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客厅里。

    皇甫耀阳已经换好衣服,正站在壁炉前和赶过来的医生交流冷小野的病情。

    “伯爵先生,小姐来了。”

    老管家站在一侧,注意到走下楼的冷小野,立刻轻声提醒。

    “刚好,你再帮她仔细地检查一下。”皇甫耀阳向女医生吩咐一句,转过脸看向楼梯的方向。

    楼梯上,冷小野缓步而下。

    听到他的声音,她也是侧脸看壁炉的方向看过来。

    奢华的红木楼梯上,她盈盈转身,身上的黑金色裙装轻轻飘摆,在楼梯一侧水晶灯的照射下,整个人都仿佛笼着一层光。

    说不出的华美动人。

    见过她在床上妖娆的样子,见过她套着牛仔裤时的可爱俏皮,见过她套着白色衣裙时的无邪纯美

    这一次,皇甫耀阳却依旧目生惊艳。

    她,总是能给他惊喜。

    他的身上套着黑色的军装,笔挺得没有一丝皱褶,左侧胸口上挂着数枚闪亮的勋章,金色钮扣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站在台阶下的皇甫耀阳,气质优雅又不失军人的铁血冷俊。

    尽管戴着黑色的眼罩,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形象,反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神秘感。

    眼前这个男人,足以让任何女人怦然心动。

    老爸是特种兵,她心中又一直向往着进军营,心中多少也有一些军装情节,而且,皇甫耀阳真得很适合穿军装。

    冷小野在看到他的时候,也是有一秒的失神。

    女医生似乎说了一句什么,皇甫耀阳没有听到,他只是迈步,来到最后一阶台阶下,轻轻地向走到尽头的冷小野伸过手掌。

    这时,冷小野也恰好走到最后一阶台阶。

    轻扬唇角,配合地将手掌伸过来,放到他的掌心。

    没有说话,他只是抬起手掌,将她的小手送到唇边,轻轻地吻了吻。

    抬起脸来重新看向她的时候,皇甫耀阳突然生出一点厌烦的情绪。

    或者,今晚他不应该去出席酒会。

    虽然她穿着裙子的样子美得惊人,但是他更想要的是亲手帮她剥下裙衣。

    垂下手掌,他一步就迈到她的面前。

    冷小野一愣,他的手掌已经抬起来覆到她的后腰。

    然后,脸一侧,就向她吻过来。

    前一秒还是绅士的伯爵大人,这一秒已经变成另一个人。

    老管家垂下脸,医生和造型师、佣人、保镖都是垂下脸去

    冷小野一惊,本能地抬手扶住他的肩膀,然后又将手臂放松。

    马上就要去宴会,她不能节外生枝。

    好在,皇甫耀阳只是在她唇上浅浅地吻了两下,就结束了这个吻。

    喘息着放开她,抬起手掌轻轻帮她拭拭唇,他懊恼地低声嘟囔。

    “我讨厌宴会。”

    和他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冷小野不用猜也知道他现在是什么状态。

    生怕他变卦,她抬手帮他正了正衣领。

    “我们可以早点回来。”

    深吸口气,压下体内躁动的情绪,皇甫耀阳抬手将她抱下最后一阶台阶,埋脸在她颈间轻吻了一计。

    结果,吻了一口蜜粉。

    伯爵大人不悦地低喝,“以后,不许在她的颈上抹东西。”

215.第215章 踢人都没问题    “好。”皇甫耀阳轻轻点头,“小野,我们该走了。”

    冷小野转过脸,注视着栅栏里站在草地上,遥望着远方,被风吹起背毛的亚瑟,“你有想过送它回去吗”

    皇甫耀阳转过脸,“为什么要送它回去”

    冷小野侧脸迎上他的视线,“它是狮子啊,它的家应该在大草原上。”

    皇甫耀阳握住她的手掌,“这里就是它的家”

    冷小野看看栅栏里孤单的亚瑟,没有再说什么,皇甫耀阳的霸道与固执,不可能是她可以轻易改变的。

    回到城堡内,候在客厅里的设计师立刻就迎上前来,和助理一起将冷小野带进二楼客房。

    将冷小野让二楼的客房,造型师恭敬地问,“你有什么要求”

    “妆不要太浓就行了。”她没有浓妆艳抹的习惯。

    于是,造型师和助理立刻就行动起来。

    从鲜花沐浴到浴后皮肤护理,然后化妆做头发

    一整套工作完成之后,冷小野都快在椅子上睡着,好在,造型师终于结束了她的工作。

    “小姐,该换衣服了。”

    冷小野睁开微眯的眼睛,看了自己一眼。

    镜中的自己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头发做了一个稍显复古的发辫,装饰着华美的钻石发饰,脸部的妆容几乎看不出化过妆的痕迹,却将她的脸修饰的更加立体。

    “您还满意吗”造型师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小心翼翼。

    虽然为伯爵先生做过造型,可是为他的女伴服务,这可是第一次。

    深知伯爵先生的挑剔,造型师并不了解冷小野的个性,因为也是格外地忐忑。

    “很好。”

    冷小野并不吝啬自己的表扬。

    “造型师这才松了口气,帮她拿过裙子来,服侍她穿上。

    助理又帮她在鞋子,可能磨脚的部分做了一个简单的处理,这才将鞋子拿过来。

    不得不说,这些家伙真得很专业,鞋子经过处理之后,比之前穿着显得舒服许多。

    冷小野晃晃脚腕,感觉套着这个鞋子踢人都没问题。

    助理抬起脸,恭敬地笑道,“你放心吧,就算你跳一整晚的舞,脚也不会被磨疼的。”

    跳舞

    冷小野一笑,如果对方知道她刚才是在想踢人,不知道是会什么表情。

    这时,造型师已经拿过首饰,伸手想要取下她耳朵上的耳钉。

    “不,这个留着。”冷小野挡住她的手掌。

    乔能找到她,应该就是靠着手机和耳钉上的全球定位仪,而且这东西还是她的保命武器,西绝对不能拿掉。

    造型师无奈,只好不动她的耳钉,将项链和手镯之类的装饰帮她披挂上身。

    女佣轻轻敲门走进来,“伯爵先生已经准备好了,小姐这边可以吗”

    造型师最好打量一眼冷小野,拿过粉刷在她的颈间轻轻地刷了一些蜜粉,确定她从头到脚无懈可击,这才满意点头。

    迅速收起工具箱交给助理提着,造型师客气地护送冷小野下楼,以防挑衅的伯爵先生有任何不满之处,可以随时补救修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