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冷小野唤他的名字,皇甫耀阳停下脚步,转过身。

    只见她正抬起手掌,从耳朵上插下那只红宝石耳钉。

    “这个送给你”

    将耳钉放在掌心里托着,冷小野抬起手掌,将耳钉送到半空。

    皇甫耀阳的眉尖很轻地跳了一跳。

    三个月前,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记得她耳边上戴着这个耳针,后来能够在拍卖会上认出可能是她,也是因为这个耳钉。

    他知道,这个耳针对她是很重要的东西。

    现在,她竟然送给他

    走到她面前,他垂脸看着她手掌上的那颗小小的耳钉,伸过手掌,小心珍视地拿过来,放在自己掌心。

    “我会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它的。”

    冷小野的心,一抽。

    皇甫耀阳却已经合拢手掌,将那颗耳钉握在掌心。

    “从现在里,我会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听到他的声音,冷小野回过神来。

    “好。”

    这个结果,正是她所希望的。

    今天她必须要逃走,否则,以这个家伙的性格说不定真得要和她结婚,到时候万一他把消息放出去,她再逃走的话,他不被气疯才怪。

    这个耳钉里有全球定位装置,她可以追踪他的位置,这样更加有利于逃离。

    可是看着他那么珍视的样子,还有那如同发誓一样的话,她的心情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你也要一样。”他再次开口。

    冷小野知道他是指那枚戒指,垂脸看看套在左手手指上的那枚金色戒指,她抿了抿唇。

    “好,这个我答应。”

    皇甫耀阳并没有听到她语气中的潜台词,是只答应收下这枚戒指。

    “快吃吧,一会儿都凉了,等一会儿,我会让女佣送衣服上来。”

    抬起手掌,摸摸她的发顶,他带着笑意转身再次走向房门。

    头顶,还留着他掌心的温存。

    看着他的背景,冷小野不自觉地再次开口,“皇甫耀阳”

    他再一次在门边转过脸,“还有事”

    其实,她有很多话想要和他说。

    譬如,谈一谈,让他放她离开,或者,他们可以从朋友重新开始。

    只是

    这可能吗

    冷小野在心中叹了口气。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骗你,只是我不是你的玩偶,所以我必须离开。

    “其实我只是想要对你说再见。”

    她抬起右手,向他轻轻挥了挥。

    再见,再也不见

    他扬起唇角,轻笑。

    “放心吧,我会很快回来,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拉开门,他走出房间,替她将门关好。

    他一路下楼,左手始终将那只耳钉握在掌心里。

    他哪里知道,她已经酝酿着离开,还把这一切当成是二人关系发展的征兆,心情少有的明艳欢喜。

    看着他下楼,老管家和女佣忙着迎上前来。

    “早”

    一向不爱多话的皇甫耀阳,竟然是微笑着向二人问好。

    二个人都是有些受宠若惊,忙着弯身回礼。

    “过一会儿,帮小姐送一套衣服上去。”皇甫耀阳转脸看向负责厨房的女佣,“中午准备中国菜,我回来和小野一起吃饭。”

234.第234章 我们就结婚    第二天一早,皇甫耀阳醒得很早。

    睁开眼睛,看着她依旧如昨天的样子缩在他怀里,他只是轻扬唇角。

    微紧手臂,将她拥紧,然后就撑起一臂,看她。

    眼前的她,静静地躺在深色的丝绸床品之间,越发映得肌肤白皙,昨天晚上他留下来的吻痕已经不似新樱一样的粉嫩,而是如玫瑰一样暗红。

    长发微显凌乱地散落在脸侧,看上去就像是沉睡的天使,无邪却又诱人。

    怀中温玉满怀,再加上晨时本来就是男人最容易冲动的时候,他也很自然地就有了反应,当即垂下脸来,亲吻她的侧颈。

    冷小野被他吻得有些痒,轻轻哼一声,下意识地抬手将他推开,人就翻了个身,从侧躺变成了平躺。

    刚刚还是半掩半露,这一回,她的上半身就完全暴露在他眼前。

    他呼吸一紧,人又胀疼了几分。

    “小野”

    他轻轻地唤了她一声,冷小野没有反应。

    皇甫耀阳看看她的睡容,终于还是控制不住,弯下身来,吻上她的胸口。

    冷小野睡得很沉,被他刺激,本能地轻恩了一身,身子微微缩起,手臂就抬起想要推开他。

    抬手,轻轻捉住她的手掌,将她的小手放到唇间吻了吻,皇甫耀阳重新弯下身来,吻着她的耳垂。

    “起起来”

    下意识地抬手将他推开,冷小野翻了个身,缩起身子继续睡,只留给他一个后背。

    皇甫耀阳却并没有就此停止,手掌一伸就勾住她身上唯一的一件小衣,从她身上褪了下去。

    然后,他侧身靠近她的身体。

    感觉着身子异样,原本已经被他折腾的有些几分清醒的冷小野,一下子睁开眼睛。

    感觉着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她只是又羞又气。

    有没有搞错,大早上,又来

    因为人在她背后,皇甫耀阳并不知道她已经清醒,感觉着她的身体绷紧,还以为他把她弄疼。

    没有再动,他只是用手臂紧拥着她,安慰地吻在她的侧颈。

    “别紧张,这一次,我会轻一点的”

    冷小野真想一枪毙了他

    人却咬着唇,缩着身子没有动,心中只是一遍遍地提醒自己。

    就这一次,最后一次。

    不要惹怒他,等他完事之后,立刻想办法离开,看她没有再动,皇甫耀阳这才放下心来继续。

    他说话算话,不似以往总是那么狂野疯狂,而是一直动作温柔,吻也是一直安抚地吻在她的肩膀和侧颈。

    一直到最后,冷小野都在咬着牙装死。

    微喘着直起身子,看着她“安祥的睡容”,皇甫耀阳不由地轻扬唇角。

    怜惜地吻吻她的侧脸,他动情地低语。

    “小野,等忙过了这一段,我们就结婚。”

    冷小野继续装死。

    谁要和他结婚啊,天天被他欺负,想得美

    看着颈间垂下来的那只钻戒,皇甫耀阳抬手将皮草拿下来,取下下面的那只金色钻戒,手就伸过去捧起她的左手,将那只戒指戴上她的无名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