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虽然还在嘴硬,可是莉莉安的声音已经明显地有些颤抖,出卖了她真正的情绪。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指,按下了枪身上的击弹锤。

    安静的餐厅,那一声轻响,听到每个人的耳朵里,都是一声惊雷。

    这是他最后的警告

    寂静的餐厅里,响起悦耳又平静的女声。

    “算了。”

    说话的不是莉莉安,而是冷小野。

    这个男人的性情她很了解,以莉莉安的性格是不可能向她道歉的,如果真得僵持下去,皇甫耀阳可能真得会向莉莉安开枪。

    莉莉安的身份非同一般,皇甫耀阳这一枪下去,造成的后果可能会更加麻烦。

    其实这件事情算起来,她只是被扯坏一条裤子,对方却死了一只爱宠。

    无论是嘴上还是实质,怎么算,都是她占了便宜,没有必要再纠住不放。

    她倒不是怕麻烦,只不过因为这么点小事捅出大篓子,也没有必要。

    莉莉安听到冷小野这一句,心中暗松口气,忙着迈步就要走。

    嘭

    一颗子弹,射出枪口,莉莉安只觉得耳朵一疼,慌乱地抬起手掌去摸,只摸到满手热乎乎的血水。

    “你你真得对我开枪”

    皇甫耀阳没说话,只是将枪口微微调整,对准她的鼻尖。

    “这一次,我不会打偏。”

    几个随行的保镖看着莉莉安耳朵上的血水,都是惊乱地冲过来,拿枪指住皇甫耀阳,老管家虽然惊愕,却也不会让自家伯爵吃亏,轻轻挥手。

    立刻,一众保镖齐齐抬枪,对准莉莉安的人。

    莉莉安这次只带了两个保镖,现在这里可是皇甫耀阳的地方,数量上的悬殊自不必多说。

    两个保镖看着那些黑洞洞的枪口,目光落在皇甫耀阳身上,都是有点心里发虚,后背发凉。

    最初的时候,他们也不过以为皇甫耀阳就是说说而已。

    可是,刚才,那一颗打破莉莉安耳朵的子弹,已经说明他并不仅仅是说说。

    这个男人,比传说中的还要霸道冷血疯狂。

    “小姐”

    随行的保镖很轻地碰碰莉莉安的胳膊。

    莉莉安的目光掠过面前的枪口,落在皇甫耀阳的蓝眸上。

    那只眸子里,有的只有冰冷。

    那种眼神,她再熟悉不过了,莉莉安虽然不太明白原因,却也意识到这一次,她是真把皇甫耀阳惹毛了。

    难道,就为了这个女人

    吞了口口水,莉莉安抽抽唇角。

    “对不起。”

    她又不是傻子,如果这个疯子真的开枪,她跟本不可能阻止他。

    这里是公爵府,他的人一向对他忠心,以他的心智,可以骗出无数条理由自己开脱在外,甚至随便找个替罪羊都有可能,到时候就算是她的父亲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审时度势,莉莉安只能暂时低头。

    皇甫耀阳依旧抬着枪没有动。

    莉莉安咬了咬牙,将声音抬高了些,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诚恳,“刚才的事情我很报歉,请您原谅我的失礼。”

    可是,皇甫耀阳依旧不动,明显还是不满意。

204.第204章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老管家皱起眉来,“莉莉安小姐,马上把您的狗收起来”

    莉莉安耸耸肩膀,“我试试吧”

    转身,她抬手捏住嘴唇,吹出一声急促的口哨声。

    这哪里是让撒旦住手,分明就是命令它杀人。

    撒旦收到命令,立刻目露凶光,全身的黑毛都竖立起来,呲出尖齿,低呜着一步一步地向冷小野逼近。

    “完蛋了”莉莉安耸耸肩膀,“撒旦好像不喜欢她,完全不听我的指挥”

    老管家早已经识破她的慌乱,当即深沉开口,“莉莉安小姐,冷小姐是伯爵先生最在意的客人,您最好不要让您的狗伤害她。”

    莉莉安一脸地不以为然,“你这是在威胁我吗,管家先生”

    “喵”

    藏在餐桌上花瓶后的小雪球,眼看着巨犬逼近,吓得整个身体都缩成一团。

    撒旦原本的目标是冷小野,被小雪球吸引了注意力,立刻就跃上桌子,张口向小雪球咬过来。

    眼看着大家伙冲向小雪球,冷小野心中一急,顾不得多想,随手一抢,一把餐椅就向撒旦拍过来。

    嘭

    一声闷声,撒旦惨叫着从桌子上摔出去,爪子将餐巾都拖下桌去,桌子上为冷小野准备的早餐还有花瓶、餐具叮叮当当地落了一地。

    它挣扎着还要起身,刚站了一下,前腿一软,身子又跌回地上,身上就有血喷涌而出。

    “撒旦”

    莉莉安眼看着自己的爱犬倒地,尖叫着冲过来。

    老管家和保镖佣人也是冲过来,来到冷小野身侧。

    “小姐,您没事吧”

    冷小野从餐桌上抱过害怕得全身发抖的小雪球,轻轻地安抚着它的背毛,“没事。”

    小时候和父亲去草原上,真正的野狼她都见过,一只狗怎么可能吓得到她

    “撒旦”

    这时候,莉莉安却已经尖叫出声。

    众人转过脸,只见撒旦的身体抽搐了一下,然后就再也不动。

    刚才冷小野这一拍,撒旦将桌上的花瓶也撞下去,腹部被花瓶的碎片刺中,恰好是心脏的位置。

    这只莉莉安养了数年的恶犬,竟然就这样死了。

    莉莉安站起身,看着桌子对面的冷小野,漂亮的脸蛋上满是狰狞的怒意。

    “我要杀了你”

    一把从自己的保镖身上拨出枪,她手臂一抬,手中的枪就已经瞄准桌子对面,抱着小雪球的冷小野。

    老管家一惊,当即上前一步,护在冷小野面前。

    “莉莉安小姐,您冷静点”

    “滚开”莉莉安端着枪绕过餐桌,一步一步地走到冷小野面前,“她杀了我的撒旦,今天我就让她偿命”

    老管家只是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冷小野,几个保镖也是举起枪来,重新瞄准莉莉安。

    莉莉安的保镖见状,也是冲过来护住自己的主人。

    两方人马,剑拔弩张,餐厅内的气氛,瞬间紧张到极点。

    冷小野转身,将手中的小雪球交给身后的女佣。

    抬起手掌,轻轻地扶住老管家的胳膊,正要推开他走到前面去,就听客厅门口传来阴沉的怒喝。

    “怎么回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