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皇甫耀阳转过脸,老女佣忙着垂下视线,“伯爵先生,这个是在您的垃圾桶里发现的,您还没有处理过。”

    皇甫耀阳一向爱干净,他的房间每天至少都要打扫一遍。

    在伯爵府,所有带字纸的纸都必须要经过处理之后,才可以丢掉,尤其是书房和他房间的纸制垃圾。

    这是皇甫耀阳立下的规矩,就是为了防止他的对手,会从这些上面发现什么线索,或者对他不利的信息。

    他一向很少出现这种纰漏,在他的垃圾桶里发现完整的字条,这实在是有点反常,老女佣才会特别上来询问。

    “出去”

    一张垃圾桶里的字条,她还巴巴地送上来,正在气头上的皇甫耀阳自然不会给她好脸色。

    “是,伯爵先生。”

    女佣挨了骂,收了字条,转身走向门口,准备拿去处理掉。

    皇甫耀阳在她身后握紧拳头,直到女佣走到门口,拉开门迈到门外,他才突然反应过来。

    “等等”大步奔过来,他急急地伸过手指,“刚才的字条给我”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没有向垃圾桶里扔过任何字条,能够在他房间留下垃圾的人,这个大宅里除了冷小野也不会有别人,难道说是冷小野写的

    女佣不敢怠慢,忙着将字条取出来,送到他手里。

    他的房间垃圾桶基本上是形同虚设,自然不会有什么垃圾,那张字条也是干净无比,只是上面皱巴巴地有一张折皱。

    皇甫耀阳接到手中,立刻就送到眼前,仔细地看过去。

    字条上,是用铅笔写的很漂亮的中文字。

    开头三个字,划掉了,后面是“我走了”。

    然后,换了一行。

    “我知道你肯定很生气,但是我必须离开,我不是亚瑟,也不是小雪球,我不可能做一只会说话的宠物。如果你真得喜欢我的话,就给我自由,不要再去找我。”

    这一句后面的话同样也划掉了,只不过,这一次划得很潦草,字迹还能隐约看得出来。

    皇甫耀阳眯了眸子,一个一个地认读。

    “除非你哪天想通了,可以心平气和地将我看成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宠物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再去找我吧”

    便条就到这里为止,没有写标点,看得出,当时写便条的人心情很乱。

    捏着字条,转身走回卧室,打开台灯,皇甫耀阳将字条翻了一个面,仔细地调整着便条纸的角度,终于利用反光隐约辩出最开始的三个字。

    那是。

    “对不起”。

    将字条重新翻过来,皇甫耀阳重新将上面的字,从头到尾又读了一遍。

    “宠物”他猛地合指,字条立刻就被他握成皱皱的一团,“你听说过哪个主人会和宠物结婚的”

    纸团硬硬地硌着掌心,微微地疼。

    “对不起”皇甫耀阳一把将字条丢出去,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我不接受我不接受这样的道歉”

    纸团摔出去,撞在墙上,咕噜噜地又滚回来,落在地毯上。

245.第245章 一张皱巴巴的便签纸    抱着胳膊看着总控室内,那些呐喊抗议的旅客,皇甫耀阳微皱着眉,看了看腕表,估算了一下大概的时间。

    “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之内,一共有多少架飞机离开。”

    负责人忙着翻翻手中的资料,“一共有十三架。”

    皇甫耀阳立刻下令,“给我这十三架飞机所有的乘客资料。”

    很快,资料就送到他的手上,十三架飞机,光是这些资料都有一千余份,厚厚的一沓,送到桌上。

    站到桌边,他一张一张地翻看。

    等到皇甫耀阳快要将资料翻看完的时候,保安经理已经双手捧着他的手机跑进办公室。

    “伯爵先生,我们已经查遍所有逗留的乘客,没有发现您要找的人。”

    “去查洗手间、下水道、杂物间还有所有的工作人员,所有的地方都给我仔细地再查一遍。”皇甫耀阳翻看着手中的资料,头也不回地说道。

    保安经理看看司机负责人,无奈地应了一声又去了。

    将最后一页资料看完,皇甫耀阳拿过从一千余份资料中抽出的几份,交给助理。

    “去查这些人的资料,看看是否属实。”

    时间缓缓流逝,太阳落下去,月亮升起。

    被逗留在机场的旅客们情绪亦已经开始失控,此时整个机场都已经被地毯式的抽了两遍,却依旧只有两个字。

    “没有”

    老管家看看负着手,站在落地窗前的皇甫耀阳。

    “伯爵先生,记者们都已经赶到,如果再不复航的话”

    皇甫耀阳从窗外的候机大厅收回目光。

    “复航。”

    低低地说了两个字,他大步走出门去。

    老管家和助理、保镖忙着追过去。

    走出来,站在机场上,皇甫耀阳紧抿着唇,看看四周,咬牙登上直升机。

    “回去。”

    很明显,她不在机场,抽出来的几份资料还没有调查结果,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

    或者,回去之后,能够在她留下来的东西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直升机回到伯爵府,皇甫耀阳径直奔上二楼,来到放着冷小野行动的房间。

    拿过她的行李箱,他迅速翻看。

    行李箱里,她的衣服和首饰所有的东西都在,钱包和护照之类的东西却已经不见踪影。

    “去查她的帐号,跟踪信用卡上的所有的消费记录。”

    “是”老管家忙着应声,转身走出门去。

    将手中捏着的一件她的衣服丢在箱内,皇甫耀阳走出客房上楼,回到主卧。

    卧室里,床已经被女佣整理过,换上崭新的床上用品。

    他走进浴室,浴室里一切也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甚至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没有留下。

    那个人,就仿佛从来没有在这里出现一样,突然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只有洗手台上,还放着她昨天晚上戴过的钻石发夹。

    伸手拿过那只发夹,想起她昨天帮他洗澡的样子,皇甫耀阳猛地将发夹丢出去。

    “骗子,冷小野,我恨你”

    钻石发夹砸在墙上,碎成数片,钻石四下飞溅,闪烁出五彩华光。

    听到声音的脚步声,他愤怒转脸。

    只见老女佣一脸忐忑地站在房间里,手里捧着一张皱巴巴的便签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