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重重地划掉了后面的那行字。

    她竟然还想要他去找她

    真是疯了

    看着被划得乱七八糟的便条纸,她没有再写下去的心情。

    算了,反正不管写什么,他总是会生气的。

    将笔丢在一边,她随手将那张纸揉皱,丢进垃圾桶,抿着唇,头也不回走出门去。

    “小姐,早。”

    楼下的老管家看到她,立刻微笑着问好。

    “早。”冷小野在老管家面前停下脚步,“这几天,给你们添麻烦了。”

    老管家一脸笑意,“您太客气了,能够照顾您,是我们的荣幸。”

    冷小野微扬唇角,“听说耀阳他养了很多,我可以去马厩看看吗”

    之前与乔在短信中,早已经约好,她只要想办法从伯爵府的后山穿过去,翻过栅栏,就可以来到后山的公路,那里会有乔的人接应她离开。

    “当然。”老管家不疑有他,笑着为她引路。

    二个人就一起走出城堡,从城堡一侧的草地,来到后面的马厮。

    注意到不远处的宠物房,冷小野停下脚步,看过去。

    草地上,非洲狮亚瑟正站在草地上,眺望着远方。

    看着那只狮子,冷小野不自觉地生出几分惺惺相惜之感,“它一定是想家了”

    老管家侧脸看过去,目光在亚瑟身上看了一会儿,又收回来看看冷小野的脸,“伯爵先生他只是太孤单了,才会留下亚瑟,以后有您在身边,或者他会将亚瑟送回草原也说不定。”

    他太孤单,就可以随便地控制着别人在他身边吗

    冷小野在心中反问,却并没有说出口。

    她可不会成为代替亚瑟的宠物。

    只是收回视线,继续走近马厮。

    两位工作人员,一位正在给马检查身体,一位正在帮一匹高大的黑色俊马刷马。

    那家伙的个头足有两米来高,有着完美的身材比例,全身黑色鬃毛如丝绸一般顺滑而闪亮。

    “这是伯爵先生最喜欢的马,名叫闪电,是这些马中速度最快的一匹。”老管家看她生出兴致,立刻主动介绍。

    冷小野走上前来,伸过手来想要摸摸闪电的鬃毛。

    闪电却并不领情,侧身避开她的手掌,一对目光就警戒地看过来。

    “小姐,小心”工作人员忙着起身,护住冷小野,“闪电才被伯爵先生驯服没有多久,性格并不温顺,如果您想骑马的话,我帮您把公主套上鞍子吧”

    老管家抬手向马厮内指了指,“公主是那匹白色的马,是一位大臣送给伯爵先生的。”

    冷小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见不远处的马厮里,拴着一匹通体雪白的马匹,那匹马明显也拥有高贵的血统,只不过明显是被人养肆之后的马,目光里早已经没有了野性。

    “不”冷小野点点头,“我就骑闪电。”

    “可是”工作人员有些犹豫,“这太危险了,闪电它”

    冷小野固执地坚持着,“我就要骑它。”

    工作人员还要再说什么,老管家已经轻轻拍拍对方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说。

237.第237章 先生是在恋爱    “是,伯爵先生。”女佣忙着应。

    皇甫耀阳带着年轻管家和助理离开,女佣就凑到老管家身侧,“管家先生,伯爵先生这是怎么了”

    一向总是冷着脸,挑衅难伺候的男人,今天竟然是一脸笑意,语气甚至称得上温和。

    这实在是太反常了,这位在伯爵府多年的女佣也不禁要奇怪。

    老管家侧脸看看楼上,一向总是淡定的脸上露出温和如长辈的笑意,“我想伯爵先生是在恋爱”

    “恋爱”女佣怔了怔,然后也露出笑意,“爱情可真伟大,这么多年,我还是头回看到伯爵先生这个样子。我现在就去农场,拿一些最新鲜的食材回来,帮他们准备一份好吃的中国菜。”

    “记得多准备一点。”老管家笑着开口,“我可是好久没有吃到您做的中国菜了。”

    “这一次,一定让您吃个够。”女佣笑着转身,脚步轻快地走出门去了。

    这位女佣在伯爵府也是年头不短,也是看着皇甫耀阳长大,对他也有深厚的感情。

    现在看着一向乖张的伯爵先生,呈现出这么美好的一面,也是十分欣喜。

    楼上。

    冷小野靠在床上,吃着盘子里精致的早餐,却是味同嚼腊。

    女佣敲门走进来,将衣服放到她的床侧。

    她立刻就停下进食,将衣服穿到身上,走进洗手间洗漱。

    洗脸的时候,手上的戒指擦过肌肤,她停下动作,摘下手中的戒指放在洗手台上,叹了口气。

    简单洗漱之后,她立刻下楼来到放着她行李的房间,从里面翻出信用卡和假护照之类的东西,小心地收到身上。

    站起身,她急步走出房门。

    走到楼梯附近的时候,她不自觉地停下脚步,看了看通往三楼的楼梯。

    只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忘了。

    想了想,又没想起来。

    重新上楼,回到卧室,她仔细地看了一圈,手伸过去翻开枕头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她忘了那枚戒指。

    她一向没有戴戒指的习惯,刚才洗脸的时候随便拿下来放到洗手台上,后来就忘了戴。

    走进洗手间,果然见那枚戒指静静地躺在洗手台上,映着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抿了抿唇,她到底还是拿过那枚戒指,转身走向门口。

    手拉住门把手,又停了下来。

    转身走回桌边,拿过上面的笔和便条纸,想要给他写张便条。

    “对不起,我走了”

    为什么要向他道歉,她想要自由本没有错,她是人,有独立的人格,有享受自由的权力

    想了想,她又把对不起三个字划掉,继续在下面写道。

    “我知道你肯定很生气,但是我必须离开,我不是亚瑟,也不是小雪球,我不可能做一只会说话的宠物。如果你真得喜欢我的话,就给我自由,不要再去找我。除非你哪天想通了,可以心平气和地将我看成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宠物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再去找我吧”

    写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看看已经写完的字,抬手把从“除非”开始的这一句再次划掉。

    么么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