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站在一旁,没有要走的意思。

    看他还站在一边,冷小野越发气恼。

    “你你还有事”

    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皇甫耀阳只觉有趣。

    比起她凶巴巴和他作对的样子,这样害羞的表情可是可爱多了。

    他原本是准备拿走她用不到的药膏,现在就故意说道。

    “我在等你。”

    等她,等她什么

    难道是等着看她抹药

    冷小野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你你走开”

    他反而一侧身,在床边坐了下来。

    “你”冷小野气得胸口都起伏起来,“那我不涂了”

    皇甫耀阳眼中闪过笑意,“不涂也可以,今晚你就别穿衣服了,省得刺激到伤口。”

    这个混蛋,竟然用这种方法来威胁她。

    卑鄙,无耻,下流

    冷小野在心中怒骂着,明明气得不行,却只能放软声调,“你你去把头发吹吹吧,要不会感冒的”

    他一向是吃软不吃硬,她如果一味与他较劲,可能最后还是她吃亏。

    “你是在关心我”

    关心你个大头鬼

    “当当然了”冷小野都快要气炸了,强压着想要一脚将他踢到世界尽头的冲动,陪个笑脸,“快去吧,别着凉了。”

    轻扬唇角,皇甫耀阳凑过脸来,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我马上回来。”

    说了这五个字,他却并没有走,只是侧着眸看着她。

    冷小野眯眯眼睛,看看他的脸,他就抬起手掌来指了指自己的颊。

    意识很明显,是要她亲他。

    暗暗地咬了好几次牙,冷小野这才凑过来,看着面前他英俊的侧脸,她撇撇嘴,张口凑到他的脸前将唇贴上去,故意用舌尖在他脸上舔了一计。

    移开脸,看着他脸上那一片水光光的口水印。

    她撇嘴坏笑。

    哼

    这家伙不是一向爱干净的吗

    我恶心死你

    皇甫耀阳侧眸,刚好将她恶作剧的笑意收在眼睛里。

    感觉着他的目光,冷小野忙着将笑意收起来。

    “快去吧。”

    皇甫耀阳起身走进浴室,她就胡乱地将药涂了几下,缩进被子。

    等他吹完头发回来,她就立刻开口。

    “我的内衣呢”

    皇甫耀阳起身走进衣帽间,片刻回来,将一只小巧的白色棉质小衣送到她面前。

    冷小野抬手接过,“还有呢”

    “还有什么”他好整以暇地问。

    “文胸”她吼道。

    废什么话啊,不给她睡衣,不给她文胸,就给她一条小底裤,穿了和没穿有什么区别呀

    皇甫耀阳揭被上床,手一伸就将她拉过来,侧拥到怀里。

    “穿着文胸睡觉影响发育,而且手感不好。”

    手感不好

    她还在疑惑,他的大手已经移过来,覆上她的胸口。

    冷小野挣扎着要逃。

    “别乱动,否则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皇甫耀阳的声音低低地响在她的耳边。

    小白兔被他握着,后背贴着他的身体,感觉着他的呼吸热热地掠过耳迹,冷小野瞬间汗毛倒竖。

    啊

    她受不了了

    这样跟本没有办法睡觉。

    明天一早,她就联系乔,尽快逃走,再也不要被这个混蛋欺负。

    么么哒。

232.第232章 莫名的有些烦燥    皇甫耀阳的蓝眸里没有半点玩笑的成分,扶着她手臂的手掌收得紧紧的,蓝眸里目光霸道而深沉。

    他一直在帮她擦,他的身上跟本就没有擦过,头发湿漉漉地向下淌着水,淌着俊美的脸庞,那张一向强势的脸少有地显得有些忧郁。

    感觉着他语气中的情绪,冷小野莫名的有些烦燥,垂下眼睫不与他目光相触。

    “你捏疼我了”

    皇甫耀阳回过神来,忙着松开手掌,帮她轻轻揉了揉手臂,然后就弯身将她抱起来,走出浴室。

    将她放到小沙发上,帮她把头发吹干,又将她抱起来送回床上,注意到她收腿时微皱眉头,他轻挑眉尖。

    “等我一下”

    连身上的水擦都没擦,皇甫耀阳走进衣帽间,随便地披了一件睡衣在身上,大步走出门去。

    冷小野动了动身子,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海盐浴起了作用,还是他的按摩有效,她的身体已经舒服许多。

    只不过,两腿间还是有些刺刺的疼。

    懒得多动,她随便用毛巾擦了擦头发,人就靠到枕上闭上眼睛。

    刚刚病好,又被他折腾了这一通,她早已经十分疲惫。

    听着有人推门进来,走到床侧,她也是懒洋洋地没有睁眼。

    不用想,也知道是他,在伯爵府里,敢不敲门就进他卧室的人也没有别人。

    看看缩在身子躺在枕上的冷小野,皇甫耀阳捧着棉签和药膏,来到床侧。

    抬起手掌,他小心地揭开她身上的被子,手就扶住她的膝盖,想要将她身子放平。

    冷小野已经昏昏欲睡,感觉着他的动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都要难受死了,他还要

    猛地坐直身子,她一把将他推开。

    “皇甫耀阳,我告诉你,如果你今晚再敢动我,我”

    皇甫耀阳猝不及防,手中的棉签和药失手落地。

    看着落在拉毛地毯上的棉签和药膏,冷小野嘴唇一僵。

    “对对不起啊,我我不知道”

    还以为他又要对她耍流氓,她哪知道他是要帮她涂药啊

    皇甫耀阳弯身从地上捡起药膏,药膏盖着盖子,并有受到影响。

    棉签却已经从盒子里洒出来,落了地毯上不能用了。

    他随手捡起来丢进垃圾桶,人就重新走到她床侧。

    “躺下,两腿分开。”

    她哪里好意思,忙着拒绝,“不用了,也不是很疼。”

    “听话。”

    他声音温柔。

    冷小野抬脸看了皇甫耀阳一眼,知道他这个人,一向固执,如果她一抹药,他肯定不会罢休。

    当下向他伸过手掌,“药给我,我自己抹。”

    “你自己看不到。”

    皇甫耀阳一本正经地提醒。

    她又羞又气,没好气地吼道,“要么药给我,要么你就丢掉”

    抬眸看看她的表情,他伸过手掌,将药膏送到她手里,又转身拿过药棉回来。

    “哪根手指。”

    “什么”冷小野没反应过来。

    皇甫耀阳捧起她的右手,“你准备用哪根手指抹药。”

    她的脸越发红了,从他手中夺过药棉,随便在食指上擦了擦,然后就打开药盒,用指腹沾了一些药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