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心中一惊,冷小野本能地缩回手掌,撑住浴缸边缘。

    手上满是泡沫,没有抓住,手臂一滑,一下子就钻进浴缸。

    恰好,皇甫耀阳看她身子发晃,也是心急地侧过身来想要扶她。

    好巧不巧,她的小手正好滑过去,落在他的某种。

    冷小野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抓到什么,忙着松开,直身欲起。

    皇甫耀阳却已经收紧抓着她手臂的胳膊,向她向前一带。

    扑通一声,她的身体直接扑过去,砸进浴缸,落到他怀里。

    水花四溅。

    冷小野的两只高跟鞋也脱脚甩了出去,迅速从水中半跪起身子,她抬手抹掉脸上的水。

    “你你拉我进来干吗”

    皇甫耀阳亦已经直起身子,脸就在她脸前咫尺之处。

    “我想干什么,你很清楚不是吗”

    冷小野无力反驳。

    她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现在关键的事情是,她不想啊

    他却已经不客气地扶住她的下巴,抬起手掌帮她抹掉脸上沾着的一把泡沫,侧脸吻上她的唇。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冷小野脑子里闪动着无数个大问题,却跟本没有答案。

    皇甫耀阳的却比她反应快得多,大手一伸,就将她的身体拥到怀里。

    “等呜”

    她是想要让他等一等,可是她刚一出声,他就抓住机会,不客气地将舌进去,占领她嘴内的甜美之地。

    唇舌被他俘虏,她的大脑瞬间空白。

    他的手掌却已经顺利地摸到她的肩膀,跟本就懒得去找拉链,他手指稍一用力,就将她裙子的吊带拉下去,大手顺势一抹,就扯掉她抹胸式的内衣。

    冷小野瞬间丢盔弃甲。

    她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想要将他推开,他的手掌却已经收紧,将她的身体与自己贴近。

    同时,越发用力地吻她。

    胸口贴上他滚热的胸膛,男人坚实的胸口挤压着她青涩的身体,几乎要烫到她的心上。

    空气被他夺走,她的手指越发无力。

    他的吻却越发狂野,大手按着她的后脑,他深深地吻着她,那姿态,似乎是想要将她的舌都吞下肚去。

    这几天来,每天照顾她、陪着她,帮她洗澡擦身,天天疼得要死,却半下不敢碰她。

    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他哪里还忍耐得住

    伸手过去摸了两下没有摸到拉链,他大手一抓,已经抓住她身上那件价值不菲的礼服裙。

    呲啦一声

    裙子应声裂开,如同一块湿抹布一样被他随手丢出浴缸。

    胸口一下子完全与他贴合,冷小野被他烫的身子一缩,慌乱地避开他的吻。

    “等恩”

    她气喘吁吁地说着,话未说完,他已经头一低,吻上她的胸口。

    她瞬间汗毛倒竖,心跳也是一下子快了一倍。

    吻着她,皇甫耀阳的一只手掌却已经滑下去,捏住她的蕾丝小衣。

    那样脆弱的衣服,对他自然更不可能是阻碍。

    “一下”

    冷小野的一句话说完的时候,他已经扯去她身上最后的一层阻碍。

    皇甫耀阳从她胸口抬起来,哑着嗓子吐出两个字。

    “晚了”

    么么哒

228.第228章 那个不是洗发水    冷小野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浴缸里的水都已经放满,再放水都要流出来了。

    “多放点水,泡着舒服,嘿嘿”她嘴着说着,人就忙着关掉水龙头,站起身来,一转眼,小嘴顿时张得老大,“你你你干吗”

    皇甫耀阳将堆在脚上的军裤,拿起来丢进脏衣篓。

    “洗澡。”

    呃

    对啊,他是来洗澡的,当然要脱衣服。

    冷小野忙着将目光从只套着一条内裤的身上移开,“那您您洗,我我就不打扰您了,您慢慢享受啊”

    说着,她就要开溜。

    她原本是想从他身边溜走,结果皇甫耀阳侧移一步,她的身子正好撞到他身上。

    他手臂顺势一圈,就将她禁锢在怀。

    “你要去哪儿”

    冷小野抬起脸,讨好地笑着,“我我帮你拿浴巾,拿浴巾”

    皇甫耀阳一抬手,就从架上拿过浴巾,送到她手中。

    “我我还没有换鞋。”她又找到一个新借口。

    他只是将手臂拥紧,“这个高度,刚刚好。”

    感觉着紧贴着自己小腹的他,冷小野的心越发狂跳起来,“咱咱们还是先洗澡吧,不是说好我我帮你洗澡的吗你快点泡进去,别着凉”

    皇甫耀阳看着她涨红的小脸,松开手臂,冷小野忙着退到浴缸边,装模做样地试试水温。

    “啊,温度刚刚好,快泡进来吧,肯定很舒服”

    弯身脱掉身上最后的一件衣物,皇甫耀阳走过来,迈步踏进浴缸。

    眼角余光扫过他的身体,冷小野慌乱地将目光移开。

    啊

    非礼勿视,她不要长针眼

    随手抓过放在浴缸边上的一瓶日用品,冷小野急急说道,“快泡进去,一会儿水凉了”

    皇甫耀阳矮身,坐到浴缸,放松身体躺下。

    “开始吧”

    “好”冷小野抓着手中的瓶子,目光扫过他的脸,突然心中一动,“那我先帮您洗头”

    他一向蒙着眼睛,不肯将左眼示人,左眼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她就主动帮他洗头,到时候他肯定会将她赶出浴室。

    冷小野正在暗自得意,就听皇甫耀阳淡淡开口。

    “那个不是洗发水”

    她仔细看一眼手中的瓶子,上面赫然写着“男性护理”的字样,原来是一瓶男性专用的清洁液。

    冷小野的脸又红了几分,忙着将瓶子放下,换了洗手水拿过来。

    人就弯着身子站在他身侧,帮他把头发打湿,将洗手水涂到他的长发上,揉出一片白色泡沫来。

    皇甫耀阳微侧着脸,看着她。

    她这样弯着身子,裙子的领口就自然下垂。

    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衣襟内的两只小白兔,随着动作微微晃动。

    感觉着她的手指擦过头发,他的身体本能地膨胀。

    原本搭在浴缸边上的手掌,轻轻一抬,就落上她露在裙摆外的大腿,毫不犹豫地向着裙摆内伸进去。

    感觉着他的手掌,冷小野急急地后退一步。

    刚才水放得太多,他一躺进去,已经有不少从浴缸里流出来,高跟鞋踩过潮湿的地面,身子就失去平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