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抬手,将冷小野脸上的几根乱发理开,皇甫耀阳垂脸吻吻她的额,站起身来。

    看一眼枕上的冷小野,他转身走出门外。

    沈宁一路跟出来,一直送他到门口。

    “皇甫耀阳,希望你不要一早就找过来,最好是给她一点时间,冷静冷静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大概要睡到中午。”

    转过身来看向沈宁,皇甫耀阳语气正式地开口。

    “沈小姐,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如果有需要,尽管开口。”

    沈宁耸耸肩膀,“我这是在帮小野,不是帮你。”

    注视她的脸片刻,皇甫耀阳轻轻点头,片刻才吐出两个字。

    “谢谢。”

    沈宁扬唇,向他挥挥手,“再见,伯爵先生。”

    “再见。”

    低语二字,皇甫耀阳转身离开。

    下楼,站到冷小野的公寓楼下。

    皇甫耀阳身上只套着一件单薄的衬衫,注视着她所在的楼层。

    他抬起手指,摸摸耳朵上那只小小的耳钉。

    从来没戴过这种东西,耳洞又是新打的,有些痛又有些痒,他还需要慢慢适应。

    转过身,皇甫耀阳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过来接我。”

    很快,车子就驶过来,停在公寓门口,老管家和司机都下了车。

    看着他坐到车后座,老管家站在门外,看看身后的小区。

    “要不要让保镖留下”

    皇甫耀阳侧脸,看看身侧的小区。

    “不用了。”

    第二天中午。

    完成上午的化验之后,沈宁立刻就背上包下楼。

    这个时候冷小野也差不多该醒了,她昨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胃肯定会不好受,这个时候最好是弄一点好消化的粥汤之类的东西给她吃。

    沈宁正在盘算着去哪里给冷小野买午餐的时候,台阶下,一位套着西装,戴着白手套的外籍男子已经走上前来。

    “您就是沈小姐吧”

    “我就是。”沈宁上下打量对方一眼,“您是皇甫先生的人吧”

    “是的,我是伯爵先生的管家。”老管家客气地向她欠了欠身子,双手将手中的大纸袋送过来,“这是伯爵先生为您和小姐准备的午餐,麻烦您带给小姐。”

    这个皇甫耀阳,想得还挺周到的。

    沈宁接过纸袋,“替我向伯爵先生,说声谢谢。”

    “一定转答。”老管家说着,就从身上取出一个小小的信封来,双手送到她面前,“这个,也烦请一起交给小姐”

    抬脸看看沈宁,老管家接着说道,“伯爵先生的意思是,等小姐吃完饭,您再把这封信给她。”

    沈宁伸手接过那个小小的信封,看了看上面封着的红色腊封上红色的蔷薇花印记。

    这位是怕小野知道这封信吃不下饭,还是怕她没胃口吃呢

    “好的。”

    “谢谢您。”

    老管家客气地行礼退开。

    沈宁向他礼貌地点点头,提着纸袋走过去,坐到车上。

    将车开回公寓,她提着袋子走进门内,将食物盒放到桌上,人就走过去,推开冷小野的房门。

    床上,冷小野正在那里打着哈欠揉眼睛。

324.第324章 哄小孩一样轻轻拍着    沈宁看一眼后视镜,刚要提醒皇甫耀阳用瓶盖小口地喂,却见后座上,皇甫耀阳已经将自己的唇凑到冷小野嘴边。

    她刚刚吐过,他也吻得下去

    沈宁微微皱眉,却见他已经从冷小野嘴边移开,又将矿泉水瓶送到嘴边,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在用嘴渡水给她喝。

    收回目光,沈宁轻扬唇角。

    车子开回公寓的路上,冷小野又将皇甫耀阳喂给她的水全吐了出来。

    车上空间小,二个人的衣服都被她吐得惨不忍睹。

    沈宁忙着拿过纸巾递过去,皇甫耀阳却没有理会自己,只是用纸巾仔细地帮她擦拭。

    擦了唇角擦脸,擦完脸擦衣服

    将冷小野身上收拾干净了,将她小心地放到一侧的椅座上,随手扯掉自己的休闲外套,团成一团丢在脚边。

    这才重新将她抱到自己怀里,小心地将她的上前身扶正,一小口地小口地渡水喂她。

    车子终于驶回公寓楼下,沈宁帮他拉开车门,他就抱着冷小野下了车。

    两个人一个抱人,一个拿东西上楼。

    到了楼层,沈宁先一步小跑过去,开了门和灯,又过去帮他打开冷小野卧室的门。

    冷小野早已经在他怀里睡着,被他放到枕上,她似乎是受了惊动,微微睁开眼睛,歪着头看了皇甫耀阳两眼,她伸过手来,拉住他的衣领。

    “你是皇皇甫耀阳”

    “是我。”皇甫耀阳伸手捏住她外套的拉链,“我帮你脱掉外套。”

    冷小野盯着他看了几秒,突然扬手。

    啪

    一计耳光响亮地在他脸上响起。

    皇甫耀阳被打得一怔,沈宁也是一惊。

    正要冲过来,保护冷小野的时候,却见皇甫耀阳平静地轻轻拥住她,正将她扶起来,想办法帮她拉下外套衣扣。

    冷小野却像个小疯子一样,向他踢打起来。

    “骗子滚开你别碰我滚开你不许到我梦里来说什么生则同衾,死则同穴骗子滚啊滚”

    “对不起,小野,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皇甫耀阳轻声低语着,任她踢打,只是小心地帮她脱掉弄湿的外套,又帮她脱了鞋和袜子。

    沈宁看看这二位,笑了笑,耸耸肩膀,走进浴室。

    “我不听骗子说好三天的,你只坚持了一天骗子走开”

    她醉了厉害,看似彪悍,却并没有多少力气,打在他的身上当然不会疼。

    心,却莫名地缩紧。

    事实上,从她离开图书馆开始,他一直在悄悄地跟着她。

    她吃饭、她进ktv、她打架他全都在看在眼里。

    原本就是想要看看,她到底会在意他到什么程度,现在看到了,他反而又开始后悔。

    不躲不闪,任她折腾,皇甫耀阳只是蹲在她的床侧,有些笨拙地抚着她的发,哄小孩一样轻轻拍着她。

    骂够了,折腾得几乎没了力气,冷小野才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沈宁递过热毛巾,皇甫耀阳伸手接过来,帮她擦了擦手和脸。

    “她已经折腾累了,不会有事,我会照顾她,您该回去了。”

    沈宁在他身侧,轻声开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