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四周,众人又是叫又是吹口哨地起哄。

    那个被打得断了鼻梁的年轻人,轻轻拉拉郑则亚胳膊,“三少,这妞儿看上去挺镇静的,不会也是玩车的吧”

    “切”郑则亚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哥玩车这么多年,还怕一个女人不成”

    抬脸看看车上的冷小野,郑则亚嚣张地扬起下巴。

    “三少就喜欢有种的妞儿,要是你今儿把哥赢了,哥就把哥那辆法拉利送给你。”

    冷小野抬手摸摸额头,扫了一眼郑则亚的那辆艳黄色法拉利,她们家车库里老爸收集的豪车都够开车展了,他还是自个留着吧。

    心中鄙夷,她身子一侧已经坐到车内。

    “那开始吧”

    郑则亚立刻就转过身,走过去坐到自己的车内,众人让开路,二个人就将车子在路上并排停好,一个套着过膝长靴的女孩就走到二人的车前。

    “老规矩,开到前面环岛,然后转弯回来,第一个回来的就是赢家,出事责任自负,生死自己负责。有什么问题吗”

    “等等”郑则亚看看身侧车上的冷小野,抬手向那个断鼻梁的年轻人挥了挥手,“你坐她车上去”

    郑则亚当然也不是傻子,也是担心冷小野半路跑掉,特意吩咐一个自己的兄弟坐到她车上。

    断鼻梁的家伙看看车内的冷小野,想着昨天晚上被她一膝盖打断鼻梁的情景,不由地汗毛倒竖。

    只是碍于郑则亚的淫威,又不敢说不上车。

    到底是不敢往副驾驶室坐,只是拉开后车门,向冷小野陪个笑脸,坐到了后座上。

    冷小野看了看后座上那家伙,扬了扬唇角,转过脸。

    “小小姐不大姐”断鼻梁的家伙被她一看,只是脸色发白,“我保证,我肯定不会手脚。”

    冷小野轻笑出声,“我只是提醒你,系上安全带。”

    “哦,谢谢,谢谢谢谢”

    断鼻梁的家伙忙着安全带拉过来,系到身上。

    “好二位,准备”

    套着过膝长靴的女孩将手伸进短款皮衣,扯出一件红色的胸衣,高高举起。

    四周,顿时口哨声尖叫声响起一片。

    在众人的尖叫声中,女孩扬手挥下胸衣。

    郑则亚立刻就开始大脚地踩上油门,黄色法拉利汽车发出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双目紧张地盯着前方的路面。

    冷小野抬手,调整了一个安全带的松紧,滑下右侧车窗。

    “三少,你的车好像有点问题,我看,你还是别比了。”

    “哈”郑则亚大笑出声,“哥儿这车上午才从店里保养回来,新改装的发动机小妞儿,你要是害怕,不如直接上我的车,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嗨一把。”

    “残废了别怪我。”

    冷小野看他一眼,重新将车窗升起,扶住方向盘。

    “开始”

    随着女孩挥下手中的大红胸衣。

    郑则亚脚尖一点,黄色法拉利汽车轰鸣着冲出起跑线。

    与此同时,冷小野的车子亦已经冲出起跑线。

    当然,论起车子性能,她这辆半旧的帕萨特和人家改装过的法拉利的提速速度自然是没得比的。

    同时启动,立刻就被法拉利汽车超出一个车位。

328.第328章 去,不去,去,不去……    脑子里的两个小人战争进入白热化状态。

    冷小野烦燥地爬起身,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儿,却跟本没办法下决定。

    “反正时间还早,晚上再说,先干点别的事情。”

    她爬起身来,抓了笔画设计稿,画了两笔跟本画不下去。

    看到桌上笔筒里放着的一枚硬币,冷小野伸手将硬币拿过来。

    “如果是字,我就去,如果是背,我就不去”

    拿过硬币,用手指按住,她轻轻一弹,硬币立刻就在桌面上转动起来。

    冷小野紧张地盯着硬币,两手都不自觉地握紧。

    硬币转啊,转啊

    一直转到桌边,掉了下去。

    她忙着跟过来,却见那枚硬币滚啊滚地进了床下,然后停在墙角。

    冷小野拿过手电筒,趴在地上照过来,只见那枚硬币微斜的靠在墙角,即不是字也不是背。

    “有没有搞错”

    弯着身子在床上伸着手试了半天,也摸不出那枚硬币,冷小野忿忿起身,走出卧室。

    看到餐桌上沈宁昨天带回来的花束,冷小野眼中一亮。

    有了

    走过去,她随手从里面抽出一枝花来。

    “如果是单数,我就去,如果是双数,我就不去”

    一手捏花,她一手往下扯花瓣。

    “去,不去,去,不去”

    随着她嘴里嘟囔,花瓣也是一片一片地被她扯掉。

    “去,不去,去”

    她丢掉手中的花瓣,将手再次抬起,却捏了一个空。

    花枝上,所有的花瓣都已经被她扯掉。

    “真得要去”冷小野看看手中花秃秃的花枝,“去就去,谁怕谁,不就吃个饭吗”

    将花枝丢进垃圾桶,她顺手抓起桌上的车钥匙,走向房门。

    走到门口,伸手拿下车上的机车靴,又停了下来,转身对着门厅的镜子看一眼自己。

    镜子里的她,头发乱蓬蓬的,眼皮还有点肿,身上的休闲装因为刚刚钻过床,满是灰尘

    “你难道要穿着运动装去约会呀”

    沈宁的声音响在耳边。

    “洗澡换身衣服吧。”

    冷小野耸耸肩膀,转身走回自己的卧室。

    拿出浴巾进了浴室,仔细洗了澡,将头发吹干这才披着浴巾走出来,拉开衣柜看看柜子里的衣服,立刻再次皱眉。

    这次来上海,她只带了两套换洗衣服。

    昨天那套爬楼的时候弄脏了,身上这件也脏了

    难道,为了和他吃个饭,她还要去买套衣服

    不就是吃个饭吗,他又不是没见过她长什么样子。

    可是,这样也太丢人了吧

    冷小野看看手中的休息闲,抬腕看了一眼运动手表,时间才是下午四点多,距离晚上还早。

    算了,看在他昨天送她回家的份上,她就去买一套衣服好了。

    扯过休闲装来套到身上,冷小野随手抓了钱包和钥匙,大步冲出家门。

    开上车驶出小区,就近找了一家商场,在停车场停好车,她直奔女装层。

    原本,对衣服她并不是很挑衅。

    可是,今天却不怎么的,看哪件也不顺眼。

    这件太土,那件太老

    这件用色她不喜欢,那件板形有点问题

    东转西转,转了好久,也没有选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