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宁看一眼后视镜,刚要提醒皇甫耀阳用瓶盖小口地喂,却见后座上,皇甫耀阳已经将自己的唇凑到冷小野嘴边。

    她刚刚吐过,他也吻得下去

    沈宁微微皱眉,却见他已经从冷小野嘴边移开,又将矿泉水瓶送到嘴边,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在用嘴渡水给她喝。

    收回目光,沈宁轻扬唇角。

    车子开回公寓的路上,冷小野又将皇甫耀阳喂给她的水全吐了出来。

    车上空间小,二个人的衣服都被她吐得惨不忍睹。

    沈宁忙着拿过纸巾递过去,皇甫耀阳却没有理会自己,只是用纸巾仔细地帮她擦拭。

    擦了唇角擦脸,擦完脸擦衣服

    将冷小野身上收拾干净了,将她小心地放到一侧的椅座上,随手扯掉自己的休闲外套,团成一团丢在脚边。

    这才重新将她抱到自己怀里,小心地将她的上前身扶正,一小口地小口地渡水喂她。

    车子终于驶回公寓楼下,沈宁帮他拉开车门,他就抱着冷小野下了车。

    两个人一个抱人,一个拿东西上楼。

    到了楼层,沈宁先一步小跑过去,开了门和灯,又过去帮他打开冷小野卧室的门。

    冷小野早已经在他怀里睡着,被他放到枕上,她似乎是受了惊动,微微睁开眼睛,歪着头看了皇甫耀阳两眼,她伸过手来,拉住他的衣领。

    “你是皇皇甫耀阳”

    “是我。”皇甫耀阳伸手捏住她外套的拉链,“我帮你脱掉外套。”

    冷小野盯着他看了几秒,突然扬手。

    啪

    一计耳光响亮地在他脸上响起。

    皇甫耀阳被打得一怔,沈宁也是一惊。

    正要冲过来,保护冷小野的时候,却见皇甫耀阳平静地轻轻拥住她,正将她扶起来,想办法帮她拉下外套衣扣。

    冷小野却像个小疯子一样,向他踢打起来。

    “骗子滚开你别碰我滚开你不许到我梦里来说什么生则同衾,死则同穴骗子滚啊滚”

    “对不起,小野,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皇甫耀阳轻声低语着,任她踢打,只是小心地帮她脱掉弄湿的外套,又帮她脱了鞋和袜子。

    沈宁看看这二位,笑了笑,耸耸肩膀,走进浴室。

    “我不听骗子说好三天的,你只坚持了一天骗子走开”

    她醉了厉害,看似彪悍,却并没有多少力气,打在他的身上当然不会疼。

    心,却莫名地缩紧。

    事实上,从她离开图书馆开始,他一直在悄悄地跟着她。

    她吃饭、她进ktv、她打架他全都在看在眼里。

    原本就是想要看看,她到底会在意他到什么程度,现在看到了,他反而又开始后悔。

    不躲不闪,任她折腾,皇甫耀阳只是蹲在她的床侧,有些笨拙地抚着她的发,哄小孩一样轻轻拍着她。

    骂够了,折腾得几乎没了力气,冷小野才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沈宁递过热毛巾,皇甫耀阳伸手接过来,帮她擦了擦手和脸。

    “她已经折腾累了,不会有事,我会照顾她,您该回去了。”

    沈宁在他身侧,轻声开口。

323.第323章 他也吻得下去    男子手一伸,就向冷小野抓过来。

    “小宁闪开”

    冷小野一把推开沈宁,右手一伸一扣,就使出一计小擒拿手扣住对方的手腕。

    顺势一拉,男子身体前倾,她的膝盖就抬起来,狠狠磕上对方的脸。

    男子只觉鼻子一酸,鼻血已经流出来。

    冷小野已经喝醉,力量和准头都是大打折扣,膝盖踢中对方,她的身体也是身去平衡,向后连退几步,撞向后面停着的车子。

    “小野”

    沈宁扑过来想要扶她。

    斜下一个人影却已经风一样冲过来,高大的身影及时挡在冷小野身后,接住她倒下去的身子,将她纤瘦的身子拥在自己怀里。

    沈宁定眼一看,看清来人,只是惊讶地怔在原地。

    皇甫耀阳

    “给我上”

    对面原本有五个人,二个受伤,另外三人气急败坏地一齐冲过来,其中一个手一抖,就从身上摸出一把刀来。

    “小宁你放开我”

    冷小野从皇甫耀阳怀里直起身子,抬脚就往冲上前来的那人身上踢。

    看着她醉得迷迷糊糊的样子,皇甫耀阳好一阵心疼。

    伸臂拥住她的身子,他抬腿一脚,就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家伙踢飞。

    “小心,刀”

    沈宁急喝出声。

    一手拥着她的身子,皇甫耀阳侧身将她护在怀里,左手一伸,已经抓住那人握刀的手腕。

    用力一拧,只听得一声脆响,那人的手腕已经被他拧断。

    手中刀子脱手,那人杀猪一样惨叫出声。

    随手一丢,皇甫耀阳就将对方像扔破麻袋一样扔出去。

    另外一个家伙原本已经冲到皇甫耀阳附近,被他侧脸一眼,只是吓得一哆嗦,慌乱地转身跑了。

    “你们几个小心点,以后别再遇到小爷”

    地上的几个家伙也是抱着胳膊慌乱地爬起来,为首那个光头甩下一句威胁,跳上车子,迅速离开。

    “站住你你别跑”冷小野在皇甫耀阳怀里直起身子,挣扎着要追,皇甫耀阳忙着抱住她,“小野,别追了”

    听到他的声音,冷小野抬眸看了他一眼。

    “你你不是小宁哇”

    胸口一阵翻腾,她就控制不住地呕吐起来。

    皇甫耀阳忙着帮她拍背,沈宁就从车上抓过两瓶水递过来。

    接过水瓶让她漱了口,又取出手帕,小心地帮她的脸和嘴擦干净,皇甫耀阳横臂将她抱起。

    “你不能带她走”

    沈宁横臂挡在他面前。

    皇甫耀阳没有理会她,只是迈步走过来,坐进帕萨特的车子后座。

    “你开车,我送你们回去。”

    沈宁松了口气,忙着跑过来,帮他关好车门,自己就坐到驾驶座上,驶动车子。

    车子驶向公寓的方向,沈宁就抬脸看一眼后视镜。

    “想办法喂她点水,要不然她的胃受不了。”

    后座上,皇甫耀阳像抱婴儿一样抱着冷小野,小心地将水瓶送到她嘴边。

    “小野,喝点水。”

    冷小野醉得迷里迷糊地,哪里配合,一口水全顺着她的嘴角流出来。

    手帕早已经弄脏丢掉,他忙着用自己的袖子帮她拭掉水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