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莉莉安的牙都快要咬碎了,“我已经道歉了,还要怎么样”

    皇甫耀阳平静地端着枪,“我的小野还没有原谅你。”

    “我的小野”

    冷小野差点在他身侧笑出声来。

    这个男人是不是很想在她身上贴一个大标签,写上“皇甫耀阳独家所有”啊

    张口我的小野,闭口我的小野,他也不嫌累。

    莉莉安的视线落在冷小野脸上,看到她唇角的那一抹笑意,莉莉安立刻就认定她是在嘲笑自己。

    心中恨不得将冷小野撕成碎片,莉莉安哪里还有再次道歉的心情,只是愤怒地冷哼。

    冷小野在心里叹了口气,走上前来,按住皇甫耀阳握枪的手臂。

    “我原谅她了,放她走吧。”

    “走”

    莉莉安有气无法发作,只是将两个保镖厉喝一声,走向门外。

    “等等。”皇甫耀阳皱眉看一眼地上撒旦的尸体,“把我的餐厅收拾干净”

    莉莉安一甩手,走了。

    两个保镖忙着奔过来,其中一个就脱下西装,小心地将地上撒旦的尸体抬起来放到西装上,一起抬向厅外。

    老管家轻轻挥手,女佣们忙着跑过来,收拾餐巾里的残局。

    “小姐,您先和伯爵先生上楼去换件衣服,我会让佣人帮你再准备一份早餐。”老管家客气地向冷小野说道。

    “谢谢。”冷小野很认真地向他道了声谢,然后就转脸看向几个保镖和佣人,“刚才真是报歉,给大家添麻烦了。”

    不管怎么样,刚才老管家都是一直护在她面前,佣人和保镖都在尽可能的帮助她,这些她心中还是很感激的。

    佣人和保镖都是一脸局促,忙不迭地向她回礼。

    “小姐,言重。”

    “小姐,您太客气了”

    冷小野看到那个受伤的保镖,立刻就走过来,伸手扶住他的胳膊,“你的伤口很严重,我”

    皇甫耀阳皱眉走过来,一把将她的手从保镖的胳膊上拉开,不悦地向那个保镖挥挥手,“去找医生处理一下。”

    “是,伯爵先生。”保镖答应一声,转身走向厅外。

    冷小野还不忘在他身后叮嘱,“记得,让医生帮你打疫苗”

    莉莉安就像一只疯狗,养得估计也是疯狗。

    保镖们都感觉到皇甫耀阳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悦气场,有的去帮佣人收拾餐厅,有的就跟着受伤的保镖走出门去。

    冷小野侧脸,看一眼明显有些不高兴的皇甫耀阳,也不理他,转身就往楼上走。

    皇甫耀阳大步跟过来,一路跟着她上到二楼。

    冷小野转身走到客房门前,拉开门,他就跟着她走进来。

    “我要换衣服。”

    冷小野反手准备关门。

    “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皇甫耀阳微皱着眉,隔着半开的门看着她。

    就连佣人和保镖她都要道谢,却半句话也不对他说

    “你想听什么”冷小野微扬着下巴,语气有点调侃又有点无奈,“难道想让我谢谢你,帮我成功竖立了一位公主殿下当敌人吗”

    皇甫耀阳这么做,确实是给自己赚足了面子,可是这个女人这次在她面前载了这么大的跟头,只怕以后会对她变本加厉的报复。

206.第206章 这一次,我不会打偏    虽然还在嘴硬,可是莉莉安的声音已经明显地有些颤抖,出卖了她真正的情绪。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指,按下了枪身上的击弹锤。

    安静的餐厅,那一声轻响,听到每个人的耳朵里,都是一声惊雷。

    这是他最后的警告

    寂静的餐厅里,响起悦耳又平静的女声。

    “算了。”

    说话的不是莉莉安,而是冷小野。

    这个男人的性情她很了解,以莉莉安的性格是不可能向她道歉的,如果真得僵持下去,皇甫耀阳可能真得会向莉莉安开枪。

    莉莉安的身份非同一般,皇甫耀阳这一枪下去,造成的后果可能会更加麻烦。

    其实这件事情算起来,她只是被扯坏一条裤子,对方却死了一只爱宠。

    无论是嘴上还是实质,怎么算,都是她占了便宜,没有必要再纠住不放。

    她倒不是怕麻烦,只不过因为这么点小事捅出大篓子,也没有必要。

    莉莉安听到冷小野这一句,心中暗松口气,忙着迈步就要走。

    嘭

    一颗子弹,射出枪口,莉莉安只觉得耳朵一疼,慌乱地抬起手掌去摸,只摸到满手热乎乎的血水。

    “你你真得对我开枪”

    皇甫耀阳没说话,只是将枪口微微调整,对准她的鼻尖。

    “这一次,我不会打偏。”

    几个随行的保镖看着莉莉安耳朵上的血水,都是惊乱地冲过来,拿枪指住皇甫耀阳,老管家虽然惊愕,却也不会让自家伯爵吃亏,轻轻挥手。

    立刻,一众保镖齐齐抬枪,对准莉莉安的人。

    莉莉安这次只带了两个保镖,现在这里可是皇甫耀阳的地方,数量上的悬殊自不必多说。

    两个保镖看着那些黑洞洞的枪口,目光落在皇甫耀阳身上,都是有点心里发虚,后背发凉。

    最初的时候,他们也不过以为皇甫耀阳就是说说而已。

    可是,刚才,那一颗打破莉莉安耳朵的子弹,已经说明他并不仅仅是说说。

    这个男人,比传说中的还要霸道冷血疯狂。

    “小姐”

    随行的保镖很轻地碰碰莉莉安的胳膊。

    莉莉安的目光掠过面前的枪口,落在皇甫耀阳的蓝眸上。

    那只眸子里,有的只有冰冷。

    那种眼神,她再熟悉不过了,莉莉安虽然不太明白原因,却也意识到这一次,她是真把皇甫耀阳惹毛了。

    难道,就为了这个女人

    吞了口口水,莉莉安抽抽唇角。

    “对不起。”

    她又不是傻子,如果这个疯子真的开枪,她跟本不可能阻止他。

    这里是公爵府,他的人一向对他忠心,以他的心智,可以骗出无数条理由自己开脱在外,甚至随便找个替罪羊都有可能,到时候就算是她的父亲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审时度势,莉莉安只能暂时低头。

    皇甫耀阳依旧抬着枪没有动。

    莉莉安咬了咬牙,将声音抬高了些,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诚恳,“刚才的事情我很报歉,请您原谅我的失礼。”

    可是,皇甫耀阳依旧不动,明显还是不满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