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后视镜里看着跳下车来的皇甫耀阳,冷小野扬着唇角将自己的手收回来,滑上车窗。

    “妈,电话打通了没有啊”

    许夏放下手机,“你爸说让我们直接去野外演习指挥部”

    “ok”冷小野笑着答应,然后就欢快地轻吼出声,“哦去训练场喽”

    “你刚才看什么呢”许夏疑惑地看向车后。

    此时,火车已经开过去,将皇甫耀阳的车和人都挡住了。

    冷小野轻笑,“看火车呀”

    火车那边。

    皇甫耀阳急急地咳嗽两声,转过身来,一把走过去拉开驾驶座的门,将司机拉下来,自己就坐进驾驶座。

    “全部滚下去”

    几个人听着他愤怒的语气,没人敢违命,都是乖乖地下了车。

    火车全部通过,路障重新收起。

    皇甫耀阳一脚油门踩下去,奔驰车如脱缰之马,碾过铁轨。

    一路狂追了十几分钟,终于在前面的路上看到那辆红色越野车的影子,他立刻就超过前面的路,一点点地向着冷小野的车子再次逼近。

    冷小野开着车,并没有放松,她也知道皇甫耀阳的性格,并不会轻易放弃。

    看到重新追上来的黑色奔驰,她定睛一看,立刻就认出开车的是皇甫耀阳。

    这个混蛋,追得还真快

    就在冷小野暗自盘算着如何甩掉皇甫耀阳的时候,许夏却已经靠在椅背上开口。

    “小野,前面左转”

    “不是左转吧”冷小野故意给她打岔,“我记得是下一个路口。”

    她可不能让皇甫耀阳知道她去哪儿。

    许夏抬手一指前面的路牌,“什么呀,那牌子上不是写着吗军事管理区,就是这儿,快点,并到左边车道,一会儿拐不过去了”

    冷小野看骗她不过,只好将车子并到左线。

    加快车速,抢在黄灯最后两秒将车子拐到左边的小路。

    后面的皇甫耀阳跟本就没有理会红灯,直接就将车子从右边的车道冲过来,跟着她拐上小路。

    撞死你

    冷小野心中气骂,只能将车速加快,向前驶去。

    很快,前路就出现警卫。

    看到她车上的“专用通行证”,向她敬了一个礼就将车子放行。

    后面,皇甫耀阳也跟过来,却被对方拦下。

    “对不起,先生”警卫敲开他的车窗,“这里是军事管理区,这两天路面限制,您不能再往前开了,请您到前面的路口绕行。”

    皇甫耀阳看看拐进林荫路上的红色越野车,“为什么她们可以进去”

    “那是我们的内部车辆。”警卫道。

    内部车辆

    军事管理区

    皇甫耀阳皱了皱眉,“冷将军是不是在这儿”

    警卫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对不起,先生,对您的问题我无可奉告,请您马上调头,离开这里。”

    知道这里不是可以随便闯的,皇甫耀阳将车子调了一个头,缓缓地驶回原路。

    但是,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将车子驶上大路,绕着附近转了一圈。

    绕行到五公里外的另外一条小路,皇甫耀阳在一处树林中停下车。

288.第288章 你还要我怎么样?    深吸口气,皇甫耀阳强压着怒意,向许夏道声再见,转身走上步道。

    老管家向许夏道了别,急步追到他的身侧,“伯爵先生,您不能这样把小姐逼得太急,否则只怕是适得其反”

    皇甫耀阳停下脚步,转过脸来,皱眉看着他,怒吼出声。

    “我讨好她妈妈,想尽办法到她家,装着像不认识她一样”喉咙发涩,他再一次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好一阵才重新忍住,“她端给我的水苦得像海水一样,我也一滴不剩地喝了,我低声下气地向她说对不起,你还要我怎么样”

    从小到大,他受过谁的作弄,向谁这样服过软,向谁这样道过歉,向谁这样低声下气过

    哪怕是他母亲,他都不曾这样地应付过,就为了见她一面,向她说一声“对不起”他已经如此放下身段。

    可是她呢,她跟本就不领情

    老管家微垂着脸,无言以对。

    他看着皇甫耀阳长大,当然清楚这个程度,皇甫耀阳已经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可是旁观者清,他也同样看得出,冷小野绝不是轻易可以驯服的那种女孩。

    这两个人都是倔强强势的性格,谁也不肯认输,这种局机想要扭转,也确实是很难。

    转过脸,皇甫耀阳一路冷着脸走出小区门外,大步穿过马路,坐到车子后座。

    捏捏发涩的喉咙,他哑着嗓子开口。

    “三天之内,我要带她回国。”

    老管家递过一瓶矿泉水到他的手边,脸上却有难色,“伯爵先生,这件事情”

    皇甫耀阳皱着眉,脸色阴沉,“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我必须带她走,如果你做不到,我就亲自来”

    他亲自来

    以他的性格,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动静。

    管家不敢再多说什么,忙着应道,“是,伯爵先生,我我来想办法。”

    “开车”

    皇甫耀阳皱眉下令。

    别墅内。

    冷小野重新坐回桌边,拿过笔来接着画没有完成的设计稿,心有杂念,不小心用力过稳。

    呲啦一声,手中的彩色铅笔笔尖断掉,将画纸都划出一道大口子。

    “该死”她气吼出声,拿过废掉的设计稿,三两下就撕成碎片,“你以为你是谁,要我出来见你我就出来见你,要我送你就送你凭什么”

    将碎纸丢进垃圾桶,她抬脸看向窗外,目光掠过人工湖,落在皇甫耀阳昨天晚上站立的地方。

    我是真的想要和你在一起,如果以前我做得不好,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耳边,再次响想皇甫耀阳的声音。

    “你少来,你这是道歉的态度吗,你以为我是亚瑟,你随便用点手段,我就会对你言听计从告诉你皇甫耀阳,不可能”

    不行,那家伙有办法到她家一次,就有办法再来第二次。

    老妈一向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也不知道那家伙对她做了什么,把她哄得那么开心。

    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否则以他的个性,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可是,该怎么和老妈说呢

Comments are closed.