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口香糖里薄荷的清凉在口腔里散开,皇甫耀阳只觉灼热的喉咙一下子清爽下来,咳嗽当即止住。

    抬手,他一把捉住她的两腕。

    “小野你明明就是喜欢我,为什么不敢承认”

    说什么一枪毙了他,她若真想开枪,早开了。

    看他咳嗽却还给他糖,不是关心他喜欢他是什么

    冷小野挑眉,“谁说我不敢承认了”

    他一怔,然后,扬唇。

    “这么说,你承认喜欢我”

    冷小野注意到失言,想要否认已经晚了,当即撇嘴将手从他手里抽出来。

    “喜欢你又怎么样,喜欢也不代表我会对你言听计从。”她伸手抓过地上的枪,“皇甫耀阳,我现在严肃地警告你,马上”

    话未说完,皇甫耀阳已经抓住她的枪,用力一拖。

    冷小野猝不及防,直接扑到他怀里,脸就撞到他的胸口。

    鼻子被他的胸口撞得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她本能地想要挣扎,他手臂一拥,却已经将她抱紧。

    “小野,我保证以后我不会再以前那样控制你,我会给你自由”

    急急说了这么多话,他又咳嗽起来。

    听着他胸口里沉闷的咳嗽声,冷小野原本撑住他的胸口,想要将他推开的手掌,不由地犹豫。

    “你不是说,我可以心平气和地把你当成一个人的时候,就可以再来找你的吗现在咳现在我就可以。”

    冷小野一怔,抬起脸来看向他,“你看到了那么字条”

    皇甫耀阳抬起大手,捧住她的小脸,“我不仅看到了字条,我还看到你骑在闪电身上向城堡的方向张望”

    “谁看你了”冷小野白眼,“我是看亚瑟。”

    “跟我回去,我们一起放亚瑟回非洲草原,好吗”

    冷小野撇嘴,“然后你就把我抓进你的大笼子想得美”

    大笼子

    皇甫耀阳微愕,然后才意识到她是指他的城堡。

    “如果你不喜欢那里,那我们可以换一个地方住,你喜欢北京,我就在北京买套房子你喜欢纽约,我就到纽约陪着你”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不是说在哪里住的问题,而是你跟本就不尊重我。”冷小野打断他的话,“每次都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跟本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想亲就亲,想睡就睡,想结婚就结婚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我”皇甫耀阳语塞,“我确实没有想过。”

    “你想去我家就去我家,还骗我妈,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我就是太想你咳”

    “闭嘴呀”冷小野急急捂住他的嘴,“万一被我爸安排的人听到,你就死定了你”

    “小野”

    她话音刚落,就听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野在哪儿呢”

    伴着冷子锐的声音,还有手电的光束从远处的林中射过来。

    冷小野瞬间汗毛倒竖,用力捂住皇甫耀阳的嘴,她凑到他耳侧。

    “我想办法把他引开,你马上离开这里,听到没有”

    皇甫耀阳拉下她捂着他的手掌,“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冷小野侧脸看看远处渐近的电光和谈论声,皱眉将他扑倒在地,“闭嘴呀”

297.第297章 生则同衾,死则同穴    她原本趴在他怀里,这一扑,整个人就压到他身上,胸口正好压在他的脸上。

    嗅着她身上熟悉的清香味,皇甫耀阳只觉呼吸一紧。

    冷小野心中紧张的要命,跟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紧张地盯着灌木丛外。

    灌木丛外。

    冷子锐举着手电走过来,一边还在唤着冷小野的名字。

    “小臭臭,别藏了快出来一会儿树林里就要清场,别玩了快点出来,要不然爸爸要生气了哟”

    身后,跟着他的亲信部下徐少川,“老大,小野不会出什么事吧”

    “没事,那丫头肯定又和我玩捉迷藏呢”冷子锐用手电照照四周,“你小心点,说不定一会儿她就从哪里跳出来偷袭咱们。走,咱们去前面看看。这个野丫头,一摸到枪就像小疯子,肯定是找靶不过瘾上林子里打野兔子去了。”

    徐少川从小看着小野长大,也知道她的个性,当即笑着跟冷子锐走向前面的林子,“小野没当兵真是可惜了,要不然,肯定也是女将军的料。”

    “那是,不说是谁闺女。”冷子锐笑着回应。

    二人,渐远渐远。

    冷小野屏着呼吸,趴在地上,从灌木丛的缝隙里看着二人走远,这才松了口气,从皇甫耀阳身上直起身子。

    “行了,你快走,再晚了树林里要清场,到时候放出军犬来你就彻底over了你”

    身子刚坐直,就感觉到身下有异样硬物硌着她。

    冷小野顿时脸上发烫。

    这个混蛋,什么时候了还有这个心情啊

    她心慌地想要起身,皇甫耀阳却已经坐直身子,抓住她的双臂。

    “小野,我会尊重你,不会再限制你的自由,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说得好听,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做得到吗”冷小野轻轻扭了扭身子,这样坐在他身上,她实在难受,“你先放开我”

    “那你不许走。”

    “你看,又来了,不许不许不许,我又不是你的手下,凭什么不许”

    皇甫耀阳换了一个字,“那你不要走。”

    换了一个字,他的语气也是显得软了许多。

    借着从头顶投下来的月光,冷小野清楚地看到眼前的皇甫耀阳。

    那个一向整洁高傲得不可一视的男人,此时此刻,却是说不出的狼狈。

    西装刮得乱七八糟,头发上满是碎树叶子,脸上也有脏兮兮的,还有几道不知道是什么灌木刮出来的血印子抛却那张泥沙难掩的俊脸不计,就他这形象,整个就一非洲难民。

    她不自觉地有些心软。

    “皇甫耀阳,我就想不通了,世界上那么多女人,你干吗非跟我过不去呀”

    皇甫耀阳蓝眸眨也不眨地注视着她,声音沙哑地开口。

    “小野,我不想要别的女人,我就想要你。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咳永远在一起。”

    这算是表白

    冷小野撇撇嘴,“永远永远永远,你知道中文的永远是什么意思吗”

    皇甫耀阳低低地清清嗓子,“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叫生则同衾,死则同穴吗我就是要那样和你在一起。”

    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