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家别纠结了,反正一章,也没内容。

    “伯爵先生在不在楼下我就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些是他的管家送到医学院的。”沈宁放下手中的碗筷,从口袋里取出那个信封来,送到她面前,“还有这个,你们家伯爵先生要我在你吃完饭之后,再交给你。”

    信封上什么也没有,冷小野打开腊封,取出里面的信纸。

    漂亮的信纸上,只有一行字,并不是很漂亮的中文,每笔都写得很认真,一看便知是皇甫耀阳的字迹。

    “今晚8点,我在九重天等你。”

    下面是皇甫耀阳的英文签名。

    看完上面的字迹,冷小野轻挑眉尖。

    “九重天是哪儿”

    沈宁凑过来,看看她手中的信纸,“九重天酒廊你都不知道,那可是被外媒评为亚洲最佳休闲去处的地方,不仅有各种酒水美食,而且还可以俯视整个上海城夜景,那可是网上评出来上海十大浪漫约会之地你们家伯爵先生挺会选地方的吗怎么样,要不要我陪你去选套衣服”

    “买衣服干吗”冷小野挑眉。

    “你难道要穿着运动装去约会呀”

    “谁说我要去了”

    “你不去”

    “你不了解他,这就是他的伎俩而已,我告诉你,他现在肯定就在楼下,只要我一出门,他就会立刻跳出来,抓住我,得意洋洋地对我说,冷小野,你输了。”

    “不可能吧”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现在就把他找出来。”

    冷小野跑进门内,取出高倍望远镜,走上阳台,仔仔细细将楼下观察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有人盯梢的痕迹。

    她又跑出门去,站在楼道的窗侧,将楼下看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奇怪,那个家伙,难道真得没有派人盯着她

    沈宁看着她折腾,也不理会,只是自顾自地吃完自己的饭,然后就走上前来,将车钥匙拍到她手里。

    “那车钥匙给你,今天下午我们组里的几个同学有个聚会,晚餐你自己解决。”

    冷小野看看手里的车钥匙,“你不开车过去”

    “我打车就行了,车留给你约会用啊”

    “我又不去”

    “你去不去我不管,总之呢”沈宁向她眨眨眼睛,“特别提示,激情的时候别忘了安全措施哟”

    冷小野一脚踢过来,沈宁闪身避过,笑着走出门去。

    从阳台上走回来,看看手中的钥匙和信封,冷小野皱眉走进自己的房间,将东西扔在桌上,甩掉鞋子躺回床上。

    “谁要和你约会呀,本人现在好好睡个回笼觉。”

    喝了那么多酒,此刻她的头还有些闷疼。

    原本想躺到床上睡一觉,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却有两个小人开始打架。

    “冷小野,说话得算数,输就要输得起”

    “这可是你摆脱他的大好机会,只要熬过今晚,他肯定会失望地离开,到时候,你就彻底自由了。”

    “冷小野,这次如果你错过了,以后你可能会后悔的。”

    “冷小野,你小心一失足成千古恨,那家伙有多霸道你自己最清楚,趁你还没有爱上他之前收手吧,长痛不如短痛。”

325.第325章 我欠你一个人情    抬手,将冷小野脸上的几根乱发理开,皇甫耀阳垂脸吻吻她的额,站起身来。

    看一眼枕上的冷小野,他转身走出门外。

    沈宁一路跟出来,一直送他到门口。

    “皇甫耀阳,希望你不要一早就找过来,最好是给她一点时间,冷静冷静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大概要睡到中午。”

    转过身来看向沈宁,皇甫耀阳语气正式地开口。

    “沈小姐,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如果有需要,尽管开口。”

    沈宁耸耸肩膀,“我这是在帮小野,不是帮你。”

    注视她的脸片刻,皇甫耀阳轻轻点头,片刻才吐出两个字。

    “谢谢。”

    沈宁扬唇,向他挥挥手,“再见,伯爵先生。”

    “再见。”

    低语二字,皇甫耀阳转身离开。

    下楼,站到冷小野的公寓楼下。

    皇甫耀阳身上只套着一件单薄的衬衫,注视着她所在的楼层。

    他抬起手指,摸摸耳朵上那只小小的耳钉。

    从来没戴过这种东西,耳洞又是新打的,有些痛又有些痒,他还需要慢慢适应。

    转过身,皇甫耀阳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过来接我。”

    很快,车子就驶过来,停在公寓门口,老管家和司机都下了车。

    看着他坐到车后座,老管家站在门外,看看身后的小区。

    “要不要让保镖留下”

    皇甫耀阳侧脸,看看身侧的小区。

    “不用了。”

    第二天中午。

    完成上午的化验之后,沈宁立刻就背上包下楼。

    这个时候冷小野也差不多该醒了,她昨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胃肯定会不好受,这个时候最好是弄一点好消化的粥汤之类的东西给她吃。

    沈宁正在盘算着去哪里给冷小野买午餐的时候,台阶下,一位套着西装,戴着白手套的外籍男子已经走上前来。

    “您就是沈小姐吧”

    “我就是。”沈宁上下打量对方一眼,“您是皇甫先生的人吧”

    “是的,我是伯爵先生的管家。”老管家客气地向她欠了欠身子,双手将手中的大纸袋送过来,“这是伯爵先生为您和小姐准备的午餐,麻烦您带给小姐。”

    这个皇甫耀阳,想得还挺周到的。

    沈宁接过纸袋,“替我向伯爵先生,说声谢谢。”

    “一定转答。”老管家说着,就从身上取出一个小小的信封来,双手送到她面前,“这个,也烦请一起交给小姐”

    抬脸看看沈宁,老管家接着说道,“伯爵先生的意思是,等小姐吃完饭,您再把这封信给她。”

    沈宁伸手接过那个小小的信封,看了看上面封着的红色腊封上红色的蔷薇花印记。

    这位是怕小野知道这封信吃不下饭,还是怕她没胃口吃呢

    “好的。”

    “谢谢您。”

    老管家客气地行礼退开。

    沈宁向他礼貌地点点头,提着纸袋走过去,坐到车上。

    将车开回公寓,她提着袋子走进门内,将食物盒放到桌上,人就走过去,推开冷小野的房门。

    床上,冷小野正在那里打着哈欠揉眼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