“你听说过哪个主人会和宠物结婚的”

    纸团硬硬地硌着掌心,微微地疼。

    “对不起”皇甫耀阳一把将字条丢出去,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我不接受我不接受这样的道歉”

    纸团摔出去,撞在墙上,咕噜噜地又滚回来,落在地毯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