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国王露出一个很淡的笑意,“乔警官,请坐。”

    工作人员立刻将乔引过来,安顿在冷小野斜对面,莉莉安下首的一把椅子上。

    乔向众人点头致意,目光落在冷小野身上的时候,也是如同不认识她一样轻轻点头,冷小野也同样回礼,装得就像个陌生人一样。

    接着,乔就看向皇甫耀阳,同样也向他点头致意,一向眼高于顶的伯爵大人,也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冷小野看到这一幕,心中微微有些惊讶。

    刚才老国王称呼乔为警司,很明显他是以国际刑警的身份来的。

    之前皇甫耀阳曾经说过,他已经与国际刑警进行交涉,难道指得就是乔

    这时,国王爱德华已经轻轻抬手,向身边的一位助理交待了一句,那名助理立刻就向侍士转告一声。

    侍者立刻就帮皇甫耀阳帮了一把椅子来,放到冷小野身侧,旁边坐着的几位,忙着将自己的椅子紧了紧,为他移出了一个位置。

    另外又有侍者走过来,帮他加了一套餐具。

    很明显,国王殿下并不想因为这个小插曲,影响他的宴会。

    所有人包括女大公在内,都是很知趣地没有再提这件事情。

    原本想要看好戏的莉莉安,眸子就露出些许失露。

    “开始吧”

    国王一声令下,宴会正式开始。

    侍女们鱼贯而入,将精致晚餐放在每个人的面前。

    国王殿下捧起酒杯,所有人都端着酒杯站起身来。

    “圣国长存”

    “圣国长存”

    众人一起说,然后抬杯饮酒。

    一个简单的开场仪式之后,国王殿下坐回位子,拿起自己的餐具,宴会这才算是真正开始。

    桌子对面,查理公爵笑着开口,“听说上午莉莉安的狗,不小心冲撞了冷小姐,对此我深感报歉,请冷小姐不要在意。”

    明明就是莉莉安故意放狗咬人,还说什么不小心冲撞。

    虚伪

    冷小野在心中骂着,脸上却依旧保持着微笑,“公爵大人言重了,我是人,怎么会和一条狗一般见识呢”

    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似是无意地看了一眼莉莉安。

    刚刚她还没有入座,莉莉安就以宠物相称,暗骂她不是人。

    现在,冷小野当然要将这一句回过去。

    表面上,她似乎说得是不和撒旦那条狗一般见识,但是,聪明人都听得出来,她说的狗,指得是莉莉安。

    莉莉安当然也听出她是指桑骂槐,偏偏又没有办法发作,只好用力咬着嘴里的烤肉来发泻。

    查理公爵眼底闪过一抹冷笑,脸上却只是淡淡一笑,“那就好。”

    “咳”下首,一位国会大臣轻咳一声,“说起来,我倒有一件事情,想要请问伯爵先生,关于上一次的军舰和空军调动,您是不是该会国会一个解释呢”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桌上的各位大臣们都是停下了吃饭的动作。

    站在查理公爵这边的,都是面不发色地准备看皇甫耀阳的好戏,那些倾向着皇甫耀阳的官员,却为他暗暗捏了一把汗。

217.第217章 脱掉她的衣服    “对不起,伯爵先生。”

    造型师忙着走上前来,帮冷小野把颈间的蜜粉擦掉,看看冷小野被他吻得有点斑驳的唇妆,造型师侧眸看了看伯爵大人,到底还是小心地把她的唇也擦干净。

    一位保镖走进来,“伯爵先生,车子准备好了。”

    冷小野忙着上前两步,主动挽住皇甫耀阳的胳膊,“我们走吧。”

    感觉着她亲昵的动作,皇甫耀阳被那一口蜜粉弄得有点糟的情绪这才回落,接过管家送过来的军帽戴到头上,他迈步引起冷小野走出客厅,坐到外面等候的车子。

    车队缓缓驶出城堡,驶向城内王宫。

    王宫,大殿。

    皇家礼乐队演奏着优雅的弦乐,华灯下,a国官员和名流都已经来了不少。

    公主殿下莉莉安,自然也是其中。

    此刻,她正坐在大厅一侧的一个休息室内。

    今晚这样的盛会,她当然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暗红色长裙映着雪白肌肤,性感而迷人。

    只不过,此刻,她的身边并没有围拢着一群想要讨好她的男人,而是数个同样套着礼服的女孩。

    这些,都是一些贵族子弟或者是商贾名流家的女孩,平日里一向对她唯命是从。

    “总之今天晚上,只要那个贱女人敢来,我们一定要让她在所有人面前大大的出丑。”

    “莉莉安殿下,可是伯爵先生也会来吧”一个女孩有些担心地问。

    另一个女孩也附和,“是啊,莉莉安殿下,伯爵先生如果来的话,我们我们这样做,他肯定会生气的,万一”

    皇甫耀阳在贵族圈子里,一向是名声在外,大家都知道他杀伐的性格,就怕是想要针对他的,也就是暗中动作,这样当着他的面让他的女人出丑,那不是打不自在吗

    她们可没有莉莉安那样的身份,不过就是普通贵族,哪里有心敢针对皇甫耀阳。

    “愚蠢”莉莉安轻哼,“你们难道不会悄悄进行吗比如,在她跳舞的时候,悄悄地推她一下,或者不小心把蛋糕或者酒水洒到她的身上到时候再优雅地说声对不起,就算是king真得不高兴,他又能说什么”

    “这样行吗”

    女孩们还是有些不敢应声。

    莉莉安不悦地扬起下巴,“总之,今天晚上谁的表现好,我莉莉安都在记在心上。反之,谁的反现不好,我也会好好地记着的,想要做我朋友的人就好好努力”

    这些人,要么是想巴结她,要么是想讨好她的父亲查理公爵,哪里敢惹她不高兴。

    立刻,就有人表态。

    “莉莉安殿下,我有一个好办法”套着黑色短裙的富商之女玛丽说道。

    莉莉安立刻转过脸,“什么办法”

    玛丽阴笑道,“我们可以等她一个人去洗手间的时候,悄悄跟进去,然后”

    “打她一顿吗”一个女孩问。

    “打她有什么意思”玛丽坏笑,“我们脱掉她的衣服,然后再将她推出洗手间,不是更有趣吗”

    “可是,她会告诉伯爵先生是谁干的。”一个女孩提醒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