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男人,当然就是皇甫耀阳。

    命令手下带着发射器离开的同时,他没有派任何人跟踪冷小野,而是亲自赶到医学院沈宁上课的教研楼。

    自然,很轻易就跟上走进图书馆的冷小野。

    抬起右手,皇甫耀阳轻轻地从面前的书架上抽了一本书下来。

    书抽下来,书架上立刻就多出一个空隙,空隙那边,刚好是冷小野的座位。

    桌边的冷小野,正专注地俯在桌上,画设计稿。

    长发梳成马尾,露出整张小脸,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可以看到她的左脸。

    白皙的耳垂上,没有戴任何首饰,只有一个空空的耳洞。

    心中,突然一悸。

    感觉到似乎哪里不对劲,冷小野猛地转过脸,看向四周。

    皇甫耀阳微微侧身,躲到书架后。

    冷小野环视四周。

    四周有几个看书的学生,有两个男生正在一脸仰慕地偷看她,迎上她的目光,立刻就将视线收回去,继续看书。

    其中一个生得身材高大,模样还不错的男生就站起身,走过来站到她对面。

    男生笑着送到她面前,“同学,介意我坐在你对面吗”

    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笑起来的样子很阳光。

    这位也是医学院内的校草一枚,平生在学院里也有不少女生追求,昨天在图书馆里见到冷小野,立刻就去了她动了心,今天是特意来守株待兔的。

    书架后,皇甫耀阳握书的手指不悦地收紧,身子一侧,就重新站到缝隙前,看向对面的冷小野。

    冷小野头也没抬,“麻烦让一让,你挡到我的光了”

    男生怔了怔,有点不甘心这样败下阵来,笑着向她伸过手掌,“你一定是新入校的学生吧,我叫韩子岚,是三年级的学生,很高兴认识你。”

    放下手中的笔,冷小野抬起脸来,向对方一笑,然后就伸手从颈间摸出那枚戒指,向对方晃了晃。

    “对不起啊学长,我老公不喜欢我和别的男生握手。”

    老公

    校草看看她指间捏着的那枚金色钻戒。

    “对对不起啊,打扰了”

    “没关系。”

    校草抓起自己的包迅速逃走,冷小野就垂下脸,将戒指塞进衣襟。

    书架后,不悦地握紧手中图书的皇甫耀阳,轻扬唇角。

    老公

    他喜欢这个称呼。

    将戒指重新塞进衣服,冷小野转了转手中的铅笔,信手拿过桌上的平板电脑。

    此时,距离早上已经过去很久。

    电脑显示,皇甫耀阳已经飞出中国国界,还在继续向着西南方面前进。

    冷小野抱起右臂,皱眉看向左手中的平板电脑。

    这个家伙,这是要去哪儿呢

    难道

    她仔细看看地图。

    看这个方向,似乎是a国的方向。

    他要回国了

    没错,这个方向一定是回国了。

    冷小野撇撇嘴,还说什么“生则同衾,死则同穴”、“永远”

    骗子

    这才第二天就坚持不住啦

    不过也好,不,不是也好,是太好了,她终于自由了。

    拿出手机,她立刻就拨通沈宁的电话。

    “喂,小宁,告诉你一下天大的好消息,牛皮糖回国了。”

    “不可能吧”沈宁哪里肯信。

    像皇甫耀阳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这样轻易放弃

319.第319章 耳洞    第二天一早。

    冷小野一觉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过平板电脑,确定皇甫耀阳的位置。

    坐标显示,他正在向着城外移动。

    “恩”冷小野不解地睁大眼睛,将平板电脑送到眼前,放大地图,“再向前就是机场了这个臭小子,去机场干什么”

    抬手抓抓头发,她有点想不明白。

    片刻之后,她猛地坐直身子。

    这家伙,不会是要飞回北京去,到她家来个斧底抽薪吧

    不过,片刻她又放松下来。

    皇甫耀阳最多就是去找她老妈,许夏跟本就不知道她住在哪儿,就算他去了北京也无济于事。

    看一眼表,冷小野立刻就揭被跳下床,迅速穿上衣服走出来。

    外面,沈宁已经早早起床,将早餐做好。

    看到她出来,沈宁侧脸看过来。

    “看你这兴奋的样子,做什么好梦了”

    “好梦就没有,好事就有一件”冷小野将平板电脑拿过来,在她眼前晃了晃,“看到没,那小子去机场了。”

    沈宁轻轻皱眉,“这么快就放弃了”

    “不可能啦,他大概是想到什么别的法子。”冷小野笑嘻嘻地坐到桌边,拿过她烤好的面包片,“总之呢,他不在,我们就可以自由了,刚好你今天下午休息,我请你吃蟹黄包,再去外滩喝杯咖啡,好好地透透气。”

    她最担心的就是皇甫耀阳,至于他的那些手下,连个沈宁都盯不住,冷小野当然不会放在眼里。

    说着,她就将面包送到嘴边。

    沈宁伸手过来,一把从她手里夺过面包片,“洗手去”

    “是,幼儿园阿姨”冷小野向她做个鬼脸,转身奔进卫生间。

    吃完早餐,二人一起下楼,坐到车上的时候,她只是嘟着小嘴,轻轻地吹着口哨,一脸欢快。

    一路将车子开进医学院大门,冷小野直接将沈宁送到她的课题小组所在的办公楼楼下。

    “老规则,你上课,我去图书馆,中午见”

    将车停好,走进图书馆,冷小野找了一个角落的座位坐下。

    取出画纸铺好,手又摸出平板电脑来,又看了一眼。

    只看了一眼,她就愣在原地。

    电脑显示,皇甫耀阳的坐标,正在向着东南方向移动。

    那并不是北京的方向。

    这家伙,要去哪儿呢

    “大概是有什么急事离开吧,管他呢”

    冷小野耸耸肩膀,将电脑丢在一边,埋头去画设计稿。

    楼梯上,一位套着黑色休闲装的高大男子缓步走上楼来。

    他的身形很高,黑色的棒球帽压得很低,帽子外只露出一圈金棕色的短发。

    帽洞下,挺直的鼻梁上架了一幅深色太阳镜,镜片挡住一切,看不到后面眸子的端倪。

    环视四周一圈,高大男子走进书架之间,慢慢地穿过一片书架,来到一处书架前,他停下脚步。

    阳光从一侧的窗子投进来,将他高大的侧影都涂上一层漂亮的金粉。

    阳光下,他左耳上那颗小小的红宝石耳钉,闪烁出璀璨的光华。

    耳钉四周的肌肤却有点红肿,很明显这个耳洞是新打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