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两辆车子同时驶动,郑则亚却利用自己的车辆性能,成功地冲到前面,压住冷小野的车子。

    他立刻将车子微偏,挡在她的车前,不给她超车的机会。

    看着后视镜里那辆黑色帕萨特,他扬着唇角,笑得得意。

    心中想着,只要他一路压着她的跑一圈,便是必胜无疑。

    开着车跟在他的车后,冷小野脸色平静,并没有因为被他压住车速露出半点异样的神情。

    这路况她早就看到,到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环岛。

    郑则亚的车子确实比她性能好,但是赛车比得不光是车子,还要考验车手的操控。

    等到了环岛,就是她反败为胜的时候了。

    两辆车子,风一样地冲过公路。

    后座上,断鼻梁的家伙看着冷小野的侧脸,并没有从这个女孩子脸上读出半点不安。

    从起点到环岛,几公里的路程,自然是转瞬就到。

    车子转弯,郑则亚很自然地收住车速,一直压着车速的冷小野,却在这时,猛地将油门踩了下去。

    黑色帕萨特如脱缰野马一样直冲入环岛,笔直地向着环岛中心的雕塑冲去。

    “小心”

    断鼻梁的家伙眼看着越来越近的雕塑,两手紧张地抓住把手,缩起双腿。

    完了完了,他这辈子肯定交待在这儿了

    郑则亚在前面车上,眼看着黑色汽车突然直冲过来,也是一脸惊讶。

    这妞儿,这是要玩命啊

    冷小野抿着嘴唇,眼到车子还有三米多就要撞上中央环岛的时候,突然踩下刹车,猛打方向盘。

    黑色帕萨特车子一旋,后轮胎擦过柏油马路,在刺耳的刹车声中。

    以一个漂亮的飘逸转了一个直角弯,从郑则亚的车子内侧,超过他的黄色法拉利。

    左侧车轮擦过中央环岛的基石,爆出一片金色的火花。

    听着刹车声,后座上断鼻梁的家伙高声叫了一声妈,整个人就在后座上缩成一团。

    车身轻轻颠簸,再次转弯,驶入正确的驶道,在郑亚则惊讶的目光里,驶入环岛。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冷小野已经将他的车子甩出三个车位还要多的距离。

    郑亚则忙着踩下油门,拼命地追过去。

    心中着急,他的油门也是猛踩到底,黄色法拉利车子猛地提速,追到冷小野的车子后侧。

    两辆车一前一后地驶过环岛,就要马上就要驶出环岛的时候,右侧的横行车道里,一辆垃圾车突然冲出来。

    冷小野眼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光束,立刻就眯起眼睛,凭着感觉将车子左转,帕萨特呼啸着冲过。

    后面的郑则亚明显没有这样的好运气,眼看着突然冲出来一辆车,他本能地打方向盘,同时踩下刹车。

    无奈车速太多,他的车子又改装得太过,现在的马车跟本就不是汽车刹车可以承受的范围。

    车笛声、刹车声

    刺耳响起。

    黄色法拉利失控地向着垃圾车后面的拖车撞过去,直接冲到拖车下面。

    安全气囊弹出的同时,郑则亚也是疼得尖叫出声。

    安全气囊护住了他的要害,可是他的右腿却完全被挤在了车内。

    帕萨特冲出环岛,冷小野立刻就踩下刹车,将车子急停下来。

330.第330章 比起昨天晚上更动人    现在掉头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她只好放慢车速开过来,一边就按响车喇叭。

    听到车笛声,众人转过脸来,主动为她让步。

    不远处一个靠在跑车上,鼻梁上粘着胶布的年轻人侧脸看过来,注意到帕萨特的车号,他立刻直起身子,敲敲跑车玻璃。

    玻璃滑下去,正抱着一个女孩子亲吻的年轻人不悦地抬起脸。

    “怎么了”

    “三少,你看那辆车里,是不是昨天那妞儿”

    被称为三少的人抬起脸,看了看不远处正小心地从几辆跑车间绕行的冷小野,一把就推开车门。

    “妈的,真是冤家路窄哥几个,给我截住她”

    这位三少大名郑则亚,在家排行老三,是典型的富二代。

    因为有钱大方,被一众捧为三少,正是昨天晚上在ktv与冷小野等人起冲突的几人中的一个。

    平日里一向嚣张惯了,昨天被人揍了心情不爽,今天特意组了这个局来飙车玩,哪想到竟然这么巧又遇到冷小野。

    众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立刻就一拥而上,拦住冷小野的车。

    眼看着众人围上来,冷小野忙着踩下刹车,看看车侧众人,她疑惑地皱皱眉,当即滑下车窗。

    “几位,麻烦让一让,我有急事,谢谢啊”

    郑则亚分开众人,走到车前,一迈步就踩上她的车头。

    “想走容易”他抬手拍拍自己的胯,“下来,给哥好好吹吹,吹爽了,哥马上让你走”

    四周,众人都是哄笑出声。

    “妞儿,三少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还不下来”

    “就是,好好给三少吹吹,说不定三少看你活儿好,包你一个月呢”

    冷小野的脸色立刻冷下来,仔细看看郑则亚,再看看站在他身后的年轻人,她亦已经隐约记起这两个人是谁。

    绕个路竟然遇到这两个家伙,真是流年不利。

    抬腕看看表,看看上面显示的时间,她只是微微皱眉。

    已经八点半了,皇甫耀阳那家伙肯定等急了。

    看看四周众人,她一把推开车门,下了车。

    “三少是吧,早就听说过,没想到就是你啊看这样子,都是玩车的吧,要不咱们俩个跑一圈”

    对方这么多人,真要闹起来,事情太大,而且她现在赶着去约会没空和他们玩。

    一身奶白裙装,长发披散在肩头,化了淡妆的冷小野比起昨天晚上更动人。

    随意一站,就把四周所有的女人都比了下去。

    “哟,三少,妞要挑你啊”

    “三少,和她好好玩玩,让她输得心服口服”

    众人看这么漂亮一个女孩,都是跟着起哄。

    郑则亚看看冷小野,再看看怀里刚泡上的小嫩模,瞬间没了兴致。

    一把那小嫩模推开,他微眯着眸子看了看冷小野。

    “要是你输了怎么办”

    “我输了,今儿晚上随便你怎么玩。”

    她输

    冷小野在心中撇撇嘴,她开始玩车的时候,他还不知道油门怎么踩呢

    “妞儿够野的,三少,赶紧上啊”

    碎觉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