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她原本趴在他怀里,这一扑,整个人就压到他身上,胸口正好压在他的脸上。

    嗅着她身上熟悉的清香味,皇甫耀阳只觉呼吸一紧。

    冷小野心中紧张的要命,跟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紧张地盯着灌木丛外。

    灌木丛外。

    冷子锐举着手电走过来,一边还在唤着冷小野的名字。

    “小臭臭,别藏了快出来一会儿树林里就要清场,别玩了快点出来,要不然爸爸要生气了哟”

    身后,跟着他的亲信部下徐少川,“老大,小野不会出什么事吧”

    “没事,那丫头肯定又和我玩捉迷藏呢”冷子锐用手电照照四周,“你小心点,说不定一会儿她就从哪里跳出来偷袭咱们。走,咱们去前面看看。这个野丫头,一摸到枪就像小疯子,肯定是找靶不过瘾上林子里打野兔子去了。”

    徐少川从小看着小野长大,也知道她的个性,当即笑着跟冷子锐走向前面的林子,“小野没当兵真是可惜了,要不然,肯定也是女将军的料。”

    “那是,不说是谁闺女。”冷子锐笑着回应。

    二人,渐远渐远。

    冷小野屏着呼吸,趴在地上,从灌木丛的缝隙里看着二人走远,这才松了口气,从皇甫耀阳身上直起身子。

    “行了,你快走,再晚了树林里要清场,到时候放出军犬来你就彻底over了你”

    身子刚坐直,就感觉到身下有异样硬物硌着她。

    冷小野顿时脸上发烫。

    这个混蛋,什么时候了还有这个心情啊

    她心慌地想要起身,皇甫耀阳却已经坐直身子,抓住她的双臂。

    “小野,我会尊重你,不会再限制你的自由,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说得好听,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做得到吗”冷小野轻轻扭了扭身子,这样坐在他身上,她实在难受,“你先放开我”

    “那你不许走。”

    “你看,又来了,不许不许不许,我又不是你的手下,凭什么不许”

    皇甫耀阳换了一个字,“那你不要走。”

    换了一个字,他的语气也是显得软了许多。

    借着从头顶投下来的月光,冷小野清楚地看到眼前的皇甫耀阳。

    那个一向整洁高傲得不可一视的男人,此时此刻,却是说不出的狼狈。

    西装刮得乱七八糟,头发上满是碎树叶子,脸上也有脏兮兮的,还有几道不知道是什么灌木刮出来的血印子抛却那张泥沙难掩的俊脸不计,就他这形象,整个就一非洲难民。

    她不自觉地有些心软。

    “皇甫耀阳,我就想不通了,世界上那么多女人,你干吗非跟我过不去呀”

    皇甫耀阳蓝眸眨也不眨地注视着她,声音沙哑地开口。

    “小野,我不想要别的女人,我就想要你。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咳永远在一起。”

    这算是表白

    冷小野撇撇嘴,“永远永远永远,你知道中文的永远是什么意思吗”

    皇甫耀阳低低地清清嗓子,“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叫生则同衾,死则同穴吗我就是要那样和你在一起。”

    么

295.第295章 你……你敢打我    那个身影,动作利落丝毫不逊于她哥冷小邪。

    同样在军队是接受过训练的皇甫耀阳,并不会愚蠢地大摇大摆地闯进来。

    为了方便活动,皇甫耀阳早已经脱掉大衣,借着暮光为掩护,在树木和灌木之间闪跳挪移。

    他套着深色西装的高大身影,几乎与树林混为一体,就算是冷小野也是好半天才发现他的影子。

    借着昏暗的暮光,冷小野清楚地看到他身上的西装,早已经沾满落叶和泥土,还有几个地方被刮出破口,翻出暗色的衬里。

    “真想一枪毙了你”

    冷小野嘴里发狠,人却暗松口气。

    还好,这家伙还知道收敛一点,没有被发现,要不然,她真不知道如何向老爸解释。

    迅速观察一下四周,没有发现有潜伏的人员的气息,冷小野重新将视线落到皇甫耀阳的身上。

    看着他一点点地靠近,她正准备站出来阻止他,皇甫耀阳突然向后缩起身子。

    冷小野疑惑挑眉,一样东西却从不远处的树后飞过来,落在她的身后,她本能地侧脸。

    皇甫耀阳却已经从树的另一侧绕行过来,猛地飞扑过来,跳到灌木丛后,一手抓住冷小野手中的狙击枪,另一手就是一计凌厉的锁喉向她颈间击过来。

    看清暮色中她的脸,他的手险险在距离她的咽喉不远处停下。

    “小野”低呼一声,他忙着从她身上翻下身去,顺手将她扶成坐姿,“你没事吧”

    冷小野气愤地瞪着他,“混蛋,你你敢打我”

    “我我不知道是你。”皇甫耀阳歉意地看着她,蓝眸里却有说不出的惊喜,歉意心疼又带着几分惊喜地看着她,手就伸过来,扶住刚才他大力抓过的手腕,“是不是弄疼你了”

    没见到她之前,他还在发狠,这次见了她,不管是什么局面,都要将她一掌劈晕带回国去。

    真得见到她,他早已经忘了那个决定。

    “别碰我”冷小野甩开他的手掌,枪口就抵上他的胸口,压着嗓子说道,“我告诉你,皇甫耀阳,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出这里,否则”

    “否则怎么样”

    皇甫耀阳哑着嗓子说了几个字,突然急急抬起手掌,用手背挡住嘴,努力压仰着咳嗽起来。

    看着他咳嗽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冷小野只是皱眉。

    不会是被她那一杯咸茶咸得吧

    不可能,一杯茶水不可能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他肯定是装的。

    “我告诉你,你马上走,要不我就一枪毙了你”

    皇甫耀阳抬起脸,想要说什么,却又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

    冷小野的眉越发皱紧,伸手摸摸身上,摸到口袋里的口香糖,她随手抓出来,倒出一块送到他面前。

    “那含着”

    压着咳嗽抬起脸,视线掠过她白嫩手掌里的口香糖,皇甫耀阳抬脸看向她的脸。

    “小野咳”

    刚说两个字,他又喉咙发痒,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

    冷小野挑挑眉尖,低骂出声,“不把我爸引来你不罢休,是不是”

    丢下枪捏住他的下巴,她一把将那颗糖塞到他嘴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