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分明听出他语气中的邪恶味道。

    他一定是故意的,暴露狂,变态

    冷小野咬着嘴唇,看着一边,“滚啊”

    他却并没有滚,而是伸过手来,按下她身侧的一个开关。

    浴缸的水塞自动收起,里面的水就迅速地向下淌去。

    “喂”感觉着水位下沿,冷小野慌乱地抱起身子,“你干什么”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看着浴缸里的水全部流掉,才按下一个开关,重新放出热水。

    他就坐到她身侧,将她拉到怀里。

    “这是加了海盐的水,可以消肿止疼,还可以缓解肌肉疲惫,我受伤的时候,都是用这个泡澡的。”

    水位渐渐地升上来,空气中飘起一些淡淡的味道。

    一手拥着她,他的另一只手掌就伸过来,落在她的腰上,轻轻按揉。

    “你的体力,比我想象的差,肌肉爆发力和弹跳力都不错,只不过持久力还差了些”

    同样的话,冷小野当特种兵的父亲也说过。

    冷小野知道他说的没错,可是现在听他说出来,她却只是觉得生气。

    “你管我,我愿意”

    她这个身体又不是为了和他做那种事而生的,再说,她从小身体弱,能够练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他懂什么

    “没关系,以后好好补养,长胖一些,肌肉也会强劲起来的。”皇甫耀阳轻捏着她的手臂,“你还是太瘦了点,要长胖一点才好。”

    就她这个小胳膊小腿小腰,实在太过纤细,好像稍一用力就会折断,和她亲热的时候,他跟本就不敢用上全力。

    混蛋,吃干抹净还要评价她这里不好,那里太瘦

    冷小野刚刚消下去一点的气,瞬间又充满心胸。

    “你嫌我瘦,你找胖得去呀,我又没求着你睡我那个索菲娅还有那位俄罗斯贵族小姐那胸怀多伟岸啊,你睡他们去呀”

    这两个人是之前在宴会上,曾经与皇甫耀阳打过招呼的两个贵族女孩。

    看着那家伙的样子都快要流口水了,相信,只要他勾勾手指,她们立刻就会爬上床去脱光了等他。

    皇甫耀阳轻笑,“你是在吃醋吗”

    吃醋

    她因为他吃醋

    真是自恋得没边了。

    “我还打酱油呢”冷小野一把甩开他圈在她腰上的手掌,从浴缸里站起来,顺手拉过浴巾裹到身上,“我可没那个闲情逸致”

    随着她起身,顺手叉住她的小腰将她抱出浴缸,皇甫耀阳抬手拿过一个毛巾来帮她擦着头发上的水。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和除你之外的女人上床。”

    她撇嘴。

    “谁管你”

    皇甫耀阳将湿毛巾丢开,又拿过一个干燥的毛巾来,裹住她的长发。

    “我对你忠诚,你也要对我忠诚。”他正色看着她有脸,“小野,绝对不要背叛我。”

    她轻哼一声,将脸转到一半。

    皇甫耀阳眉尖微皱,抬起手掌将她的脸转过来与他对视,他的两只手掌就扶住她的手臂。

    “背叛我的人都会死,我不想你死,所以不要那么做”

229.第229章 晚了    心中一惊,冷小野本能地缩回手掌,撑住浴缸边缘。

    手上满是泡沫,没有抓住,手臂一滑,一下子就钻进浴缸。

    恰好,皇甫耀阳看她身子发晃,也是心急地侧过身来想要扶她。

    好巧不巧,她的小手正好滑过去,落在他的某种。

    冷小野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抓到什么,忙着松开,直身欲起。

    皇甫耀阳却已经收紧抓着她手臂的胳膊,向她向前一带。

    扑通一声,她的身体直接扑过去,砸进浴缸,落到他怀里。

    水花四溅。

    冷小野的两只高跟鞋也脱脚甩了出去,迅速从水中半跪起身子,她抬手抹掉脸上的水。

    “你你拉我进来干吗”

    皇甫耀阳亦已经直起身子,脸就在她脸前咫尺之处。

    “我想干什么,你很清楚不是吗”

    冷小野无力反驳。

    她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现在关键的事情是,她不想啊

    他却已经不客气地扶住她的下巴,抬起手掌帮她抹掉脸上沾着的一把泡沫,侧脸吻上她的唇。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冷小野脑子里闪动着无数个大问题,却跟本没有答案。

    皇甫耀阳的却比她反应快得多,大手一伸,就将她的身体拥到怀里。

    “等呜”

    她是想要让他等一等,可是她刚一出声,他就抓住机会,不客气地将舌进去,占领她嘴内的甜美之地。

    唇舌被他俘虏,她的大脑瞬间空白。

    他的手掌却已经顺利地摸到她的肩膀,跟本就懒得去找拉链,他手指稍一用力,就将她裙子的吊带拉下去,大手顺势一抹,就扯掉她抹胸式的内衣。

    冷小野瞬间丢盔弃甲。

    她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想要将他推开,他的手掌却已经收紧,将她的身体与自己贴近。

    同时,越发用力地吻她。

    胸口贴上他滚热的胸膛,男人坚实的胸口挤压着她青涩的身体,几乎要烫到她的心上。

    空气被他夺走,她的手指越发无力。

    他的吻却越发狂野,大手按着她的后脑,他深深地吻着她,那姿态,似乎是想要将她的舌都吞下肚去。

    这几天来,每天照顾她、陪着她,帮她洗澡擦身,天天疼得要死,却半下不敢碰她。

    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他哪里还忍耐得住

    伸手过去摸了两下没有摸到拉链,他大手一抓,已经抓住她身上那件价值不菲的礼服裙。

    呲啦一声

    裙子应声裂开,如同一块湿抹布一样被他随手丢出浴缸。

    胸口一下子完全与他贴合,冷小野被他烫的身子一缩,慌乱地避开他的吻。

    “等恩”

    她气喘吁吁地说着,话未说完,他已经头一低,吻上她的胸口。

    她瞬间汗毛倒竖,心跳也是一下子快了一倍。

    吻着她,皇甫耀阳的一只手掌却已经滑下去,捏住她的蕾丝小衣。

    那样脆弱的衣服,对他自然更不可能是阻碍。

    “一下”

    冷小野的一句话说完的时候,他已经扯去她身上最后的一层阻碍。

    皇甫耀阳从她胸口抬起来,哑着嗓子吐出两个字。

    “晚了”

    么么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