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走上草坡,冷子锐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将手中的大衣披到她身上,“那就别理智,跟着感觉走”

    “跟着感觉走”冷小野嘟嘟小嘴,“爸,我不明白。”

    冷子锐拥住她的肩膀,扶着她走向草坡下,“你不明白,是因为你的感觉还不强烈,等你的感觉足够压抑住理智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那是指疯狂吗”

    “恩,可以这么说。”

    “爸,那你疯狂过吗”

    “当然了”冷子锐的大手在她肩膀上拍了拍,“和你妈谈恋爱的时候,你妈出事,我不顾纪律偷偷跑到香港救她够疯狂了吧”

    冷小野停下脚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爱情的力量有这么强大吗”

    她家老爸她最了解,看上去吊儿郎当,却是一个典型的铁血军人。

    在他的心目中,军队纪律绝对是不容践踏的,他竟然会不顾这些偷偷跑去香港

    冷子锐笑起来,“野丫头,以后你就会明白,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将她送到宿舍门外,冷子锐伸手拿过她手中的望远镜。

    “好好睡一觉,明天爸爸给你做烤兔子。”

    “爸”冷小野站在台阶上转过脸,“小宁要到上海一个医学研究院做课题研究,她想让我去上海陪她几天,行吗”

    冷子锐笑着用大手扶住她的两臂,“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有权力自己做决定。”

    一语双关,相信,他的聪明女儿听得懂。

    冷小野目光一动,然后就扬起唇角。

    “谢谢爸爸。”

    “去吧”

    冷子锐收回手臂,扬扬下巴。

    扶住他的肩膀,冷小野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道了声晚安这才转身走进房门。

    看着她将门关好,冷子锐转过身,没有回指挥部,而是重新走上草坡,拿过望远镜向刚才冷小野张望的方向看了看。

    然后就大步走下草坡,进入树林。

    摸出手机,他小心地观察着前行。

    很快,他就发现了皮鞋的印迹,弯下身去,用手量了量鞋印的大小,他轻扬唇角。

    “身高至少在一八七之上,还挺配我家小野的。加十分。”

    顺着那足迹一路追踪,发现草丛里一个闪光物,冷子锐弯下身,从草丛中捡起一样东西。

    那是一颗镶嵌着金色钻石的袖扣,在手电的光束下,袖扣反射着摧残的光华。

    “钻石”冷子锐看看手中的袖扣,目光扫过后面的品牌标识,“吉凡克斯恩,品味也还不错加十分。”

    然后,他继续向前走。

    一路观察着那些痕迹,不时点头。

    “很会利用地形,看这足迹的步局,应该身子不错,加十分。”

    利用地上的蛛丝马迹,冷子锐也是得到了不少信息。

    穿过树林,他在路边停下脚步,看了看土路一侧的草地留下的车辙,他轻轻地掂了掂手中的袖扣。

    “连我的地方也敢闯,胆子不小,加十分。做事不计后果,冲动,扣二十分,没有清理掉痕迹,给敌人可乘之机,扣二十分。”

305.第305章 我的恶作剧有点过分    你是我最难割舍的枷锁,不知不觉,就因你画地为牢。冷小野

    冷小野的手指抬起又缩了回来,一个一个删掉上面的数字。

    “磨人精”

    拨了一根干草在手里扯烂,冷小野皱眉低骂一声,重新输入他的号码,然后按下拨出键。

    电话,很快接通,皇甫耀阳的声音立刻就从听筒里传出来。

    “喂”

    听到他的声音,冷小野立刻开口,“我告诉你皇甫耀阳,你赶紧走,不许在那儿呆着了。”

    “小野”

    他沙哑的声音里透着惊喜。

    “我再说一遍,你马上离开那里,回城去,否则之前的约定取消”

    她知道他在这儿

    皇甫耀阳推门下车,走到路边,看向远处的军事管理区。

    “小野,这样不公平。”

    “你不走是吧,好啊,那我就在我爸这呆三天,你休想找到我。”

    刚说一个字,喉咙又是一阵发痒,皇甫耀阳忙着急语几个字,“等咳等我一下”

    将手机移开,他咳嗽了一阵,才重新将手机送到耳边。

    “好,我现在就走。”

    “等一下”冷小野用望远镜远远地看着他,“公平起见,我会给你一点提示,不过你要保证,如果三天之内你找不到我,你就必须离开中国”

    “什么提示”

    “你先答应我”

    皇甫耀阳深吸口气,“好,我答应。”

    冷小野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

    “明天,我会去上海,三天之内,我不会离开上海。如果你能找到我,就算你赢,如果你找不到,就算你输”

    电话那头,皇甫耀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

    “小野,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会的咳”

    听着他的咳嗽声,冷小野轻轻抿抿嘴唇。

    “你是不是病了”

    “喉咙有点疼。”

    “对不起啊,我我的恶作剧有点过分。”她缓缓地吸了口气,“回去买点药,好好睡一觉吧,等我到了上海,我会打一个电话通知你的,我说话算话。”

    皇甫耀阳注视着远处的那一片营地,“我有一个问题。”

    “问。”

    “为什么,你要我再找你一次”

    “因为我喜欢的是比我强的男人,如果你连找我都找不到的话,以后怎么保护我”

    “我明白了。”

    “那,挂了”

    冷小野挂断电话。

    收起手机,皇甫耀阳向她的方向注视片刻,转身上车,启动车子驶上主路,渐行渐远。

    看着他的车子汇入车流,消失不见,冷小野才收起望远镜和手机。

    坐在土坡上,她抬手撑着脸,看着不远处的树林,出了神。

    所谓地让他找她,不过就是一个说词而已。

    她有追踪器在身,让不让皇甫耀阳找到她,完全在她的一念之间。

    她只是需要好好地想一想,要不要和他交往。

    老爸说过,遇到事情的时候要冷静。

    现在,她就要冷静下来,好好地想一想。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情这么烦燥,一点也冷静不下来呢

    身后,响起脚步声。

    冷小野转过脸,看着拿着大衣走上来的老爸冷子锐。

    “爸,如果我遇到一个难题,没有办法让自己理智选择的时候,该怎么办”

    么么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