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空军军需可是由皇甫耀阳负责的,得罪了这位,他们的公司至少要损失40的营业额,那对于公司可是致命的打击。

    玛丽挨了父亲一巴掌,还沾着干粉的脸顿时变得一片通红。

    一向宠爱自己的父亲,却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她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忙着结结巴巴地开口,“伯爵先生、冷小姐对对不起刚才刚才是我看错了,不是不是冷小姐,是我认错人了”

    这功夫,另位几位同党女孩的家长也纷纷反应过来,命令自己的女儿向皇甫耀阳和冷小野道歉。

    尽管,这其中有两三个是查理公爵阵营这边的人。

    可是这个时候,这样明目张胆地立下皇甫耀阳这个敌人,很明显是不明智的。

    这些家伙,可都是老狐狸,在国王还没有明确表态确定继承人之前,他们可不会真得将皇甫耀阳得罪了。

    于是,刚刚一面倒的指责,瞬间,变成一面倒的道歉。

    “哼”

    轻哼一声,皇甫耀阳扶住冷小野的胳膊,带着她转身走向门外。

    冷小野跟着他走向门外,目光触到站在人群中的乔,乔抬起手掌向她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她轻轻点头,然后就迈开步子,跟着皇甫耀阳走出门去。

    看到皇甫耀阳离开,包括那个富商之内的家长,立刻就带着各自的女儿向女大公道了歉,迅速离开大厅,舞会也就这样不欢而散。

    众人纷纷散开,女大公的助理也将女大公带离。

    偌大的厅堂里,只剩下莉莉安和查理公爵,以及站在他阵营的几位大臣。

    莉莉安站在原地,只是气得快要将银牙咬碎,“气死我了”

    “算了。”查理公爵走到她身侧,微微一笑,“这也未尝不是好事,这几个家族一直在我和他之间摇摆,这一次,可是king将他们推到我这边的。”

    “那个女人,我一定要杀了她”莉莉安咬牙切齿地说道。

    查理公爵眯起灰蓝色的眼睛,“现在,还不是杀她的时候。”

    莉莉安疑惑地看向他,“父亲的意思是”

    “我一直寻找他的软肋,现在终于让我找到了,所以我们要等,等他的这个软肋在他身上,表现得越来越明显的时候,再给予致命一击”

    那个男人太聪明,又太绝情,甚至连自己的母亲女大公都不在乎,从头到脚,没有半点可钻的空子。

    查理公爵一直没有办法,给予他有力的攻击。

    现在,在冷小野身上,他却看到了一些机会。

    为了一个女人动这么大的肝火,绝对是皇甫耀阳的第一次。

    那个强大的男人,很明显已经开始长出脆弱的软肋。

    莉莉安有些不甘心,“您让我放过那个女人”

    查理公爵冷笑,“等到king倒下去的时候,她还不就是你刀下的肉,到时候你想怎么玩不行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

    莉莉安看看父亲的表情,也是扬起唇角,“父亲大人教导的是,莉莉安记下了。”

225.第225章 是我让她干的    将冷小野的身子扶正,皇甫耀阳抬手解开纽扣,脱下自己的军装披到她身上,又将手中端着的军帽戴到她的头顶。

    “等着。”

    低语两个字,他转身,迈出阶,穿过洗手间在另一侧的墙边弯身捡起她的高跟鞋。

    甩掉上面的水珠,皇甫耀阳走到纸巾盒边,从里面取出干燥的纸巾,仔仔细细将她的高跟鞋里里外面的水擦干。

    这才转身,重新走回她身边,弯下身,将鞋放在她的脚边。

    “伯爵先生”

    此时,保安和老管家、保镖等人都是赶过来。

    看到蹲在冷小野面前,只套着衬衣的皇甫耀阳,众人都是愣在原地。

    扶着他的肩膀,冷小野伸脚穿进高跟鞋。

    伸手扶住她的胳膊,将冷小野扶到洗手间门外,返回大厅。

    大厅里,好好的舞会现在已经乱成一团。

    包括玛丽在内的众人正在哭哭啼啼地诉说着,看到被皇甫耀阳扶着手臂走出来的冷小野,玛丽立刻抬起手掌,指向冷小野。

    “就是她,就是她干的”想要整蛊冷小野没有成功,玛丽心中不甘心,立刻就反咬一口,“大公,您可要给我们一个公道啊,我们只是上一下洗手间而已,却被搞成这个样子。”

    她一带头,几个女孩都是齐齐将茅头指向冷小野,“哭诉”起来。

    “就是她弄坏灭火器的”

    莉莉安站在一旁,只是冷笑。

    虽然事情的发展与她所期盼的有很大的差别,不过眼下的发展,她倒是很满意。

    这么多人顶认,就算冷小野有一万嘴也不可能说得清楚。

    女大公刚刚就已经对冷小野不满,现在主动送给她一个机会,她肯定不会再放过冷小野的。

    女大公的脸色很难看,“king,我需要一个解释”

    冷小野轻吸口气,想要开口。

    她做的事情她承担,大不了就是被女大公训斥一顿,又不会少块肉。

    “是我”皇甫耀阳却已经先她一步开口,“是我让她干的。”

    女大公眼镜后的蓝眸,不悦地眯起,“为什么”

    皇甫耀阳扫了一眼,那几个狼狈地裹着毯子哆嗦的女孩,“因为她们很讨厌。”

    满场宾客面面相觑。

    谁也没想,皇甫耀阳会说出这样的一个答案。

    没有理会女大公铁青的脸色,皇甫耀阳的目光扫过众人,薄唇开启,声音阴沉而冰冷。

    “记下他们的名字和家族姓氏”

    “是,伯爵先生。”老管家恭敬地应着。

    “伯爵先生”人群中,一位中年男子急切地走上前来,走到玛丽面前,扬手就是一计耳朵,“你这个蠢货,还不快向伯爵先生和冷小姐道歉”

    说着,他就拉住玛丽的胳膊,用力将她拉到皇甫耀阳面前。

    一脸媚笑地说道,“伯爵先生,请您原谅,都是我教女无方,请您原谅小女的无知。”

    这位中年男子,正是玛丽的父亲。

    身为a国有名的商企的负责人,他可是空军军需的重要供应商,公司有40的营业额都是来自空军采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