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车子平稳地驶向伯爵府。

    后座上,冷小野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开口,“报歉,给你添麻烦了。”

    虽然她并不太了解那几个女孩的身份,不过能够参加这样的宴会的,肯定不会是普通人。

    皇甫耀阳一下子就竖立了好几个敌人,这对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转过脸,看着她微垮的小脸,皇甫耀阳宠溺地扬起唇角。

    “就凭他们,还伤害不到我。”抬起手掌,摘下她头上戴着的军帽,他好奇地追问,“这些东西是谁教你的”

    “什么”她装傻。

    想打探她的消息,她才不上当呢

    皇甫耀阳拿过车上的手帕,擦拭着军帽上溅到的水珠,“你总是能让我很惊讶。”

    冷小野耸耸肩膀,唇角轻轻扬起,“你还不是一样”

    那样霸道的处理方式,大概只有他这个家伙才想得出来。

    车子驶进伯爵府,在门口停下。

    老管家走过来拉开车门,二个人就一起下了车走进客厅。

    牵着她的手掌,皇甫耀阳大步上楼。

    冷小野很自然地和他一起走到三楼,拐进通往主卧的廊道,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忙着收住脚步。

    皇甫耀阳也停下来,疑惑地看她。

    冷小野忙着找个借口,“我我有点饿,想去吃点东西。”

    刚才只顾着想宴会上的事情,她差点把昨天在床上的约定忘记了。

    “我会让他们送上来。”皇甫耀阳握着她的手,继续向前走。

    冷小野又跟着他走了两步,“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没有打电话给安妮。”

    “现在美国是凌晨,不是合适打电话的时候。”

    说话音,二人已经来到总卧门前,皇甫耀阳手一伸就将门推开。

    看着面前分开的卧室门,冷小野竟然是慌乱地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我”

    转身,面对着她,皇甫耀阳垂脸俯视着她的眼睛。

    分开的门自动关紧。

    她紧张地后退一步,后背却已经抵上门扇。

    他一步,就将二人刚刚拉开的距离缩短为零。

    没有多说什么废话,他垂下脸,缓慢却坚定地向她的唇靠近。

    男人的气息完全将她包裹,冷小野的心急跳起来。

    “等一下”就在他快要吻到她的时候,冷小野急急地开口,“你你全身都湿了,最好是泡个热水澡,要不会感冒的,我我帮你”

    “洗澡”他问

    “呃对洗澡,我帮你洗澡”

    反正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给她点时间,好好找个借口。

    “好。”皇甫耀阳直起身子,“你去放水。”

    冷小野暗松口气,忙着走向浴室的方向。

    走到浴缸边,心不正焉着调着水温,她迅速开动着小脑瓜,思考着有什么办法能够躲过今晚的一劫。

    用强不行,打不过他。

    装病不行,太假了。

    装例假也不行,前几天刚来过。

    灌醉他不行,他醉不了她先醉了。

    啊啊啊她要怎么办,难道真得要和他滚床单吗

    “满了。”

    身后传来皇甫耀阳的声音。

226.第226章 脆弱的软肋    空军军需可是由皇甫耀阳负责的,得罪了这位,他们的公司至少要损失40的营业额,那对于公司可是致命的打击。

    玛丽挨了父亲一巴掌,还沾着干粉的脸顿时变得一片通红。

    一向宠爱自己的父亲,却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她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忙着结结巴巴地开口,“伯爵先生、冷小姐对对不起刚才刚才是我看错了,不是不是冷小姐,是我认错人了”

    这功夫,另位几位同党女孩的家长也纷纷反应过来,命令自己的女儿向皇甫耀阳和冷小野道歉。

    尽管,这其中有两三个是查理公爵阵营这边的人。

    可是这个时候,这样明目张胆地立下皇甫耀阳这个敌人,很明显是不明智的。

    这些家伙,可都是老狐狸,在国王还没有明确表态确定继承人之前,他们可不会真得将皇甫耀阳得罪了。

    于是,刚刚一面倒的指责,瞬间,变成一面倒的道歉。

    “哼”

    轻哼一声,皇甫耀阳扶住冷小野的胳膊,带着她转身走向门外。

    冷小野跟着他走向门外,目光触到站在人群中的乔,乔抬起手掌向她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她轻轻点头,然后就迈开步子,跟着皇甫耀阳走出门去。

    看到皇甫耀阳离开,包括那个富商之内的家长,立刻就带着各自的女儿向女大公道了歉,迅速离开大厅,舞会也就这样不欢而散。

    众人纷纷散开,女大公的助理也将女大公带离。

    偌大的厅堂里,只剩下莉莉安和查理公爵,以及站在他阵营的几位大臣。

    莉莉安站在原地,只是气得快要将银牙咬碎,“气死我了”

    “算了。”查理公爵走到她身侧,微微一笑,“这也未尝不是好事,这几个家族一直在我和他之间摇摆,这一次,可是king将他们推到我这边的。”

    “那个女人,我一定要杀了她”莉莉安咬牙切齿地说道。

    查理公爵眯起灰蓝色的眼睛,“现在,还不是杀她的时候。”

    莉莉安疑惑地看向他,“父亲的意思是”

    “我一直寻找他的软肋,现在终于让我找到了,所以我们要等,等他的这个软肋在他身上,表现得越来越明显的时候,再给予致命一击”

    那个男人太聪明,又太绝情,甚至连自己的母亲女大公都不在乎,从头到脚,没有半点可钻的空子。

    查理公爵一直没有办法,给予他有力的攻击。

    现在,在冷小野身上,他却看到了一些机会。

    为了一个女人动这么大的肝火,绝对是皇甫耀阳的第一次。

    那个强大的男人,很明显已经开始长出脆弱的软肋。

    莉莉安有些不甘心,“您让我放过那个女人”

    查理公爵冷笑,“等到king倒下去的时候,她还不就是你刀下的肉,到时候你想怎么玩不行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

    莉莉安看看父亲的表情,也是扬起唇角,“父亲大人教导的是,莉莉安记下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